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看“吹哨人”李文亮微博 见“中国哭墙”下的抗议(图)

2020-04-11 13:55 作者:卢乙欣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发现到,李文亮的微博成为了“中国哭墙”,一个能够“安放人们良心的地方”。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发现到,李文亮的微博成为了“中国哭墙”,一个能够“安放人们良心的地方”。(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看中国2020年4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根据中国官方通报,2月7日凌晨2时58分,感染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病逝。3月19日,李文亮微博上的留言,骤然增加了10万。此时,距离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离开人世已逾40天,但是他的微博从来没有停止更新过。

相关新闻如下:
杀了人还要卖好 李文亮医生被评为“烈士”
4月4日全中国哀悼 网民:404灭口
追责中共 美国会起草《李文亮法案》
国家之下 那些不再自由的哀悼与悲伤
应勇王忠林探访李文亮家属 对一事只字不提

根据德国之声报导,2月1日,是李文亮在个人微博上写下此生最后一条讯息:今天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尘埃落定,终于确诊了。6天后,李文亮去世。在社会大众心中,李文亮以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吹哨人”的身份死于中共病毒,而由于他的哨声被训诫、被掩盖,导致武汉市、全中国乃至全球各国的广大民众惨受中共肺炎肆虐。

作为中国专制政治下选择无多的一种抗议方式,每日都有成千上万的网友来到李文亮微博帐号的这条短文上留言。这些留言充斥着大声的抗议,不过更多的是低声的倾诉,或是仅仅一声问候,聊聊天气的变化,例如4月11日的“李医生,今天北京有点热,很热”,或是当日的街景。

自8日武汉解封后,也有不少网友纷纷来此告知,“李医生,今天是4月8日,武汉解封了”、“武汉解禁了,你再也看不到了”、“李医生,武汉开城的那一刻,市民驾车出城自发长鸣车笛,我来告诉你一声。”

另有一些留言表示,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成天哭。也有人借此地来缅怀亲人:“李医生,我母亲因为肺功能衰竭去世,如果您在天堂能看到她,一定要帮我嘱咐她注意身体,一定要健健康康的。”

其实,再如何表达,没有人的心里会觉得轻松。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发现到,这里成为“中国哭墙”,一个能够“安放人们良心的地方”。有网友称,“李医生这条微博的评论区是平凡人们的哭墙,是压力倾诉的地方,今后心情不好的时候来这里的评论区多看看吧。”另有网友称之为“武汉的哭墙”。不过,也有网友忧心表示,“上这儿来的人越来越少了,我真不希望大家把你遗忘,我们这个民族时刻需要像你一样的吹哨人”、“一直有人在删除您下面的留言。我害怕有一天,他们会关停了这里,怎么办。”

李文亮医生去世当日,即有通报表示,2020年2月7日,国家监委成立调查组,“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情况依法开展调查”。

根据新华社3月19日报导,国家监委调查组在这日公布了“关于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有关情况调查的通报”的调查结论,文中分别以五大主题“李文亮医生基本情况和转发、发布有关微信资讯的背景及过程”、“李文亮医生接受公安机关谈话、训诫和医院谈话情况”、“李文亮医生发病、治疗、抢救情况”、“李文亮医生去世后抚恤、善后情况”、“工作建议”论及此事。

国家监委调查组表示,经过武汉市中心医院申请,“武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已认定李文亮医生为工伤”,根据相关规定,现在已经全额发放工亡补助金,并核发丧葬补助金,保险公司、武汉市中心医院工会、武汉市红十字会也已将捐赠保险与捐款全数交给李文亮家属。国家卫健委等部门在3月4日决定,将李文亮列入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中。

最后,国家监委调查组认为,“中南路派出所出具训诫书不当,执法程序不规范”,要求“公安机关撤销训诫书并追究有关人员责任”,而武汉市公安局立即执行,撤销训诫书,并追究武昌区公安分局中南路街中南路派出所的副所长杨力,以及民警胡桂芳的责任,分别给予行政记过与行政警告处分。

国家监委调查组公布的通知引发不少网友怒火,而“中国哭墙”在当日,主题改成了:李医生,您能瞑目?

