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恶劣制度必遭淘汰 强制管治死路一条(图)

2020-09-12 11:3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国外交剖长王毅在欧洲各国外访,期间恐吓捷克议长维特齐,结果屡屡遭到各国讉责。(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中国外交剖长王毅在欧洲各国外访,期间恐吓捷克议长维特齐,结果屡屡遭到各国讉责。(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9月12日讯】此前中国外交剖长王毅在欧洲各国外访,期间恐吓捷克议长维特齐,结果屡屡遭到各国讉责,弄得灰头土脸。另一边厢,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箎不知是否见王毅出师不利,希望扳回一城,逐在到访欧盟中与中国关系较密切的希腊时大谈要搞“文明古国论坛”,又指要与希腊搞好“一带一路”,更强调反对“文明冲突谬论”云云。

所谓的“文明古国”概念,在中国的文献中源于梁启超在1900年所著的《二十世纪太平洋歌》,当中提及“文明古国”包括中国、印度、埃及以及美小亚细亚四个文明。之所以拣选这四个古文明作“文明古国”,只不过是因为它们均为河套文明,分别建基于长江与黄河、恒河、尼罗河以及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并非经各方面的详细研判,证明它们比同期同时存在的政权和部落具有更先进,更发达的“文明”。最讽刺的是:据梁启超的讲法,希猎、罗马以至一切位处欧洲的文明皆不属“文明古国之列”。

查实,“文明古国”之言,根本只属当时知识份子聊以自慰的工具:二十世纪初,大清帝国在对外战争屡战屡败,列强于中国建立大量根据地,奉行传统中国文化的知识份子感到灰心丧志,逐以凭吊中国过往的光辉历史作寄托。

文明,可以理解为一个群体的生活方式,其中包括制度以及文化。秦晖教授在其著作《共同的底线》第四部份“文化的底线”中,已述及了制度有高低之分,文化却理应没有高低之分。要求他人接受某套文化,实侵犯了人的选择权,当然属于强制。再高尚的理想,再优秀的文化,实也不可以以强制形式实现,否则必定会适得其反。

华夏文明的面貌是怎样的?很明显地,华夏文明的文化上有其精妙之处,有其值得欣赏之处,也有其值得代代传承之处,但华夏文明的制度却问题多多。华夏文明自秦朝起,即以“外儒内法”的制度作管治,法律只是当权者的政治工具,变相做成当权者拥有极权,缺乏应有的制衡。实际上,强制在管治上所做成的祸害,中国人并非不知道:清代儒生李毓秀于早已在其传承至今的著作《弟子规》讲明“势服人,心不然,理服人,方无言”,意即以权力强制他人服从,别人只会口服而心不服,以道理说服他人服从,别人才会口服心服。

在资讯爆棚、航运交通科技发达的二十一世纪,所有人,包括中国人,也能够存取不同面向,不同角度以至不同立场的资讯。中国现今制度的本质,早于这种情况下被看得清清楚楚。在自由的选择下,最近表态支持香港警察的刘亦菲,虽生于在中国,但却选择成为了美国公民,依法效忠美国,用脚投下美国一票。蔡霞、任志强、阎丽梦等等,全为中共培养的菁英,在中国大陆接受教育,但却仍冒着失去一切既得利益的风险下,接连反对现时中共政府的制度,充份反映了在自由选择之下,华夏文明的制度并没有吸引力可言。

“面子是别人给的;架子是自己丢的”,近来中共的“战狼外交”策略,本质上便是属于“势服人”,动辄以恐吓、侮辱、讉责等方式与其他国家交往,不懂得与他国为善,自然不会受国际社会欢迎。而中共政权在处理内政上,亦到处树敌,制造矛盾,不谈自去年六月在香港发生的事,中共政权在已行蒙古语教学过十年的内蒙古禁止蒙古语教学,行为上已同新朝王莽强行迫“匈奴单于”改名为“降奴服于”没有什么分别。

类似王莽这样的做法会做成了什么样的结果,历史上已有大量先例,笔者在此不赘。很记得毛泽东曾对胡耀邦说:“政治,就是把自己的朋友搞得多多的,把自己的敌人搞得少少的”。今天中共政权有多少朋友,多少敌人,明眼人也能看得出,中共政权最终的下场会是如何,答案实已经写在墙上。

来源:杨文俊脸书专页(本文为作者授权转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