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濒临失声的香港(一)∶港台风暴 公共广播危如累卵(视频)

2020-05-13 09:00 作者:李智智 覃晓言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习近平 香港 反送中
香港电台屡遭政府公开抨击,响起香港新闻自由的警号。(图片来源:公有领域/维基百科/CC0)

【看中国2020年5月13日讯】香港人于过去十个月由街头抗争走到抗疫路上,经历波折重重,但当权者抗疫仍不忘打压灭声。香港电台近月成为当局的箭靶,继皇牌节目《头条新闻》和《铿锵集》被指抹黑警队;最近英文节目《脉搏》(The Pulse)记者向世卫官员的提问,被商经局局长邱腾华批评有违“一个中国”原则,因而卷入政治漩涡,连串事件拉响香港新闻自由的警号,开台九十二年的香港电台,到底会否因此无法坚守下去?(李智智/覃晓言报道)

香港电台作为特区政府辖下的部门,亦是唯一本地公共广播,一直被一些亲政府人士批评“花政府钱又要骂政府”。由去年6月的反修例运动至今,港台多个节目中涉及警队的部分内容都受到争议,惹来风波不绝。

今年2月,《头条新闻》其中两集“惊方讯息”环节的内容,讽刺警方抗疫工作及映射“自杀无可疑”的案件,遭警务处处长邓炳强多次在公开场合批评,以及两度去信通讯事务管理局投诉,指节目令观众误解警队。

邓炳强说:误导了,其实是否在说我们查案马虎?这正是影响观众的观感,影响公众对我们的信任。

事件更触发了一些撑警团体和亲建制人士对港台的投诉潮。

投诉口号:香港电台,浪费公帑,不符事实,必须交代……

根据资料,今年2月至3月,港台和通讯事务管理局分别收到6,500及3,300宗关于对《头条新闻》的投诉。政府委任的港台顾问委员亦罕有地高调介入,要求广播处长梁家荣调查事件和负责;身兼全国政协委员的“公营广播关注组”召集人彭长纬,更要求梁家荣停播《头条新闻》以及曾就721元朗事件质疑警方不作为的《铿锵集》。


香港电台节目《头条新闻》过去一直以嬉笑怒骂方式讽刺时弊,惟不时遭政府和亲中人士点名批评。(图片来源:李智智/自由亚洲电台)

开播31年的《头条新闻》,因为经常以嬉笑怒骂和幽默手法讽刺政府的施政,早年已遭到亲政府和亲北京人士批评,包括前全国政协委员徐四民曾批评该节目“阴阳怪气”,前特首董建华亦批评《头条新闻》是“低级趣味”,亦令港台多次传出撤换主持、腰斩节目等声音。

2000年加入香港电台的节目主持曾志豪,由2005年开始与拍档吴志森合作主持《头条新闻》,见证了港台多年来的风风雨雨,他接受本台访问时坦言,今年明显情况愈见严峻,感受到如排山倒海的压力,不仅点名要换走他和吴志森,很多声音是来自公职人员或权贵,甚至连广播处长梁家荣亦成为“箭靶”。

曾志豪说:有很多不同的人主动说要更换我和(《头条新闻》另一主持)吴志森,甚至可能最近有些政协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彭长纬)说要(广播处长)梁家荣停止(停播)《头条新闻》和《铿锵集》,广播处长梁家荣被国家领导人点名要辞退,警察要告,甚至会面要求他要做些事。

曾志豪称,传媒的本质是监察,包括监察公权力,而《头条新闻》是以事实为基础用嬉笑怒骂的方式评论时事、监督政府,但他想不到现在的有些投诉人,好像是真的拿着一把尺去量度该节目,不停“划线”,严重影响他写稿创作,必须留意哪些地方下笔时要小心一点,感到很大的束缚。


《头条新闻》主持人曾志豪认为,港台频遭打压与中港关系愈趋紧张有关。(图片来源:邓颖韬/自由亚洲电台)

曾志豪说:的确那次收到(投诉)报告时,我感到很气馁,我直接跟监制说,如果这样我怎么写?即没法写稿了,因为会觉得他(投诉人)总会有理由投诉你,真的是好像有人拿着一把尺,对着每一集播出的稿子,然后逐条间出,这里圈出要投诉。

他又说,该节目可以经历香港多个历史时刻,包括八九六四、九七回归及2014年占领运动等,但来到2020年再也包容不下。3月时,通讯局同意无线电视免除播放港台节目,变相令港台节目在主流媒体“被消失”,令他不胜唏嘘。

曾志豪说:已经没法退了,难道我们现投降?我们全部唱赞歌?就算现在你说要投降,他(政府)都不会放过你,不可能有投降和转弯余地,大家几位同事,有些不同部门的都围着聊天时,都说只能尽做。

