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疫灾中 国人须反思 天地方清明(图)

2020-04-07 11:20 作者:邱阳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在武汉一家殡仪馆前,排队等候领取亲人骨灰的人们。
在武汉一家殡仪馆前,排队等候领取亲人骨灰的人们。(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看中国2020年4月7日讯】清明的这一周,每晚都下雨。今晚也不例外,不知不觉中,窗外又淅淅沥沥的落起雨来。隔窗而望,前院成簇盛开的大岛樱在暗夜中已成了浓墨的剪影,湿漉漉的地面反射着路边青白的灯光,倒是亮亮的一片;路面偶或现出轻薄的积水,闪闪跳跃着细密的雨丝,衬着各家门前零零星星、青黄相间的灯光,一种从未有过的落寞和清冷。

清明的省思

每临清明,必思介子。二千多年前,晋国辅臣介子推,护送晋公子重耳(后来的晋文公)逃亡,途中,介子推为救重耳,割肉熬汤;重耳继位后,介子推不求功禄,隐居山林,晋文公焚林逼之出山,介子推在火中背老母,抱柳而亡。晋文公非常痛悔,这才有了寒食节和清明节,以及禁火、祭奠的习俗。每每想起这个故事,总有股情绪郁结在胸,久久不能释怀,慨叹介子推不该选择如此结局。

但今晚对清明源起的思考,让我突然明白,清明节更应是万民,特别是国君反躬自省、慎终追远为首、寄托哀思为辅的时日。介子以己身之命,告诫国君反省开明,而晋文公为不忘误杀之错,用被烧的树干制成木屐,日日反省,最终成为了春秋五霸之一。介子推的逝去,为晋国出明君、成霸业做了铺垫,也成就了流传千古的“清明节”,告诫后世万代查己省思。那么介子的逝去,也算是为中华的丹青史册添了重要的一笔。

当下,全球面临疫灾,置身其中,也倍感身之微轻、力之绵薄,想着逾七万生命已然逝去,而峰值还远未到来,更是悲从中来,不可断绝。今年的清明,要祭奠多少亡灵?

中国古代,凡出现瘟疫、灾难,国君、帝王都会沐浴斋戒、祭祀天地、自省罪己。商朝数年大旱,汤架薪罪己,上天降雨;汉文帝时连续日食,文帝罪己破解灾异;唐太宗时期闹蝗灾,太宗对蝗虫说,百姓之过他一人当,蝗虫尽可蚀其心,只要不贻害百姓,蝗灾立消。宋太宗时旱灾、蝗灾,多日求雨不得,欲焚身罪己,“翌日大雨,蝗尽死”。

面对如此大范围的瘟疫、如此多生命的逝去,活着的我们,上至国之元首、下至黎民百姓,应该有怎样的警醒,又该做何反思?那些逝去的生命、这瘟疫本身在告诫我们什么?

《我没有说话》的痛悔和猴子的恐惧

不知为何,想起了多年前第一次来美,也是在这样的时日,陪着父亲去了波士顿。四月初的波士顿已经渐渐有了春的气息,但是海边的风还是带着凌厉的凉意。父亲身体不好,我便一人拜访了那里的高校,自然也没忘记去造访新英格兰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刻有著名的忏悔诗《我没有说话》(也有称作《当初》)是德国著名神学家兼信义宗教牧师马丁‧尼莫拉所写,描述了因无视、忽略、自保所招致最终的惨痛后果。

“当初……纳粹在迫害犹太人的时候,我没出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接着他们迫害工会成员,我没出声,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后来他们迫害天主教徒,我没出声,因为我是新教徒;最后,当他们对付我的时候,已经没有人能站出来为我发声了。”

生活在一个黑暗无光的时代,马丁・尼莫拉对于极权统治的残酷和迫害,有着切肤的感受。没有任何一个团体或个人能够完全独立于大范围的天灾、人祸之外。看似难不及己就漠然不语,而放弃伸张正义、坚持真理,最终惩罚到的一定就是自己。

我也曾听说,猴脑是最好的滋补品,云南人常把猴子圈养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当有贵宾到来,主人便会引客至猴圈,让客人自行拣选。久而久之,猴子便知客人拜访的“美意”了。因此,每当看到主人带着客人进圈,猴子们就一片混乱,颤栗着挤向角落,圆睁惊恐的双眼盯着客人手的指向。

