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宋紫凤专栏】三峡大坝是鬼门关 习近平不炸谁来炸?(图)

2020-06-24 00:37 作者:宋紫凤 桌面版 正體 87
    小字


1989年“六四”天安门屠杀,江泽民上台。三峡,以及长江下游两岸生灵的命运就此被改变。(图片来源:AFP/GettyImages)

【看中国2020年6月23日讯】1989年“六四”后,江泽民从黄浦江一跃进了中南海,蛤蟆精变身孽龙王,鬼眼一转,看准了长江三峡,是个兴风作浪的好地方。

说起三峡,从毛泽东时代起,中共就在打三峡的主意,不过直到毛泽东死去时,三峡大坝还只是“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一个空中画饼。到了邓小平时代,差一点就将画饼做实,无奈反对声音太大,1989年两会时,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姚依林在人大会上宣布“这件事五年不议”。

原以为三峡大坝的论战可以消停五年,没想到两个多月后发生了“六四”天安门屠杀,江泽民上台。三峡,以及长江下游两岸生灵的命运就此被改变。

无论是出于迎合邓小平,或是结盟李鹏,或是给自己树立政绩的哪一种原因,三峡工程对于借“六四”上台,急于站稳脚跟的江泽民而言都是不二之选。于是“六四”刚过,位子还未坐热的江泽民急匆匆跑去湖北视察三峡。在江泽民的力推下,1992年4月3日《关于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决议》在人大会上以破天荒的67%的低赞成率通过。1994年12月14日三峡工程正式开工——一道鬼门关落了闸。

三峡大坝的鬼门关效应

开工典礼在全国聚焦下大张旗鼓,三峡工程被极尽赞美为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然而到了2009年的竣工仪式时,与开工典礼的轰轰烈烈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中共最高层竟无一人出席,并且竣工多年,竟因无人愿意背锅签署合格证书,至今仍未验收。

原来,当初被中共描绘成“具有防洪抗旱、发电、航运、环保等巨大的综合利用效益”的三峡工程,到头来只实现了一个目标,发电。然而发电虽然实现,电费却居高不下,中国民众通过高昂电费给害民伤财的三峡工程买单。

至于三峡工程被鼓吹的主要功能防洪,其效果如何?从党媒报导中一斑可窥:2003年6月1日,新华社发稿“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2007年5月8日,新华社发稿“三峡大坝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2008年10月21日,新华网发稿“三峡大坝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2010年7月20日,央视网发稿“三峡蓄洪能力有限勿把希望全寄讬在大坝上”。而德国水利专家王维洛则直言,三峡工程根本不具防洪作用!

虽然,中共所宣传的关于三峡工程的种种好处并未落实,但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的一批水利专家们,他们对三峡的种种灾难性论证却一一兑现。特别是曾经6次上书中央痛陈三峡工程之害的著名水利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曾对三峡工程预言了12种灾难性后果:

1、长江下游干堤崩岸;2、阻碍航运;3、移民问题;4、积淤问题;5、水质恶化;6、发电量不足;7、气候异常;8、地震频发;9、血吸虫病蔓延;10、生态恶化;11、上游水患严重;12、终将被迫炸掉。

如今,除了最后一个后果还未实现,其余11条皆预言成真!——三峡大坝这道鬼门将长江拦腰截断,一日不拆,长江危矣。

三峡大坝由谁来拆

黄万里对三峡大坝的最后一道预言就是炸掉。而旅德水利专家王维洛则更进一步提出,随着三峡大坝存在的时间越长,泥沙淤积越多,一旦泥沙淤积量超过40亿吨,长江水无法将那么多泥沙带入大海,就会堵塞中下游河道,迫使河流改道,想拆也不行了。简言之,现在不下决心拆除三峡大坝,将来想拆也无济于事了。

三峡工程上马难,拆除也很难,拆除的难度不在技术,在于面子。将中共的面子工程拆除,对于好面子的习近平而言,实有难度。也许习近平当局想的是,泥沙淤积到40亿吨还要有一段时间吧。的确,王维洛先生给出的时间是当三峡大坝运行30年后,从现在算起还有20年。这20年,似乎足够习近平将这烫手的山药再扔给下一任解决。然而,希望习当局不会这样想问题,因为上天留给你的时间很可能不会再有20年。

