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宋紫凤专栏】逆水斩断中华龙脉 顺天不做江泽之民(图)

2020-07-22 04:10 作者:宋紫凤 桌面版 正體 10
    小字

中国 三峡 长江 中共
三峡大坝泄洪。(图片来源:AFP/GettyImages)

【看中国2020年7月22日讯】南方暴雨进入七月以来全无减缓势头,而随着长江汛期的到来,意味着饱受洪灾之苦的南方26省,还将面临更大洪水威胁。更糟糕的是三峡大坝就像一颗定时炸弹,已经进入了溃坝的倒计时,而据德国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所引述的官方数据显示,竟然有八万颗这样的“定时炸弹”安置在中国各条江河上。

这些天经常看到南方灾区民众传出的视频,这些景象让我想到《尚书》里的一句话:“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中国人讲天人合一,注重人与天地自然的和协。而在上古的那一场洪水中,河流冲出河道,淹没盆地与平原,又漫过丘陵,包围高山。后来大禹用了十三年(亦有一种说法是八年)治水成功,重建文明的同时,也告诉后人,当人与自然的和协被打破时,人应如何应对。所以,后世的人们都以大禹治水的方法为参照,以致不会再有大面积的水害出现。

但是49年以后,中共战天斗地,改山造河,一切被改变。而此时长江流域的洪水及溃坝危机,正是七十一年中共逆天的结果。

大禹治水 垂范万世

天造地设的大自然是一个玄妙的系统,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奥秘,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人只能去顺应自然,而不是战天斗地。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人们认为自然与人体是对应的。江河湖海,就像人体的经脉血管。医生给人治病,目的是使人体恢复到正常应有的状态中去,而不是将人体加以改造。而大禹治水也是如此,在十三年的治水中,他是要将中国的山川地貌归正到应有的状态中去。所以他治水时要因地之宜,因水之性。

所谓因地之宜,中国地势东南低,西北高。大禹治水的先后顺序按九州而言,是先治冀州,再治东南的兖州,再向东南治青州、徐州、扬州,然后从扬州向西治荆州,从荆州向北治豫州,从豫州向西治梁州,最后从梁州向北治雍州。冀州因是帝都,利害最大,所以最先治理,使冀州之水入海。而其它诸州的治理顺序,可以清楚看到一个由下向高,从东南至西北的走向。

至于因水之性,则是顺而导之,水量大而湍急处,分其流以杀其势,使大水最终回归故道,朝宗江海。

历史给我们留下大禹治水这样的典范,同时也给我们留下过鲧治水失败的教训。在大禹治水之前,鲧曾用息壤围堵洪水,逆势而行,不仅耗费民力,且时时有溃堤的隐患,结果历时九年而无功。鲧之败绩在于与水争地,禹之成功在于以地让水。两种不同的做法,决定两种不同的结果。

神禹开三峡 长江展龙脉

大禹治水后,打通九条水道,其中又以江、河、淮、济为大,是为四渎。四渎之中,江为之首。江,即长江,由此可见,长江做为中国最大的一条龙脉,地位至关重要。

大禹治理长江时,曾留下开凿三峡的神迹。之后的数千年中,再有水患发生,人们治水都是循禹之迹,复禹之功。如春秋时期,长江巫峡发生龙战,以至山崩雍江。当时蜀主望帝命人凿巫山,开三峡。使江水仍旧沿着大禹所开凿的河道奔流不息。

三峡大坝斩断中华龙脉

而中共之来,一切发生改变。上世纪90年代,在中共党魁江泽民的力推下,三峡工程强行上马,耗费民脂民膏建起一条大坝横截长江。三峡工程被鼓吹为集防洪抗旱发电诸多功能于一身的利国大业,实则为斩断中华龙脉遗患后世的水害工程。

三峡大坝蓄水后清水下泄,造成下游干堤严重崩岸。长江河道泥沙淤积,水质恶化。长江流域气候恶化,更诱发地质灾害,有监测结果显示,三峡水库蓄水后整个三峡地区微震活动明显增加,也就是国际学术界所说的“水库诱发地震”。三峡工程还破坏了长江原生生态系统,导致血吸虫病、肺吸虫病等诸多疾病的流行。中华鲟、扬子鳄等长江流域的野生物种大量绝迹或正在绝迹,此外移民安置带来毁林开荒、水土流失、山体滑坡、生活垃圾污染等一系列的灾难后果。而百万移民更沦为收入“低于搬迁前水平;低于安置地农民水平;低于当地贫困线”的“三低”人员,以及“无田种、无工做、无出路”的“三无”人员。