而等客人手指落定,众猴则一拥而上揪搡着被选中的猴子,一任这个猴子如何哀嚎,其它的猴子却如什么都没发生,重新欢蹦乱跳地玩去了,因为它们知道,灾难暂已过去,未来会如何,以后再说。

这个故事读过多次,但每每读起,内心都充满悲凉。面对威胁恐吓带来的极端恐惧,为自保而出卖他人的私与不义、危险舒缓后的自我麻痹和欺骗——人性的弱点,让我们的灵魂无法站立。

纵观中共的历次杀人时国人所作反应:1959年中共军队入藏镇压西藏人民的抗暴,喇嘛、藏人被杀被抓,很多逃亡海外——你说你不是藏人,与你无关;1989年中共出动坦克、军队在天安门屠杀期望政府改良的年轻学子——你说你不是学生,也不赞成学生“跑去闹事”;1999年,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遭中共灭绝性迫害和镇压、非法判刑、被活摘器官——你说你不炼法轮功,不是法轮功学员;2019年香港人的“反送中”游行,用自己的行动捍卫香港的民主和自由,同时也在用生命和抗争唤醒被中共蒙蔽的中国民众。香港人为了保护所谓“少数人的权益”而凝聚一体,绝不言弃,护卫了少部分人的自由和民主,也护卫了自己和香港的民主和自由。

中国人应该反思什么

发生在历史上和身边的每一件事情,总有人会感觉与己无关,以各种方式回避独立思考和反省,一如既往地主动接受中共的灌输。直到2019年底到2020年初爆发的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世界上的每一个人,每一位华人,都切身体会到了病毒的威胁,疫情给生活、工作、学习等带来的重大影响。没有人能再说,这与我无关了!

据说,一个民族是否能进步源自于其自省的能力。中国人究竟应该在哪些方面自省呢?我总结了几条:

第一,关于人性的反思。

国人应该反省自己的“人性”与“党性”多少。是否对生命、对杀人冷漠、麻痹。是否觉得“中国人多,死点人不算什么”,用一部分人命来换大部分人安全没问题。人性是做人的根本,人是要讲“仁义礼智信”的。

习近平13岁因直言被打成了反革命遭批斗,他的母亲在台下高呼“打倒习近平”;小习近平在被关押期间,因极度饥饿而雨夜偷跑回家,希望能找点吃的。可是,他的母亲却因政治高压和党性要求跑出去揭发他。

法轮功学员冒着危险,向中国民众揭露中共本质,讲法轮功真相时,遭到自己同胞的检举、汇报,甚至迫害;当灭绝人性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曝光,国际为之震怒,有的人却附和官方宣传说,“谁让他们不听政府的。”

当中共疫情大爆发,有人得知谁家感染,就把其门窗全部钉死;还说:“焚尸炉里烧活人没什么,感染的人都应该被烧死,省的传染别人”,“全体武汉人死了,只要保住北京和中国就行!”

第二,关于价值观的反思。

自己是否在不自觉中奉行着中共的价值观——“以党为大”、仇美仇日;物质至上、“拜金主义”、自私利己;崇尚控制打压,以民斗民,敌视、封杀自由民主、信仰、言论。

这就是为什么,911事件出现后,有的国人会欢呼雀跃;中国汶川地震时,有的国人第一时间收到来自台湾和日本的救灾善款和物资时十分不理解,“你们不是敌对势力吗?(怎么还要帮我?)”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全人类的疫灾降临,有中国粥店大妈却欢天喜地地挂出“热烈庆祝美国疫情(爆发)”,也会有佛州女发出视频,炫耀买空车程1.5小时范围内所有的口罩,还嘲笑美国人傻;才会有华人女在超市向水果蔬菜吐口水、在香舍利榭大街名牌店口小便……这也是为什么有些中国人即使来到海外,也会选择自我审查,不去接触“另一种声音”,即使无意中碰到,也会马上自我过滤。

三,关于是否可以独立思考的反思。

绝大多数人,不善于独立思考。学习独立思考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它要大量阅读各方面的信息作为思考的前提和基础,人很习惯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大帮哄、跟着走,既省事又安全。当然,还包括是否会做独立调查研究、换位思考、具批判性思维、能够质疑和求证,也要具有好奇心和同理心。