事实上,所以说三峡大坝是道鬼门关,除了它所造成的生态破坏、移民问题等,还有一个更大的人祸威胁,就是战争。

在三峡大坝还处于构想阶段的五十年代,毛泽东首先要确认问题就是人防安全。也就是能否建成一个能够躲避敌机轰炸并且能够承受常规武器乃至核武器打击的大坝。时任副总参谋长的张爱萍经过研究后,得出的结论是:“在目前的情况下,三峡工程的安全无法保证。”

1986年关于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开始。基于论证,至1992年三峡工程在中共人大获批通过时,有关人防安全的结论却是“三峡工程战时可能成为敌人实施战略袭击的目标之一”。

1991年,也就是三峡工程在中共人大表决通过的前一年,时任政协副主席、物理学教授钱伟长发表了《海湾战争的启示》一文。文中,钱伟长谈到从海湾战争获得的关于三峡大坝的启示:如果遭受突然袭击,使用常规武器就足以使三峡溃坝,这将使长江下游六省市成为泽国,几亿人将陷入绝境;面对目前的导弹技术,三峡大坝的防御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说,三峡大坝除了对生态的破坏,以及引发的移民灾难等,还有一个更为可怕的战争隐患。曾有人提出,中共如果武统台湾,台湾只要成功袭击三峡大坝,中共就立刻无心应战。此外《长江啊长江》一书中,财讯传媒前副总裁杨浪从军事角度分析,三峡下游是中国后备军屯军的地方,若三峡溃坝,中共的后备军将全灭。

然而,台湾政府毕竟不是中共,如此非人道的“缺德”打法,可能性不大。不过,喜怒无常的喜欢把导弹当礼炮放的小兄弟金三胖,如果哪天与老大哥翻脸,相信将三峡大坝做为攻击目标会是他的首选。然而,无论是台湾,还是朝鲜,都只是摆在明面上的外部敌人,而真正防不胜防的从来都是能够变生肘腋的内部政敌。习近平在反腐中,那些被打得半死的老虎,只要一息尚存就一定会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虎视眈眈。两方相斗,最后的结果,要么倒习成功,咸鱼翻身,要么被习逼上绝路。然而,当这些人被逼上绝路时,难保不会盯上三峡大坝,与习天下同归于尽。

当年毛泽东想在三峡动土,犹豫再三后,还是说了一句“头顶一盆水,你能睡得着觉吗?”如今,三峡大坝已成事实,习近平头上顶的不是一盆水,而是一个定时核弹,想想这些,你真觉得还有20年的时间可以高枕无忧吗?

谁都不拆,就等老天拆

说起三峡大坝这个水害工程,如果习近平不拆,习近平的敌人也不拆,那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等着老天来拆。今年入夏以来,南方24省暴雨成灾,三峡大坝再次拉响警报。位于长江上游的重庆市,更迎来80年来最大洪水。三峡大坝会否崩溃完全取决于大自然的不可抗力,不是任何人可以论证,控制,更遑论阻止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战战兢兢抱着侥幸心理,只求雨快停,水快退。

不过,当老天出手拆坝的时候,后果也是可怕的。正如王维洛先生所说:“三峡如果溃坝,不光是带来水灾,还有20亿至30亿立方米的泥沙。泥沙下来的破坏力比洪水要厉害,第一拨洪水下来的时候你要能挡过去了,你就活下来了,但是泥沙下来整个生态就破坏了。也许长江就被堵住了,再下来水往哪里流就不知道了。在这种情况下,泥沙一旦下来,整个长江中下游一直到上海口就全部玩完。”鉴于近日三峡水库水位还在上升,王维洛再次提醒三峡库区的民众更危险,赶紧逃。

然而,一旦三峡大坝崩溃,早已摇摇欲坠的中共,在更巨大的经济损失,生态灾难,难民危机的重创下,也必然会瞬间坍塌。江泽民建了三峡大坝,在长江安了一道鬼门关,面对这道鬼门关,习近平只有两条路可走,或者主动拆除大坝,使亿万生灵免于涂炭,或者坐等泥沙俱下,裹胁亿万生灵为中共陪葬,成为留名千古的罪人。

最后,无论习近平何去何从,处于危险中的中国人,不要再听信中共的宣传,按王维洛先生所说,赶快逃!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