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輿論開始認清中共應負疫情擴散之責(圖)

2020-03-16 08:0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日本輿論開始人清中共應負疫情擴散之責
中共的「世界感謝中國」運動不再能欺騙世界。(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3月15日訊】(看中國記者慎岩綜合報導)中共政權在因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所引起的世紀疫情不斷擴大的情況下,開始了一系列篡改事實、為自己撇清責任的動作,對此,一些日媒開始認識到這一點並紛紛對此予以譴責和揭露。

「世界感謝中國」運動是為了推卸責任

「東京新聞」在其報導中對於中共發起的「世界感謝中國」的運動認為,中共政權為了讓全世界獲得中國是一個「有責任大國」的印象而發起了廣泛的宣傳活動,其目的就是為了使人們忘記這一事實:中共從一開始對於中共肺炎疫情的遲緩對應以及強迫讓自己的國民承擔了大量的各方面犧牲。

報導認為,這個「世界感謝中國」的運動,實際上是使人們從中共應當承擔無可推卸的責任這一現實中轉移到其他問題上去的一個手法。它的目的是為了使人們淡忘掉中國作為中共肺炎疫情的發源國這一事實。

報導指出,由於各國紛紛質疑中共政權在處理疫情時的做法,於是中國的媒體通過在「世界感謝中國」的運動中批評美國、日本以及韓國對疫情的處理方式,來特別強調宣傳所謂中國的制度優越性。

「東京新聞」在其報導中還指出:為了改變人們已經確立了的中國是這場疫情的發源國的印象,中國的媒體還在其宣傳中強調,中國並非是這場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瘟疫的發源國,而且反覆強調中國專家組組長鍾南山所發出的言論:「雖然感染的擴大是發生在中國,但發生源未必來自中國國內。」

報導還援引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清華大學發言中的說詞:「我們應該弄清病毒到底來自何處。」以此表明中國當局正在打算嫁禍於人,將疫情的來源歸之於海外。報導最後引用了北京人權活動家之語:「信息封鎖等做法導致了疫情初期當局對應的遲緩」。

中共以外交攻勢來遏止來自世界的不滿

時事通訊社在其報導中指出,中國當局由於其國內疫情無法阻遏地不斷擴大的勢頭,引起了整個世界的不滿。同時,由於中國當局對於美國從很早就開始嚴格限制中國人入境的做法而批判美國,害怕其他國家仿效美國的做法而使中國當局進一步陷入孤立,因而急忙跳出來迴避由於自己的初期對應遲緩而導致疫情擴散到各國的責任,害怕各國提出相應的賠償問題,因而裝模做樣地表示「願意和各國一起來保護世界的公共衛生安全」。

報導還指出,中共王毅外長在德國訪問時,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曾說:「某些國家反映過度,因而引起了不必要的恐慌。」實際上他在說這番話時是以美國為對象的。所以中國當局企圖通過展開外交攻勢來遏止人們對其不滿,同時也對批判中國社會缺乏透明性而對其失望的意見進行反擊,聲稱中國社會是透明並且是負責任的。

中共政權用強權來封殺言論只能引發更大的危機

「讀賣新聞」在其社論中指出,由於中共當局對於世界性的中共肺炎擴散有著不可推諉的責任,因此它正在傾其全力試圖使用所有手段來改變這種看法。不過在沙烏地阿拉伯召開的G20財政部長以及中央銀行總裁會議上,中國當局卻既未派出財政部長、亦未派出中央銀行總裁來參加會議。

社論指出,這很可能是中共為了避開與會國對其批判的聲音之所為。然而這種對應的態度卻只能令人感到中共是毫無責任感的,作為一個大國而言,習近平的這種做法顯然不是一個有所承擔的領導人所應有的。

社論表示,儘管在中國,人們強烈地要求與中共肺炎有關的信息應該公開透明化,然而中國當局卻是變本加厲地加強了對整個社會的嚴密監視和對言論自由的打擊。例如,對於公開在網上呼籲習近平辭職的著名法律學者卻被警察帶走,通過社交網路發送有關武漢醫院醫療現場實際狀態信息的律師突然行蹤不明。社論認為,不能對這種情況熟視無睹。

社論指出,中國當局不僅對本國國民如此,對於外國記者也是一樣。當華爾街日報的記者指出,在有識者提出了中國社會過於脆弱的言論以後,他們就立刻受到了當局的「關注」。於是該報駐北京的3個記者便受到了事實上相當於驅逐出境的懲罰。

社論最後還指出,目前中共政權以維護治安和社會安定的藉口來封殺與當局不同調的言論。這種統治手段只能阻撓信息的快速和公開的傳遞,這樣做的結果只能是使危機更加擴大。這實際上是一種用強權的手段來修補因強權統治而造成漏洞的做法,因此實際上這種做法是及其愚蠢的,也是不應當被容許的。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