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百年百首咏史】六十一:红朝工人(图)

2020-08-18 03:12 作者:江浩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工人 文革 共产党
文革时期街头。(图片来源:Richard Harrington/Three Lions/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8月18日讯】按照共产党的宣传,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文革期间,甚至有这样的“最高指示”: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有一段时间,工人宣传队被派往各校去领导一切,那是工人在历史上最风光的时候。但那也是驴屎蛋,表面光。除了在学校开会时在主席台上结结巴巴地念篇稿子,在学生面前指手划脚耍耍威风,并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好处。90年代,大中型国有集体企业大规模破产,私营经济发展挤压和掏空了国有和集体企业,中国工人阶级的地位处于被动的下滑状态。

 

上皇即位效苏俄

封赏虚名老大哥

    五类排行忝作首(1)

    一年收入惜无多(2)

    做牛做马犹饥馑(3)

    胡地胡天受折磨(4)

冷眼看他反坏右

    心中暗念佛弥陀(5)

 

注(1)毛时代,工人被称为老大哥,甚至在红五类中也被尊为老大。

注(2)那时候工人的工资分为八级,我参加工作后才知道,很多工作了十几年的熟练工人仍然只是二级工,一个月挣四十几块,能评上五六级以上的极少。

注(3)我所在的车间有两三个家庭收入入不敷出的工人,经常申请补助,那时车间的工人们就得开会讨论,投票表决看应否给予补助,每次大家都举手同意。讨论前,由该工人报告他的家庭每月的支出,买面粉若干斤,花多少钱,买棒子面若干斤,花几块钱,买煤若干,买了若干斤白菜萝卜,又花多少钱,两三个孩子买作业簿,铅笔等文具又花了若干,往往念到这里,已经超过他的收入,今年发的布票,要扯块布给孩子缝件衣服,便没有着落,听到这里,你若是反对他所申请的三、五块钱补助,那真是禽兽不如了。

注(4)每年“五一”、“十一”或过年之前,单位领导总是强行要求工人无偿加班加点,提前完成任务向XX献礼。

注(5)每个单位都有几个右派或留在原单位改造的“历史反革命”,就是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让工人们感到自豪和幸福,共产党的本事还真不是吹出来的!我们单位有个享有被群众监督改造的国军上校军官,他叫李大勇,是王牌新六军的炮兵团长,从印度经缅甸打回中国,内战中所部在东北被歼,他逃了出来,后来到了香港,那时香港谋一份职业极为艰难,他又不会粤语,弄得几乎要流落街头。后来和一些投共的袍泽取得联系,在他们的劝说下回到大陆,在中共军队中担任了两年教官,榨干利用价值后被开除军职投入劳改营,妻儿都和他断绝了关系,还好没杀了他。释放后在我们单位接受监督改造,一米八的汉子,谁都可以欺负他,每次运动都得挨批挨斗,是个名符其实的老运动员。我对他的遭遇深表同情,和他也很谈得来,当我申请到香港后,厂领导找我谈话,劝我留在中国继续革命,许诺了一大堆优惠条件。当李大勇先生知道这件事后,找到个机会跟我说:“小江,你已经申请出国了,以后再有运动这就是叛国的铁证!千万不能留下来,共产党的话你只要相信一句,就会后悔一辈子!”

“共产党的话你只要相信一句,就会后悔一辈子!”这句话我永远铭记在心。李大勇先生和我说这番话对他自己有百害而无一利!我要是去揭发他,他会很惨,我出不出国和他毫无关系,他这么做完全是冒着危险,甚至是生命危险对我表达关爱之情。直到现在,直到我的生命终结那天都会衷心感激他,这展现了人性的光辉!大多数工人得到的报酬只是勉强能温饱,但是在毛时代,这个职业已经令很多人羡慕不已,和我开同一台吊车的一个工人师傅,本是密云县的农民,五十年代开凿京密引水渠时他被聘为合同工,因工作卖力被公司长期聘用,但是这顶合同工的帽子直到我离开北京时仍戴在他的头上。因为他当了工人,因此娶到一个十里八乡最俊俏的媳妇,可惜他的媳妇是农村户口,在毛时代根本就不可能到北京与他同栖同宿,当时交通不便,他几个月才能回家一趟,有关他那个俏媳妇的流言蜚语也传遍了十里八乡,那些不厚道的同事们也常拿此事调侃他,他为此长年唉声叹气,也曾向我提及他心中的苦恼,但是我也爱莫能助。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