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报告:中共一贯虐待、酷刑、杀害所有宗教成员(图)

2020-06-16 08:00 作者:马西莫・英特罗维吉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宗教 自由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图片来源:ALBERTO PIZZOLI/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6月16日讯】发人深省且给人启迪的参考资料

中国宗教信徒,包括官方注册、受政府管控的五大宗教的信徒,常常“遭到酷刑、虐待、性侵、任意逮捕、拘留,在没有法律保护的情况下被审讯判刑”。这段话引自美国等多个国家于2019年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2019 Ministerial to Advance Religious Freedom)期间签署的一份声明,也是美国国务院于2020年6月10日发布的《2019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2019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Report,下称《报告》)中有关中国部分的摘要。

美国国务院发布的这份关于中国宗教自由(确切地说是关于中国宗教迫害)的报告是迄今为止最好、最全面的官方文件。这份长达115页的文件内容极其详尽,无一遗漏,对香港、澳门、西藏、新疆的宗教自由状况也都作了逐一论述。撰文者调研了大量参考资料,包括学术文章、非政府组织的报告及媒体报道。在美国国务院《2018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寒冬》被引用了15次,是被引用次数最多的媒体杂志,今年的《报告》更是如此,引用《寒冬》的地方多达74处。《报告》指出,《寒冬》如实反映中国宗教迫害的报道来之不易。“(中国)政府对反映中国宗教自由的报道采取的报复行动导致至少45名(《寒冬》)记者和撰稿人被拘押,当中有些人遭到了毒打。”

我们建议广大读者把《报告》从头到尾看完。这份文件发人深省且给人启迪,逐页浏览,这样的案例随处可见:“在被政府关押期间死亡,不管是登记还是未登记的宗教团体信徒,因宗教信仰和践行与信仰有关的活动而遭到政府酷刑折磨、身体虐待、逮捕、拘留、骚扰,或被判刑坐监、强行洗脑,被强迫接受中共的意识形态。”

《报告》指出,“有报告称有人在被拘押期间死亡、被失踪、在狱中被强摘器官,知情人称,(中共)当局根据他们的宗教信仰或宗教教派选择强摘器官的目标。有报告称,(中共)当局酷刑折磨被拘押者,包括不让他们吃饭、喝水、睡觉。”

举报他人有奖

尽管中共犯有更严重的罪行,但其最卑鄙的手段之一是“设立奖励机制,鼓动执法人员抓捕宗教人士,煽动民众举报‘非法宗教活动’”。例如,《报告》称,“3月,广州市民宗局的官员在一次持续打击地下教会的行动过程中宣布一项新政策,奖励举报‘非法宗教活动’的人。这项新政策还规定,民众提供的信息凡能(让政府)逮住非中国籍的宗教领袖的,每抓住一个可领最高奖金1万元人民币(1400美元),举报本地有组织的聚会及其领导者,则奖励3000元至5000元人民币(430-720美元)不等。”

“非法宗教活动”包括“无证盖寺庙殿宇、组织未经许可的宗教活动、在未注册的教堂敬拜、印刷非官方的宗教出版物”等。

这些措施导致各大家庭教会领袖、耶和华见证人信徒、出于良心拒绝加入天主教爱国会的神父和主教、在未经许可的佛寺道观内敬拜的人,甚至五大官方宗教的信徒被大批抓捕。《报告》指出,在习近平时代,宗教迫害一年比一年严重,2017年的新《宗教事务条例》现在俨然成了打压所有信仰人士的重要工具。

全能神教会

在中国,受迫害最严重的是被定为“邪教组织”的宗教团体。《报告》提醒读者,“(中国)刑法将遭查禁的团体定为‘邪教组织’,规定对属于这类团体的个人提起刑事诉讼,最高可判终身监禁。没有公开的量刑标准,也没有明文的上诉程序,国安法也明确查禁‘邪教组织’”。