港台这一场风暴,随着3月28日播出的英文节目《脉搏》(The Pulse),女记者以视像访问世界卫生组织(WHO)助理总干事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问到世卫会否重新考虑台湾的成员资格,令事件迅速升温至“国家级”层面。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于4月初,先后发公开信及于立法会会议上,批评《脉搏》有违“一个中国”原则和《香港电台约章》,要求广播处长梁家荣为事件负责。

邱腾华说:商经局对香港电台作为一个政府部门和一个公共广播机构,她一些在节目上的处理,我们觉得是有违“一个中国”原则。

广播处长梁家荣亦在立法会会议上一再重申,“一个中国”的原则是不可以违反的,香港电台一直恪守。


前助理广播处长施永远认为,港台是香港的缩影,港台的问题亦是香港的问题。(图片来源:李智智/自由亚洲电台)

现已退休的前助理广播处长施永远,曾于2013年踢爆当时空降港台的AO(政府官)处长邓忍光要求下属分担“政治任务”,他向本台指出,两岸问题从来不是港台的禁忌,想不到《脉搏》会卷入政治风波。

施永远说:我当时收看,只觉得是一个普通的时事节目,一个记者问了一个时事问题,我真的没意识到有一个那样的(违反一国两制)问题,原来是涉嫌违反一国两制和港台约章,我真是吓一跳。如果你(政府)真是如此认为,你必须很实际去说,他是违反了什么?如何违反?

施永远在港台工作了三十四个寒暑,曾任《头条新闻》监制及港台发言人,对港台的一切了如指掌,但今次港台面临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他不讳言问题相当棘手。

施永远说:港台的问题,一直以来是因为戴着两顶帽子,一顶是传媒的帽,一顶是政府部门的帽,处长作为政府部门(首长),局长是他的上司,是可以对其下属部门表达一些意见,但另一个矛盾的地方,根据港台架构协议,广播处长是港台的总编辑,所以港台有编辑自主,在这里的两顶帽子,你究竟戴哪一顶呢?

他称,港英政府年代已察觉港台的“两顶帽”矛盾,早于1984年,当时的广检局首次提出研究将港台脱离政府架构,结果不行;2006年,政府邀请当时的公共广播服务检讨委员会主席黄应士再作研究,可是仍无结果。不过,港台并非只制作争论性节目,也有帮助政府解释政策,及提供政府部门资讯,例如《警讯》。


港台顾问团成员梁旭明认为,近月港台风波明显是一场新闻自由的打压。(邓颖韬摄)

港台顾问团成员梁旭明向本台表示,香港电台于1928年开台时,是以英国广播公司的模式设计整个架构,但近年对港台的争议愈来愈多,连顾委会都出面干预,不排除政府只是藉港台问题,从而整顿传媒业界。

梁旭明说:如果他们(顾委会)出面干预,我认为是反映其背后声音很强大,这些当然是一些施压的手段,你不要以为这样可以得逞,你一定要收敛。不排除港台今次是俗语说“被摆上枱”成为磨心,(政府)藉这些干预有一种示范作用,(对传媒说)“你们好收声啦”。


浸大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认为,官方的对港台的施压会愈来愈严重。(邓颖韬摄)

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认为,警方对港台的表态是诿过于人,其实警方于反修例运动的警暴行为,早已形象破产,而港台作为公共广播,应该为民喉舌,政府不应以各种手段和理由,全方位针对港台,顾委会亦明显过度插手港台的编务,似有越权之嫌。

吕秉权说:港台根本是一个公营电视台和电台,是属于市民的,那些钱(公帑)是纳税人的,她其实是为民喉舌的,应该帮市民发声、监察政府,不应该是政府向港台“揸颈就命”,不让她去监督政府,这完全是掉转的思维。顾委会其实应该履行其基本角色,提供了意见等等便足够,不应该插手到日常编务,从而令制作等等方面,感到各种压力,影响港台独立的编采方针。

他续分析,过去十个月的社会事件,北京研判是与香港传媒有关,所以针对港台并非个别事件,是一个系统性的打击,所有相关单位都可以连成一线,配合北京的政策,例如其他传媒被警方针对,或壹传媒集团创办人突然被警方“抽秤”等,都是北京全方位打压传媒的迹象。

吕秉权说:现在事件的演变,就是不再觉得编采自主是最重要的事,而是某程度这个国家民族大义、一国、国家的利益,才有一种至高无上的凌驾性存在。如果连这种幽默感都不容许呢,其实是所有节目都不用做了。

施永远强调,港台有其独特性,亦与香港“骨肉相连”,他不想揣测港台的命运,但若然失去港台,将是香港的重大损失。

施永远说:香港的前途如何?香港怎样发展下去?会是什么社会?有什么被准许?有什么不准许?港台是(香港)缩影来的,即是说港台问题,不只是港台的问题,是香港的问题。

对于港台备受多方面打压,香港电台节目制作人员工会早前发声明指,“我们已失去发问的自由”,谴责政府以“政治凌驾专业”,严重损害香港的新闻自由。“战鼓已起,公众知情权一定要悍卫!”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李智智 覃晓言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