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几分钟的缘份 只能在照片里叙旧(图)

2020-05-24 15:42 作者:张易书(文/摄影)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张易书 翠翼鸠 圣寿宫 绿鸠

文/摄影:张易书

首遇----翠翼鸠

周日的陪考虽然只有半天,但是不到中午小米的计步功能就发出10000步的讯号,但这样的步伐,是考场的步伐,是东边看看学生、西边找学生聊聊的步伐,这不是我想留下的纪录。

是行走,就该留给步道、留给里山,做完交办琐事后,跟大人说我要去大坑步道走走,平地的累,归属于平地;山径小路的额度,这周还没有使用。

周日午后,大坑步道有风无云,风拉着汗巾,像是热情招呼的说“昨日没来昨日没来”,我心里笑着想昨日陪考,哪能周周上步道呢?

走到一般山友休息之地,我习惯再往前,走一段产业道路,簇拥小路的,一旁是竹林,一旁是柚子树,圣寿宫在山的那头,像精巧的模型,而底下最深处的东山路,则是小孩漫画的曲线,携绿茶一壶,觉热就喝,感渴就饮,遇鸟鸣就停。最近走此地都习惯仰头,不是因为低头族当久了要伸展,而是想在枯枝找树洞,顺便提醒自己,仰头向前走,低头看不到远方。

说是这么说,但是前方远远蜿蜒处地上行走的一团绿绿鸟,还是引发我的好奇,顾不得找树洞,赶快用镜头观察,初以为是绿鸠,但是绿鸠通身偏向苹果绿的羽色,这只只有翅翼绿得夸张,赶快缓慢之字形接近他,关于查找种类,那是回家之后的事情了。

翠翼鸠的体型就如同一般的鸽子,色泽的绿饱和度远超过绿鸠,发现时,他正在山径路边的丛草找食物,杂草遮挡,初时实在难以判断他在吃什么,后来他赏我镜头,走到山径的右边,啄食起上头野树落下的种子,约莫与我维持他觉得的安全距离,当我准备大展身手的时候,后方传来了其他山友的声响,此地非我所有,此树非我栽,此路更非我开,我只能祈祷这几个人不要太张扬、靠边慢慢经过,千万不要大动作惊扰。

想当然尔了,这一组三人嘻哗走路中间,快靠近翠翼鸠时,用雨伞兼登山杖挥舞着“紧看紧看!足特别ㄟ!”

我不怪人,这山又不是我的,这翠翼鸠也不是我的,人嘛!什么样都有。

也是想当然尔,翠翼鸠就飞走了,首度的相遇,几分钟的缘份,只能在照片里叙旧了。

責任编辑: 朱泥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