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可以抱一下你吗?(组图)

2020-05-03 10:00 作者:张易书(文/摄影)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图/文:张易书

小䴙䴘

听说有日晕,但我实在舍不得将镜头离开小䴙䴘,这大概会成为最近几星期,我最爱的水鸟了!

生活中遇到的荒诞、听到的不可思议、情节的光怪陆离,是暗黑系的大厨,乱洒一把又一把的调味,烹调出令人很难忘记的酸涩腥冲,但这四味毕竟是偏味,特殊的个案故事,天天都有,虽然常见,但不该成为生活的全部。

在饮食世界中,徐国能的第九味,载了“辣甜咸苦才是主味”说法,辣味是百味之王,是啊!拍鸟时,内心被自然呛到连呼吸与吞咽的口水,都混杂在一起;饮料的甜,让我一饮生活中的顺与不顺;爬山的咸,来自不小心舔到的嘴角汗液,或揉入眼的盐分结晶;而苦呢?大约就是自我训练的慢跑,头几百公尺时,心脏快要蹦跳、肺脏快要喘爆的感觉吧!

“偏不能胜正,而宾不能夺主。”日子里遭遇的不美好的画面,不能霸占太久良善的心,我不得抹去相机的噪点时,就会缩小图、放宽心,欣赏小䴙䴘,遇到情敌时,冲场的画面。

●我可以抱一下你吗?

寒流过后的日子,太阳显得特别亲人,中庭的落羽松新绿初萌,加上甜滋滋紫红桑葚满树,如果这不是宜人的时节,那什么时候才是宜人的温度呢?

进度落在世说新语,当然会补充到不少书里的神童,要不王戎的道边苦李、要不晋明帝的长安日远,聊着聊着(国文老师的通病),不知怎么的聊到了国小生活。

S淡淡的说“国小时有回进教室,鞋带没有绑好,导师就叫我去学务处罚站,外加抄课文一课。”在我还没有听清楚(或者S没有说清楚情节的时候),S说“然后又是抄第二课。”

当下我有些不知该如何解释同业的行为,只有跟S说老师可以抱你一下吗?

很多的事情,经过时间的疗愈,或者太阳紫外线的照射,伤痛的病毒,应该如武汉肺炎的冠状病毒一样,都被杀死了,S说话时语句语调低而平顺,我不确定病毒是否已经消融殆尽,但我知道,跟武汉肺炎一样,恐怕留下不可逆的伤害了。

我没有多说什么,深怕我嘴贱乱讲,撩拨起了什么,请让我轻拍背部几下,说!来!接着还有另一篇世说新语,还要继续讲。

桑葚也引来树鹊,只是我太靠近了,没有拍到吃桑葚,只有拍到不知是难过,还是想哭哭的树鹊,遮住了脸。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