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危阴间见故人 方知侵吞善款代价大(图)

2020-03-27 06:00 作者:杜若整理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官员死后在阴间受苦,方知这是当年侵吞善款的代价。
官员死后在阴间受苦,方知这是当年侵吞善款的代价。(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乾隆三十二年,镇江修建城隍庙,由严、高、吕三姓设帐簿,募捐善款

一天早晨,天正下着雨,一名妇人坐着轿子来到捐款处,从袖子里取出一封银两,交给严君说:“这是修庙的五十两银子,麻烦您登记一下。”

严君询问她姓氏和住址,说要登记在帐上。妇人回答:“这是一点心意,何必留下姓名呢?您只管登记,写明银两数就可以了。”说完,妇人就离开了。

当高、吕二人到来后,严君向他们说起此事,询问该怎么登记?吕某笑着说:“还登记在帐上干什么?反正现在也没人知道,不如我们三个人分了吧!看起来也没什么大碍。”高某当即同意了。

严君觉得这么做很不合道义,急忙阻止他们。但那二人不听,严君实在没办法。当他离开后,这笔善款就被高、吕二人平分了。

8年后,高某死了。次年,吕某也死了。他们瓜分善款一事,严君始终没有向别人提起过。

又过了几年,严君罹患疾病,昏沉中看见二位差吏,手持传票来拘捕他,说是有一妇人到城隍那儿告状,差吏特来拘他去对质。严君问妇人所告何事?差吏回说不知道。

严君随二人来到城隍庙门口。平日,这里都是算命先生为人起卦的地方,这次却没看到,只见庙院一片森严的气象。

他们经过一座仙桥,来到二门处。这时,一个带着枷锁的囚犯一见到严君,即刻高呼到:“严兄,你来了?”严君仔细一看,原来是高某。

高某向他诉苦,原来他从乾隆四十年去世后,一直到今日都在受苦。因为在阳间做了错事,遭此责罚。眼看刑罚将满,可以重新投生了。没想到又因为先前侵吞修庙银两一案,被拘到这里,等待审讯。

严君不解地说:“这事都已过了十多年,怎么突然被发现了呢?是不是那名妇人来告状了?”

高某说:“不是。那名妇人今年二月寿终。凡是诸鬼,无论善恶,都需先被押送到城隍府。那位妇人是一个善人,所以和行善者一起来了。过堂时,城隍神问她:‘您一生行善不怠。昔日此地修缮官署,为何您没出力相助呢?’”

那名妇人说起了当年的经过。昔年六月二十日,她到城隍庙捐赠了五十两银钱,被一个严姓的生员收下了。妇人觉得那只是一点心意,不足挂齿,所以就没有留下姓名。城隍神命瘅恶司详查事情原委,就这样高、吕二人贪没善款的事曝光了。

当年,严君曾劝他们不要贪占善款,但二人执意不听。所以,差吏拘了严君元神来对质。在这里,严君还得知了吕某的去处。因其生前造业深重,如今还关在无间地狱。

城隍神审讯之后,对判官说:“此事关系到修缮城隍官署,我不能擅权专断,应当详细禀报东岳大帝定夺此案,你速速准备文案呈送。”

东岳大帝审理后,迅速做出判决。高某窃分善妇银两,罪行较轻,按照先前城隍判决,处以枷刑。吕某生前包揽诉讼,专门坑害良民,其罪深重,除了枷刑之外,又命火神速速焚毁他的尸骨。而严君则是一个君子,因其阳寿未到,大帝命差吏赶紧送他还阳。

严君听罢,忽然惊醒,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家人都换上了丧服。据家人说,他已经死了三天,但因为胸口还有少许温度,不敢入殓,所以一直守在他的身边。严君向家人说起另外空间的所见所闻,家人深感惊奇,也为之嗟叹不已。

(事据《清稗类钞》卷85)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