《报告》有几页专门论述全能神教会(CAG)所遭受的迫害。全能神教会是中国被打击最严重的基督教团体。2019年,当局“在全国各省市发起专项打击行动”,“抓捕了6000多名全能神教会成员”。《报告》引用了全能神教会公布的数字,并提到2019年“至少有32,815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8年有23,567人)遭到中共直接迫害。(全能神教会的年度迫害)报告指出,至少有26,683人(2018年至少有12,456人)被骚扰,6132人(2018年有11,111人)被抓捕,4161人(2018年有6757人)被拘留,3824人(2018年有685人)遭受各种酷刑,1355人(2018年有392人)被判刑,至少3.9亿元人民币(约5600万美元)被非法掠夺(包括教会及个人财产)。至少有19人(2018年有20人)被迫害致死。在这19人当中,2人因遭到殴打和从事强迫劳动而死亡,3人因遭到当局监视、强迫他们放弃信仰而自杀身亡,11人因被有意延误治疗致病情恶化,在被押期间或获释后死亡。”“有些被关押者说,他们被强迫坐老虎凳,有些人则表示,当局拒绝他们的就医请求,也不让他们睡觉。”

一些案例的描述相当详细。1月,内蒙古的全能神教会成员“任翠芳被捕12天后死亡。”《报告》指出,“她的遗体双眼周围和左侧胸部有瘀青,大腿有一片被灼烧的疤,双手腕骨和双足跟部有多处裂口。”“5月30日,警方在河南省新密市逮捕了一对夫妇,并对他们刑讯逼供。警察对丈夫狠搧耳光、猛跺腰部、铁棍捣脚趾,逼他脱掉衣服跪在铁棍上,还踢断了他两根肋骨。警察狠踩、碾压妻子的脚趾、脚背,用尺子狠抽她脸部,还给她打背铐。”“5月,警察上门抓捕全能神教会成员李素连,她在警察闯进家之前冒险用床单从窗户逃生,不幸坠亡。”“7月,湖北省的程东珠不堪忍受当局长期监视的压力而跳湖自尽。”

法轮功

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同样在持续。《报告》提到根据法轮功提供的数字,“这一年(2019年),警察以拒绝放弃信仰为理由,逮捕了6109名法轮功学员,另有3582人被骚扰。至年底,3400名法轮功学员依然被关押。”“96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其中,19人在被关押在监狱、警察局或者拘留期间死亡。”

《报告》提到几个具体案例。“1月11日凌晨,山东省招远市郭振香(82岁)因在公交车站散发传单而被捕。大约上午10点,当局通知她的家人,她在车站发病,被送往当地医院后死亡。”“8月2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杨胜军被捕;8月11日,死亡。当局告诉杨的家属,他于当日清晨在看守所吐血,被送往佳木斯市中心医院急救。杨的家属表示,他们被收取了3万元人民币(约4300美元)的医疗费。”“12月7日,黑龙江省李艳洁(李艳杰)试图从住所6楼窗户逃离时坠亡,当时警察欲撬门强行闯入。”

在中国,虽然香港2019年仍有一定程度上的未知的宗教自由,但香港的法轮功学员还是遭到了受雇于中共的暴徒骚扰。“9月,一名法轮功女学员在与警察会面讨论计划中的法轮功示威活动后,遭到了两个袭击者突袭。11月,与法轮功相关的媒体《大纪元时报》香港版的印刷厂遭到四个手持警棍的蒙面人纵火袭击。”

法轮功学员虽然不是(中共)强摘器官的唯一目标,但仍然是这种野蛮行径的主要目标。《报告》指出,中共及其同路人越来越难抵赖强摘器官在中国真实存在这一事实。“2019年,两个国际学术研究项目针对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进行调查,这些研究揭示了有关政府强制性地从包括宗教信徒在内的囚犯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的报导的新信息。”《报告》还提到了“中国法庭”(即调查中共强摘器官的独立人民法庭)得出的结论。

维吾尔人和藏人

《报告》的西藏部分详细论述了西藏佛教徒日益恶化的宗教自由状况。该章节还提到中共试图控制主要喇嘛转世制度,据推测,(中共)是想在现任达赖喇嘛圆寂后寻找下一位达赖喇嘛,但此举荒谬而危险。