在我小的时候,每天早晨都会跟着父亲一起听“美国之音”,听了中文听英文,听到了很多真实的新闻,但都被我《政治》课中学到的“美国采用各种方式来和平演变中国”的观点屏蔽。我哥哥的同学在六四屠杀中,腿被“炸子儿”炸废,我相信哥哥不会骗我,但是看到、听到中共政府的报导说,中共军队没有向学生开一枪,我选择性的屏蔽了哥哥提供的信息。

上了大学,与外籍朋友聊天,他们讲到中共政府如何不好,我几乎要拍案而起、佛袖而去,绝不允许他们说自己“祖国”一个“不”字,把中共当作自己的“母亲”。可幸的是,我的人生经历让我终于学会了独立思考和反思。当我现在给国内的同学、朋友打电话时,我知道,他们都是曾经的我。

第四,关于对中共的本质的认识。

关键词:邪恶,恐吓、控制、洗脑、欺骗、愚民、株连、胁迫、煽动、内斗、残酷、刽子手。

早年,NBA亚洲第一人——王治郅,就因“不听话”被国家队开除,被中共在篮坛封杀,禁止与家人见面。在入境中国海关时,独立、骄傲、倔强的王治郅被迫宣读自己的“悔过书”,向中共低下了高贵的头,才被允许入境,才得以最终与久别的家人重逢。这是怎样的政党?

高智晟,被称作中国黑暗中的灯塔、“中国良心”,获三次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为法轮功、基督徒等众多弱势群体、个人维权遭到灭绝人性的迫害。高智晟说,如果我放弃认输了,所有信仰正义的人就失去了希望。英国《电讯报》说,高智晟的魅力让他被中共认为是特别的威胁。就这样,一个高大伟岸、意气风发的西北汉子,在酷刑和各种惨绝人寰的折磨下完全脱了人型,现又已失踪2年多,下落不明。

陈建刚,709案涉案律师,长期帮助人权遭侵犯团体、个人维权,遭受中共政府的恐吓与迫害,他本人、妻子和两个幼子全部被非法监禁。为逼迫陈建刚就范,中共竟用枪口抵住他六岁和两岁孩子的头。这又是怎样的政党?

国内外律师为帮助那些在中共病毒爆发后被侵权的受害人维权,组建“冠状病毒索赔法律顾问团”,经海外媒体报导后,中共发文“三个严禁、六个不准”,强制规定不允许国内律师因疫情起诉,甚至禁止他们相互之间联系,更不准他们与海外联络。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末日不远矣。

第五,关于与中共是否剥离。

也就是不受中共思维方式的控制和奴役,是否与其解约,进行“三退”,从形式到思想完全脱离。中共最怕的就是真相,最怕人民知道真相。所以,传播真相也成了与其剥离的一个有效方式。

甘地曾说过,“为什么我们还没有获得自由?——因为我们受的苦难还不够。”什么意思呢?人们还在承受,还在沉默,还在默许其行恶。如果国人对其控制、恐吓、欺骗、剥削忍无可忍,那个时刻就是中共解体的时日,国人也就因此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如果,我们有智慧,能够早一些认清中共的本质,不与其为伍,就不会作为其帮凶去害另一部分中国人;如果,我们有勇气,能够早一些摆脱中共恐吓和威胁,站出来、站在那些为我们而受难的人身边,为自己本该有的人权和良知发声;如果,我们有共识,每个人都站出来,做我们应该做的,每个人所承担得磨难就会很小,就不会让那些站出来的少数人承载难以承受之重之痛;如果,你愿意打破沉默,讲真话、传真相,如果,我们能早一天用正气、善良和信念解体邪恶,今天我们就不会有那么多中共造成的死亡。也许在大疫之后,人们相互都会问道:你为解体中共做了些什么?

四月,对东西方文化而言是个重要的时段,东方的清明节,西方的复活节,一个是祭奠故亡之人,反躬自省;一个是庆祝神的复活。而神的复活,是经历了神为人承担巨大痛苦、其信徒在恐惧面前经历背叛、沉默、见证、自省、悟道,由软弱走向坚定的过程。

复活节通常在清明节之后。也许在清明经历了对生命的缅怀和痛苦的反省,为正义和良知站出来,最终汇入历史的正流,也许,这就是神迹在人间的复活了。

我非常喜欢网传的一段话,常拿出来读,虽然没有明确出处,但文字本身也是值得分享的: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

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角落。

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亲爱的我的同胞,人类正在付出巨大的代价,等着你的觉醒,还天地以清明。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