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舆论开始认清中共应负疫情扩散之责(图)

2020-03-16 08:0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日本舆论开始人清中共应负疫情扩散之责
中共的“世界感谢中国”运动不再能欺骗世界。(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3月15日讯】(看中国记者慎岩综合报导)中共政权在因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所引起的世纪疫情不断扩大的情况下,开始了一系列篡改事实、为自己撇清责任的动作,对此,一些日媒开始认识到这一点并纷纷对此予以谴责和揭露。

“世界感谢中国”运动是为了推卸责任

“东京新闻”在其报导中对于中共发起的“世界感谢中国”的运动认为,中共政权为了让全世界获得中国是一个“有责任大国”的印象而发起了广泛的宣传活动,其目的就是为了使人们忘记这一事实:中共从一开始对于中共肺炎疫情的迟缓对应以及强迫让自己的国民承担了大量的各方面牺牲。

报导认为,这个“世界感谢中国”的运动,实际上是使人们从中共应当承担无可推卸的责任这一现实中转移到其他问题上去的一个手法。它的目的是为了使人们淡忘掉中国作为中共肺炎疫情的发源国这一事实。

报导指出,由于各国纷纷质疑中共政权在处理疫情时的做法,于是中国的媒体通过在“世界感谢中国”的运动中批评美国、日本以及韩国对疫情的处理方式,来特别强调宣传所谓中国的制度优越性。

“东京新闻”在其报导中还指出:为了改变人们已经确立了的中国是这场疫情的发源国的印象,中国的媒体还在其宣传中强调,中国并非是这场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瘟疫的发源国,而且反复强调中国专家组组长钟南山所发出的言论:“虽然感染的扩大是发生在中国,但发生源未必来自中国国内。”

报导还援引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清华大学发言中的说词:“我们应该弄清病毒到底来自何处。”以此表明中国当局正在打算嫁祸于人,将疫情的来源归之于海外。报导最后引用了北京人权活动家之语:“信息封锁等做法导致了疫情初期当局对应的迟缓”。

中共以外交攻势来遏止来自世界的不满

时事通讯社在其报导中指出,中国当局由于其国内疫情无法阻遏地不断扩大的势头,引起了整个世界的不满。同时,由于中国当局对于美国从很早就开始严格限制中国人入境的做法而批判美国,害怕其他国家仿效美国的做法而使中国当局进一步陷入孤立,因而急忙跳出来回避由于自己的初期对应迟缓而导致疫情扩散到各国的责任,害怕各国提出相应的赔偿问题,因而装模做样地表示“愿意和各国一起来保护世界的公共卫生安全”。

报导还指出,中共王毅外长在德国访问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某些国家反映过度,因而引起了不必要的恐慌。”实际上他在说这番话时是以美国为对象的。所以中国当局企图通过展开外交攻势来遏止人们对其不满,同时也对批判中国社会缺乏透明性而对其失望的意见进行反击,声称中国社会是透明并且是负责任的。

中共政权用强权来封杀言论只能引发更大的危机

“读卖新闻”在其社论中指出,由于中共当局对于世界性的中共肺炎扩散有着不可推诿的责任,因此它正在倾其全力试图使用所有手段来改变这种看法。不过在沙特阿拉伯召开的G20财政部长以及中央银行总裁会议上,中国当局却既未派出财政部长、亦未派出中央银行总裁来参加会议。

社论指出,这很可能是中共为了避开与会国对其批判的声音之所为。然而这种对应的态度却只能令人感到中共是毫无责任感的,作为一个大国而言,习近平的这种做法显然不是一个有所承担的领导人所应有的。

社论表示,尽管在中国,人们强烈地要求与中共肺炎有关的信息应该公开透明化,然而中国当局却是变本加厉地加强了对整个社会的严密监视和对言论自由的打击。例如,对于公开在网上呼吁习近平辞职的著名法律学者却被警察带走,通过社交网络发送有关武汉医院医疗现场实际状态信息的律师突然行踪不明。社论认为,不能对这种情况熟视无睹。

社论指出,中国当局不仅对本国国民如此,对于外国记者也是一样。当华尔街日报的记者指出,在有识者提出了中国社会过于脆弱的言论以后,他们就立刻受到了当局的“关注”。于是该报驻北京的3个记者便受到了事实上相当于驱逐出境的惩罚。

社论最后还指出,目前中共政权以维护治安和社会安定的借口来封杀与当局不同调的言论。这种统治手段只能阻挠信息的快速和公开的传递,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使危机更加扩大。这实际上是一种用强权的手段来修补因强权统治而造成漏洞的做法,因此实际上这种做法是及其愚蠢的,也是不应当被容许的。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