Quantcast

陪审团一致裁定陈彦霖死因存疑 反送中悬案多个疑点未解(图)

2020-09-11 20:47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9月11日,香港死因庭裁定15岁少女陈彦霖“死因存疑”。(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
9月11日,香港死因庭裁定15岁少女陈彦霖“死因存疑”。(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9月11日讯】参与过反送中运动的15岁游泳健将陈彦霖去年赤裸浮尸海面,牵动港人的心。香港死因庭就案件召开11天聆讯,传召30多名证人作供。9月11日,五人陪审团一致裁定陈彦霖“死因存疑”,未解的疑点包括彦霖受伤及死亡的地点及时间不详,并因尸体腐化而不能确定死因。彦霖的真正死因和案中多个疑点,仍是未解之谜。

综合《苹果日报》及《立场新闻》等港媒报导,陈彦霖案11天的死因研讯传召了陈彦霖的母亲、亲友、社工、精神科医生、法医、警方等31名证人,尝试拼凑出她生前最后片段。研讯星期五(9月11日)进入最后阶段,裁判官高伟雄总结证供,并引导两男三女陪审团作裁决。

经过4个多小时退庭商议,五人陪审团一致裁定,陈彦霖于去年9月19日晚上至20日期间受伤及死亡,但地点及时间不详;并因尸体腐化而不能确定其死因,一致裁定彦霖“死因存疑”。

裁判官指彦霖对妈妈很好 母闻言哭泣

陪审团就案件提出两项建议:医管局可设立青少年精神科会诊跟进机制;卫生署法医科可重新考虑矽藻测试,以判断是否死者是否溺毙。死因裁判官高伟雄向陪审团致谢,指本案引起相当关注,陪审团已尽力寻找事情真相,强调陪审团是香港司法制度中重要一环。

陈彦霖母亲何姵谊也有到庭听判决。裁判官对她说,陈彦霖的死令他感到非常难过,尤其不少证供显示她死前成功入读心仪科目,她对家人及朋友也很好。他又对陈母说:“虽然彦霖有时同你有拗撬,但她心底仍对你很好”,在她离世前发生的事不是很好,感到遗憾,陈彦霖母亲听到这里哭了出来。裁判官又希望庭上证供可为公众释除部分疑虑,冀陈母尽快回复正常生活,身体健康,生活愉快。

裁定彦霖入海中时身上没有衣物

陪审团在裁断陈彦霖死亡前最后行踪时,共要作出17项裁断,判断是否属实还是未能确定。

最终,12项事件得到“确定”答案,包括:彦霖失踪当日曾往重返知专校舍;彦霖下午在调景岭港铁站A1出口外遗下一些个人物品,包括一部没有上密码锁的iPhone;她曾在B座大楼2楼平台遗下一些个人物品;约下午7时离开知专校舍,赤脚步行往调景岭港铁站,进入都会駅商场,往善明邨方向,之后彦霖曾重返港铁站内;以及彦霖在进入海中时,身上没有穿着任何衣物。

另外5项事件裁定“未能确定”,包括不确定彦霖放学后有否去荃湾;不确定彦霖有否在校内脱掉自己穿着的一双鞋子;她有没有在下午7至8时乘的士前往屋苑日出康城致蓝天并在康城路下车;以及她是否在9月19日当天呈现思觉失调征状。

如何落海?是否溺死?多项疑团未解

综合十多日的死因研讯,陈彦霖之死仍有多项重大疑团,至今真相未明:

一、彦霖的最后时刻:去年9月19日彦霖失踪,闭路电视拍到她的最后身影,是在善明邨出现。一名被法庭传召、但过去公众未曾听闻的的士司机,他供称曾载彦霖到屋苑致蓝天后面的地盘,那里相隔几百呎就是海边。但是,警方无法证实司机接载的女子就是彦霖,也没有证人或闭路电视目击她落海的过程。

二、彦霖的真正死因:陈彦霖本身是游泳健将,被发现浮尸海面、全身赤裸,无表面伤痕、无性侵迹象,她生前也无服用镇静剂或吸毒。至于彦霖是否被溺毙,作供的资深法医马宣立表示无法肯定,直言案件“疑点很大”。他提出,彦霖尸体的左、右胸腔内液体量相差达500毫升,且左肺重347克,右肺却重281克;他指溺毙者肺部一般会吸入近千克液体,而且两边肺及胸腔内的液体量应相近,直言彦霖的状况“无法解释”。

三、彦霖的精神状况:港警和陈彦霖母亲曾断定彦霖是自杀,但彦霖的亲友、精神科医生和社工作供时都判断彦霖没有自杀倾向,她过去曾企图自杀只是想离开女童院;彦霖也没有幻听、幻觉或思觉失调,但被诊断有对立反抗症(ODD)及有急性压力反应。

法庭排除自杀选项:与彦霖失踪前表现不符

另外,在陪审团作出裁决之前,裁判官高伟雄总结证供及引导陪审团时,表明剔除了“非法被杀”及“死于自杀”选项。裁判官解释,裁定“非法被杀”必须达致毫无合理疑点,但本案没有证据显示彦霖被人袭击致死、与别人积有仇怨,或因参与活动而遭受人身伤害。所有病理报告均没有显示她受药物或毒品影响,虽然有机会因尸体腐化而未能验出,但法庭不能在没有证据下猜测,故这选项遭剔除。

至于“死于自杀”选项,裁判官指同样须达致毫无合理疑点。虽然专家证人称彦霖患有“对立反抗症”,或增加其自杀倾向,但彦霖在去年8月22月至9月19日失踪前的表现,似乎与自杀推论不相符,故也剔除这个选项。

裁判官最终给予陪审团“死于意外”及“死因存疑”两个选项,称陪审团若判断彦霖死因是“意外”时,须衡量相对可能性,即根据证供推断9月19日后发生了什么事,例如她如何入水,以及在水中发生何事。若陪审团认为彦霖自行进入水中溺毙,则无论其行为出于思觉失调或其它任何原因,便可推断她是死于意外。若果陪审团无法推断出彦霖死前发生何事,以及死亡事件及地点,就必须裁定为“死因存疑”。裁判官坦言,法庭不希望达致此结论,但最终交由陪审团决定。

更多疑云未释:遗体极速火化 网民获“报梦”

陈彦霖案还有一些外界关注的疑团,例如彦霖遗体为何寻获后不足一个月即遭火化?为何尸体9月22日被发现前,9月21日有人在连登讨论区声称收到一名叫“陈X琳”女子“报梦”,指自己被警方杀害(见相关报导)?彦霖身上衣物为何至今未寻获?都未能在研讯中找到答案。社会上还有不少声音指反送中爆发后香港突然涌现大量浮尸案,怀疑背后有港警甚至大陆特警牵涉其中。

至于去年10月“陈彦霖母亲”在亲共媒体高层陪同下接受访问,一口咬定女儿是自杀不是被杀,不少网民怀疑该女子和今次出庭的是否彦霖的真正母亲。死因庭引述政府化验师于开庭两个月前对比陈母与彦霖的DNA,证明两人确是母女。另有不少网民曾怀疑知专学院提供的闭路电视(CCTV)片段中的赤脚女子外型与彦霖不符;彦霖的同学确认片中女子是彦霖,衣着亦与她当日上课时一样。

責任编辑: 李家宏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