尤其令人不安的是,有报道称:“(中共)当局将亚青寺的藏族觉姆(也称为女僧侣,女性出家人)强行逐出寺庙,并对她们施行性侵和性暴力。”在西藏那曲市的一个县看守所里,“有些觉姆在军训期间晕倒,(中共)军官趁机摸她们的胸部,还睡在觉姆的卧房里,身下压着不省人事的觉姆。”

在新疆,维吾尔等突厥裔穆斯林所受迫害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报告》驳斥了中共关于教育转化营就是“职业学校”的说法。《报告》称,这些地方是监狱,被关押在里面的人遭到洗脑、酷刑,被强迫从事劳役,有的甚至惨遭杀害。奇怪的是,中共媒体自己也说“宗教极端分子”在教育转化营里被“洗脑”。《报告》援引了相关内容:“新疆政府和教育网站称,‘职业技能培训中心可以洗净被极端宗教意识形态迷惑的人们的大脑’。”

《报告》称,被抓进可怕的教育转化营不需要太多理由。正如一个定居美国的维吾尔人所说:“在幼儿园,他们会问小孩子,‘你爸爸妈妈看不看《古兰经》?’我女儿的一个同学回答,‘我妈妈给我讲《古兰经》。’第二天,他们就不见了。”

实际上,整个新疆正在被改造成一座监狱。《报告》称,“政府一直要求每一个新疆人都要在手机上安装监视软件应用程式,因为政府认为有必要进行‘网络洁净’,以防有人浏览‘恐怖’信息。如果不安装这个可以识别人们打电话给谁、跟踪在线活动、记录社交媒体使用情况的应用程式,就会被视为违法而遭到处罚。”新型“公共Wi-Fi探测器可以监视覆盖范围内的所有联网设备”。

在新疆,性虐待属于镇压行动的一部分,与西藏一样。“来自中国其他省市的100多万中共官员在业余时间与新疆当地家庭一起生活”,这个活动被称为“结对认亲”。一位接受采访的中共官员谈起这个活动时说:“(维族)女性与结亲的(中共)男性‘亲戚’睡在同一个炕上很正常。”还有报道称:“官员强迫维族女子与汉族男人结婚,威胁如果不从就把这名女子及其家人抓去坐牢。”

作为“结对认亲”活动的一部分内容,住到维吾尔人家里的中共官员“把酒和肉(包括猪肉)也带了进来,同时希望与他们同住的人同吃这些东西,这违反了清真戒律”。据村书记说:“我们还没有疯到告诉他们我们是穆斯林,所以他们吃的东西我们不能吃。”那样的话,维吾尔人就会很快被送进教育转化营。

龙的长臂

中共觉得迫害国内的信徒还不满足,还要滋扰逃亡海外的宗教难民。披露维吾尔人受迫害的外泄文件内容“包括明确指示追踪定居海外的新疆维吾尔人。中国大使馆和领事馆均参与其中”。《报告》描述了(中国)政府敦促外国政府遣返维吾尔人的政策,而维吾尔人“一回到中国立即被安排‘接受集中教育培训’”。

一年一度的《美国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报告》(U.S.Department of State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Report)对世界大多数国家都设有专项部分进行讨论。在说到韩国时,《报告》提到中共如何把龙的长臂也伸到了韩国。例如:“法轮功的神韵艺术团未能按计划于1月、2月和7月租用韩国首尔几处公共剧场进行商业表演,包括国营的首尔艺术中心(Seoul Arts Center)以及隶属首尔市政府的世宗表演艺术中心(Sejong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他们在釜山也遭遇了同样的事情,借口五花八门,但事实上可能是“这些表演场馆及有关政府部门拒绝这些预订请求,以避免与中国政府发生冲突”。“(韩国)政府消息人士和当地的外界消息人士谈到韩国对中国政府所持的谨慎态度,特别是在诸如法轮功等‘内部’敏感问题上,并表示,2017年韩国允许美国在韩部署终端高空防御导弹系统(THAAD,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简称萨德反飞弹系统)并经历中国对韩国政府实施经济报复后,韩国的态度现在更加谨慎了。”消息人士称,“仍能感受到中国(对韩国)的经济影响。”

(文章由《寒冬》杂志授权《看中国》转载。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寒冬》杂志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