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文讲透超级量化宽松(图)

2020-03-29 08:09 作者:许树泽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量化宽松 债券 金融
流动性会成倍的放大出去,让流通中的货币量暴增。(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3月29日讯】美联储拿出了一套开放式量化宽松救市方案,意思是说,不管需要多少钱,不计额度的给。

什么是QE?

量化宽松政策(QE),它是说中央银行开动印钞机,拿出资金向金融机构购买国债。这钱是凭空印出来的,当资金交给金融机构,通过货币乘数效应,流动性会像一个麦克风扩音器一样,成倍的放大出去,让流通中的货币量暴增。

另一方面,央行的购买行为,会推升债券的价格(这个很好理解,当一个大买家突然出现和你抢购,价格就会被推升);随着国债的价格上涨,国债的到期收益率就会下降。在金融市场中,股票的价格,银行的利率,保险产品的设计,小贷公司的贷款,都是围绕着国债的到期收益率进行定价的。当批发价降低,所有人的零售价也都会跟着降。

这次的不设限QE,有几个新看点:

·每月按计划购买国债,买多少、买到何时,不设限

·除了买国债,还买抵押债券(MBS)

·向机构、公司和个人,直接提供援助和贷款

MBS是什么?

第二项,是个新增知识点。抵押债券是什么呢?通俗来讲,就是我们买房时和银行签订的贷款合同。把很多这样的合同打包在一起,就是按揭抵押债券。你每个月的还款,就是债券的利息现金流,进入了债券持有人的口袋中。但问题在于,这张债券,只要按揭人没还完款,银行就拿不出额度,去做更多的贷款生意。

这个时候,美联储提着手提箱,里面装着一沓沓的钞票向你款款走来:要不这张债券卖给我吧,按揭人的欠款,我帮你一笔付清,这张债券了结掉,以后按揭人每月还款,都找我,银行马上得到一大笔资金,免去未来一切权利和义务。

银行一听大为高兴,这个买卖划算!因为第一,免去了坏债的风险;第二,能提前拿到资金;第三,额度解放,能做更多的贷款和生意。银行马上决定给美联储打折,把这东西统统给卖掉。这就是按揭贷款抵押债券,也就是俗称的MBS。

美联储大量购买MBS,能够帮助银行解放额度,使金融机构能向外投放更多资金。然后,有了资金和额度,银行就可以向社会投放更多资金,出借给更多人使用。

当更多人借钱-企业借钱投资,个人借钱消费,每个人的支出,都会变成另一个人的收入,当更多人花钱,就有更多人收入提高,整个经济的正面循环就被激活了。

听起来很美的操作,但为什么容易救活资本市场,却不容易救活经济?如果你是一个侦探,先捂住后面的内容,仅凭上面的线索,你觉得这里有哪里不对吗?

失踪的借款人之谜

没错,你已经找到了,最为关键的一个线索:借款人消失了。

经历一场大型危机之后,即使利率再低,但是人们是不愿意再去借钱的。这个时候,人们的选择不再是收益最大化,而是痛苦最小化,负债最低化。对于企业也一样,由于找不到高回报率的项目,企业也不愿意进行再投资,即使利率为零,企业也不做更多生产了,而是借钱分红,借钱回购,一顿操作全是金融行为。

毫无疑问,企业借贷零利率资金,进入金融市场,推升资产价格,酝酿下一次的危机,这就是现代金融无可避免的轮回。

整个宏观经济学建立的根基,就是有人储蓄,有人借贷。当借款人消失,整个宏观经济学世界的一半,彻底坍塌了。

三个阶段

为什么会陷入这种局面?日本野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先生,在他的新作中,进行了解释。他认为,全球经济尤其是发达经济体,都经历了发展的三个阶段:

·劳动力充沛阶段

·刘易斯拐点

·被追赶阶段

简明解释一下:在城市化早期,乡镇劳动力过剩,随着城市化进程,不断向城市输入劳动力。这个阶段,人力、资金、土地、房屋,都非常便宜,所有的经济体都是在这个阶段,抓住红利,迅速实现工业化。

随着城市化完成,人口流动结束,刘易斯拐点正式到来。中国在2012年迎来这一拐点。当时,一个有趣的故事:我们家保姆突然要求涨工资了,而且是大幅跳升,不涨就走人。那一刻,中国的刘易斯拐点来了。

很多人都很害怕这个拐点,认为红利消失,成本上升,经济入不敷出,前景黯淡。但实际上,刘易斯拐点过后,是一个成熟经济体的黄金阶段。因为,企业成本上升意味着劳动者的收入大幅提高,收入不断提高,就可以进行更多消费。由于每个人的支出都是其他人的收入,更多收入-更多消费-更多收入的自循环得以激活。这个阶段,消费驱动+收入的普遍提升,是经济体的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太久,事情坏了。发达经济体的人均GDP已经达到6万美元,这对生产企业太可怕了,因为无力进行负担,于是就会发生产业的大规模转移。每一次制造业的转移,都带来全球格局的重新排序。

重点来了,当发达经济体进入到第三阶段,你会发现,无论中央银行给多少钱,货币政策已经不管用了。因为利率即使降到零,企业也不愿意在本土投资,因为没有回报,他们会拿着钱,跑到便宜的地方盖厂,拿着钱,在本国的金融市场炒股,唯独不会在本国进行实业投资。这就是借款人消失之谜,真正的奥秘。

它引发了一个当今全球性的问题:货币政策只能管住自己的钱,但是它管不住别人的钱,因为资本的流动是无国界的。这个底层矛盾,是当今造成全球性问题的真正根源。

 
責任编辑: 辛荷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