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人间一场地震 冥界筹备了50年(图)

2020-03-10 13:05 作者:孙书香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为了人间的一场地震,冥界筹备了50年。
为了人间的一场地震,冥界筹备了50年。(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牛树梅(1791~1875年),字雪樵,号省斋,甘肃通渭人,道光二十一年进士。道光二十八年,牛树梅任宁远府知府,宁远府属四川省,府治在西昌。

据记载,道光三十年八月初七日(1850年9月12日)夜,西昌发生大地震,震级约7.5级。全城簸摇动荡,屋宇倒塌,满城号呼鼎沸,又遭夜雨,无从往救。天亮时,城里一片废墟,被木石压身而死者不计其数。

知府牛树梅也被压于土中,庆幸生还,只是脚部受了伤,但其爱子躬玉却被压死了。

看到全城夷为平地、百姓家破人亡,悲愤的牛树梅写文章质问城隍神,指责他享受百姓香火,却不庇护一方众生,死了这么多人,难道死者都是恶人吗?况自己为官,始终清廉勤慎、问心无愧,无辜的儿子怎会死?牛树梅怀疑神明监察不明、天道不公。

到了晚上,牛树梅做梦去了城隍的府上,城隍神对他行宾主之礼,说:“先生理直气壮地着文指责我,是因您不明神明监察之道,所以特请先生来,以解除您的猜疑怨怒。”

“凡是大的灾祸,都因众人积孽所至,绝非偶然。为了此次地震,冥界已经进行了五十年的调查和记录,凡不应遭受灾祸之人,早已移至别处,近期又造下新的罪孽之人,又将其移了回来。即便临时或许有些出入变化,但地府皆有案可查,绝不会漫不加察,冤枉人的性命。”

牛树梅说:“既然如此,难道全城中竟然没有一个好人吗?我和我儿子也要遭此天谴?”

城隍爷说:“城里还有三户人家,确实难以在短期内迁走,但现在均安然无恙。一家是某街的节妇,三世孀居,抚养一个小孙子;一家是某郎中,从来没有卖过假药,百姓请他看病,即使是深夜大雨、道路泥泞难行,他也即刻前去,尽心疗治;还有一家,是卖油糍的老妇人和她的小孙子,也并没有遇难。”

“不信您回去查访,定能找到。至于您的儿子,因他前生孽重,也就难逃此劫,借此了债还业而已。先生您本来也在劫数之内,因您居官不贪,这次得以从宽,只是伤了腿脚。总之,上天的赏罚,慎之又慎,绝不偏私。既没有无妄的灾祸,也没有幸免的道理。理晓这些因果,希望您以后勉力做个好官,将来一定会升到按察使的官职。”

牛树梅豁然开朗,马上致以歉意,然后辞谢而归。醒来后,他四处查访,果然找到了城隍神所说的节妇和郎中,他们确实全家安然无恙。那位卖油糍的老妇人,经多次查找,后来在房屋椽子支撑形成的一个角落里,也被发现了。

牛树梅向她询问,老妇人说平时在这里卖油糍,凡遇老弱残疾,即使钱不够她也卖给他们,偶尔还会施舍油糍,不要他们一文钱。地震前一两天,买油糍的人忽然多了起来,于是她带着孙子连夜赶做油糍。那天突然地震,祖孙二人被压在倒塌的房屋下无法出去,三天都没有得到救助,幸亏有很多油糍充饥,没想到竟然活了过来。

牛树梅大为惊奇,他自咎德薄,不能庇护百姓,遂以民众疾苦为重,帮助他们重建家园,并捐银1500两安置灾民。

从此他更加深信因果,修省自己,勉力秉公廉政,案无留牍,讼无冤狱,民隐无不达,咸爱戴之,当地百姓称他为牛青天,他果然升职为四川按察使,当地百姓喜相告曰:“牛青天再至矣!”

牛树梅政绩显赫,清廷屡次考评他为“循良第一”,即奉公守法爱民的典范。同治十三年,牛树梅返回故里,致力于读书立说,著有《省斋全集》、《闻善录》、《牛氏家言》等,84岁寿终正寝。

在四川德昌县城南关春牛坪,乡民曾自发捐资,为牛树梅树立“牛树梅德政碑”。“文革”时中共“破四旧”,他的德政碑面临被砸毁的危险,当时县文化馆的人便将石碑覆抹了一层白灰水泥,再刷上白粉,书写上“毛主席语录”,这样它才免遭毁损,完好保留至今,只是碑上还保留着一块水泥残浆。

世间万事万物皆有因缘,从现代科学角度讲,地震是一种地质变化现象,但其根本的内因,则是众生业力所感,人间天灾,其实绝大部分也都是人无德所致的人祸。

一切自然灾害,都与人前生今世的积累有关,其中因果玄奥复杂,不是普通人凭经验或学识就能妄加揣测论断的。世间看似杂乱无序、偶然随机,其实一切都有安排,“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为了人间一场地震,冥界竟然筹措了五十年。若想在灾变中转危为安,顺应天道、反躬自省、重德行善才是行之有效的方法。

参考文献:

清光绪十九年《通渭县新志》

《通渭县志》

《清史稿‧循吏》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