不少网友纷纷留言说,这个调查时“开着航母出海声势浩大,结果抓回一只泥鳅交差”;“又是炮灰,找了几个替罪羊,冤完医生再冤民警”;“李医生,他们只处理执行的,不处理决策的”;“基层民警开了个训诫书,央视都知道了,轮番报道,当他妈的老百姓都是大傻子呢?真是应了那句话:他知道他在撒谎,他知道我们知道他在撒谎,我们知道他知道我们知道他在撒谎,他依然撒谎!”

中共肺炎一爆发,最高领导层就决定瞒报疫情,在中国境内早就已经不是秘密。行政与司法部门一切行动,还有宣传部门主导的一切舆论,都是在这个“统一指挥”下的准确反应。吊诡的是,在这一场前所未有的、中央派遣的调查组针对一个普通公民的遭遇进行调查,也只能是“统一指挥”之下的部署。

人们不仅没有办法期待这一份调查针对高层决策做出正确的描述,更别提要追究责任了,至于改变“吹哨人”受罚的政治环境更是不用想了。

未来的人们会记得 这堵哭墙存在过

与每一次涉及人为因素的公共灾难发生后一样,这是民众跟宣传部门之间进行的另一场舆论巷战。李文亮微博在无处不在的巷战中,是一个堡垒。

目前,它被怨气难消的民众占领着。尽管多数的评论都小心翼翼,避免太过敏感与刺激,例如“从李文亮那件事后,我就失去信心了。网上吵得沸沸扬扬,现实生活中一顿暗中操作。公平正义是永远不会到的,除非人已经被折磨死了”、“武汉解封了,下一步是不是该到了追责阶段了?”但是,即使人们只求倾吐与哭诉,宣传部门依然不会坐视不管。

3月19日,有网友留言说:“看了几个排名靠前的评论,竟然一点也不惊讶,网络一大波的攻势又开始了,看着恶性,已经懒得评论了,严重的话更不敢说,我怕消失。只能来你这里,轻轻的对你说,不管怎样,你总算是得以平反了,希望你在天之灵能够安息。活着的人无力改变,只能寄希望你在来世能幸福,祝福你。”

也有网友表示:“梅花是武汉人民的市花,李文亮医生是武汉人民的医生。”

直至今日(4月11日),依旧是大批网友留言不辍,甚至一过凌晨零点就有网友开始留言,倾诉自个儿的梦想,“亮哥,我有两个梦想:想当一名游戏主播,想去老特拉福德球场看球,不知道能不能实现”,第二名网友则是再度追忆过往,“翻找以前转发的微博,莫名其妙点开了这条,评论看哭了,希望这个帐号一直在”。

11日,许多网友都纷纷留下当时所思,“你已经牺牲了,不想再有人被迫害。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奸佞覆乾坤”、“经此大难,生活还要继续,社会还要进步,国家还要发展,但我们应该悟到什么,学到什么,路往哪里走,脚在哪里落,否则牺牲者和死难者就死得毫无价值”、“没来的也很多是正常人,全国14亿人,至少13亿没来过这个微博”、“李医生早!你离开的世界逐步恶化。”、“李大夫,你成为英雄,是被逼的,方方也将青史留名,也是被逼的,这是不是这个时代的悲哀?”、“单纯希望在这条微博评论区留下印记的人都能被这个世界温柔对待”、“李医生和我的一个朋友长得很像,莫名的觉得脾气估计也差不多吧,是很好的人”。

当然,其中依旧不乏不随时间而消褪的批评声,“最应该免职的就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院长书记 他们应该是真正指示员警训诫李医生的元凶”

其实,数不尽的留言道尽了中国人的卑微、压抑与无奈。但是,无论如何,未来的人们都会记住,这堵哭墙存在过,且或明或暗地铭刻着:“不能,不明白”,“我要言论自由”,“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以及“老子到处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