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富贵夫妻19岁无疾而终 原来他俩来历不平凡(图)

2020-03-21 06:00 作者:杜若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夫妻二人无疾而终,原来他俩是下凡的星官,完成任务后回返天庭。
夫妻二人无疾而终,原来他俩是下凡的星官,完成任务后回返天庭。(图片来源:看中国)

张百龄(1748-1816年),字菊溪,清朝时期内务府汉军正黄旗人,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进士,官至两江总督兼协办大学士。

嘉庆十六年,张百龄出任两江总督,被皇上派去治理河患。期间,夫人为他生下第一个儿子。这时,他已六十岁了,老来得子,十分欢喜。而且孩子出生这天,正好是嘉庆皇帝的生日。天子听说此事,特别为男婴赐名“扎拉芬”,以示对他的荣宠,同时勉励百龄尽心治理河患。

次年春天,百龄负责治理的河段,先后竣工,疏通了漕运。嘉庆帝嘉奖他,赐他的嫡长子为六品廕生(因先世有功荫庇,得以入国子监读书,故称廕生)。所以在一些记载中,称小公子是“堕地授官”之人,刚生下来,就获得了皇帝的封赏。

小公子扎拉芬长大后取妻某氏,二人年龄相同。夫妇二人琴瑟好合,伉俪相处甚是投缘。

张百龄去世后,扎拉芬公子袭父男爵位,跻身“贰卿”,也就是官秩二品的京官。他十九岁那年,夫人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当时来贺喜的达官显贵,络绎不绝。

然而,第二天一早,扎拉芬忽然沐浴更衣,穿上正式的大礼服,向着北方拜了九次,然后叫身边的仆人去请母亲太夫人。

公子请其母上坐,自己跪伏在地上,叩首礼拜,说:“母亲,昨天夜里我梦到了去世的父亲。他对我说,儿子原本是天界星官。今年,既已生了儿子,应当返回天宫,位归仙班,不能久恋人世。儿子不能侍奉母亲终享天年。权且留下亲生骨肉,劳烦母亲辛苦教养,儿子实在罪过。看这个孩子的骨相,将来也是富贵中人,他日一定能代替儿子尽奉孝心。凡事都是天意,希望母亲也不要太过哀恸悲伤。”

公子还告诫家人,他的妻子刚刚分娩,不要告诉她丈夫离世的消息,免得她哀恸伤心,并让他们好好地照顾太夫人,共同抚养幼小的孩子,好好料理家政。最后,他说了一句“我要离开了”,话音刚落,他就含笑瞑目,坐着去世了。

太夫人痛惜爱子,又疼爱儿媳,怕她伤心,让府里上下人等守口如瓶,秘密地办理了丧事。当儿媳问起丈夫时,家里人托词公子到宫里值班去了。问了三次都是这样的回答,她也就不再追问了。很快,婴儿就满月了。

一天早晨,扎拉芬的妻子忽然命婢女盛汤,沐浴更衣,待浓妆结束后,她又穿上珠冠霞帔,同样朝着北方拜了九次,并令左右侍女请来太夫人。

她服侍太夫人坐在上座,自己则伏在地上礼拜,说:“往日,公子对我说,我原本是天界女星,夙来与公子有缘。如今,已经生下儿子,应当与公子一样,各自返回仙班,不得久恋人世。”

她还说,她很遗憾,不能侍奉婆婆安享天年,反而要留下亲生骨肉,交由婆婆照顾和教养,但她不能违背天意。这个婴儿日后是富贵之人,一定能代替她孝养婆婆,好好赡养她以终天年。她殷切地叮嘱家人,说罢也含笑而逝。

这段短暂的姻缘,定格在他们十九岁那年。在人间,这对夫妻了结了夙愿之后,先后返回天宫,回到了各自的班位。真可谓“其生也有自来,其逝也有所为”。地上的一段姻缘,看似短暂,却是如此珍贵,因为那份缘来自高远的上天。

(事据:《兰苕馆外史》、《清史稿》)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