建坝除了对自然及社会的有着上述的破坏作用之外,大坝本身的质量亦令人担忧。擅长建豆腐渣工程的中共,在三峡大坝的建造中,并未有意外表现,大坝在建造之初,就被外籍专家指出钢筋混凝土中的钢筋焊接不合格。加之工程转包,官员贪腐,质量堪忧,以至三峡工程早已竣工却无人敢签署合格证而未能验收。如今大坝服役仅十余年,已经出现诸如大坝变形,水平位移,坝体渗露等重大问题。而一年强比一年的洪水,使得溃坝威胁不断增高,这个巨型大坝如一颗定时炸弹,开启了它的倒计时。

中共为何热衷于建水坝

然而,三峡大坝只是中共所建大坝中的最大的一个,且建在中国最大的龙脉上。而在中国大大小小的江河水道上,中共建了多少坝呢,据王维洛先生所引述的中国官方数据,有9.8万个水坝。而已进入大坝使用寿命末期或超过使用寿命的大坝竟有8.2万多座。这些无不是巨大的隐患!

水坝之建意在兼顾发电,灌溉,防洪等功能。但随着一座座水坝的建起,这种现代人一度引以为豪的水利工程,其弊端也渐渐显露。其中最主要的两个弊端是寿命有限及破坏环境。大部分发电方式只要更新装置就可以延长发电寿命,但水力发电由于水库内淤泥堆积,寿命只有50至200年不等。至于三峡大坝这类的劣质工程,现在就已进入倒计时。就是说从寿命角度看,水坝工程的巨额投资是得不偿失的。而其对生态环境的危害则更为深远,甚至是不可逆转的。所以水坝工程在世界各地一直在降温。而据环保组织“美国河流”统计,过去20多年里美国各地拆除了约800座大坝。

世界筑坝热潮早已过去,而中共对大坝却狂热未减。维基百科资料显示,世界十大已建高坝,中共占了四座。世界十大在建及规划中高坝,中共占了五座。

虽然水坝被证明是个利弊同存的东西,且从长远来看,不可逆转的灾难性后果,远大于眼前之利。然而,中共要做的是战天斗地,改山造河,所以这一切并不在中共的考量之中。

顺天意不做江泽之“民”

事实上,历史上的中国人并不崇尚建大坝。虽然中国古人也建坝,但那只是远离河道一种蓄水所用的堤坝,或者在河道中,会有顺流而修的堤堰,却不会见到拦腰而截的水坝。如战国时代秦国李冰所修都江堰就是建在岷江中流,意在分流而非为截水。成都赖之以成天府之国,都江堰经过历代整修,两千多年来依然发挥巨大的作用,这才是真正功在千秋的水利工程。

再看如今中共搞出的三峡工程。前段时间有一篇微博热文被和谐掉了,题为《如果三峡大坝溃坝了有多可怕?》。文章说,三峡溃坝后,不但宜昌保不住,沙市保不住,江汉平原保不住,武汉也保不住,京广、京九铁路也保不住,洪水影响范围一直到南京。简单说就是比98年洪水凶猛几十倍的洪流不可阻挡的摧毁长江中下游的一切。洪峰10小时内到武汉,1天内到南京。十几米、几十米高的洪水冲垮建筑楼房,淹死多少人难以统计。

如今,力主修建大坝的江泽民早已退位,但长江中下游的广大地区却随时淹作江泽之国,人民畜产随时沦为江泽之“民”,红朝之鬼。

天欲令其亡,必先令其狂。中共在疫情中、在香港问题、在诸多问题上的疯狂表现,与全球去中共化大潮的到来,宣告了天灭中共大势已至。三峡工程的灾难性后果只是中共祸害中国人的冰山一角,要彻底摆脱沦为江泽之民红朝之鬼的命运。中国人只有顺应天意,解体战天斗地的中共,重建对天地自然神明的敬畏与谦卑,就一定会看到天佑中华,龙脉不息的一天。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