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高调报习近平视察武汉 彰显他权力稳固?(图)

2020-03-11 04:13 桌面版 正體 51
    小字

有人说这次习出行显示权力稳固,但民间对疫情爆发至今的连锁反应,似乎显示不止是习自己的权位,而是整个中共统治岌岌可危。
有人说这次习出行显示权力稳固,但民间对疫情爆发至今的连锁反应,似乎显示不止是习自己的权位,而是整个中共统治岌岌可危。(图片来源:FRED DUFOU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3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中共肺炎疫情爆发后,3月10日习近平首度访问武汉,官媒作出高调而又及时报导。有人说这次习出行显示权力稳固,但民间对疫情爆发至今的连锁反应,似乎显示不止是习自己的权位,而是整个中共统治岌岌可危。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对路透社表示,很明显,习之所以没有早点去武汉是因为疫情初期他去那里感染的风险太高。他认为,他现在去那里,就意味着中共很快会宣布防疫取得了胜利。

当然,外界质疑这种所谓“胜利”很可能是疫情隐瞒和资讯封锁之下获得的,并非意味着人民真正的生命安全得到了保障。

路透社发现,中共《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在这一天,把习近平从1月7日至3月2日之间发出的有关防疫的指示汇总起来,颂扬习近平亲自指挥了这场疫情防控战役。而习近平早前会见世卫总干事谭德塞时,因为强调自己一直是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曾引起不少质疑。

经过两次在北京露面,习选择在这个时间才到武汉,到底是宣布中共的胜利,还是要释放更多什么信号?

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前讲师吴强当天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与中共前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时代比较,习近平此次到武汉慰问一线医务人员和患者,时间稍微晚了点。习近平在面对各种不利传闻甚嚣尘上之际到访武汉,是向海内外显示其权力与地位的稳固。

习的权位是不是稳固呢?我们看到,北京当局最近的一系列表现很反常,抗疫还在进行,只不过当局致力制造“疫情有所平稳”的表象,社会的经济的后果远远无法估量,中共就发动了两个平行的令人惊异的攻势:对外,外交反攻,请外国“抄作业”;对内,吹嘘胜利,一直到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说出武汉人民要懂得感恩,“感恩共产党,感恩总书记”,算是破了底线。

王忠林的确激怒了许多中国人。政府救灾是政府的责任,当下就有人痛斥:“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媒体人褚朝新率先开炮,称病死者他们尸骨未寒,他们的家人、朋友、同学都还在悲痛之中,他们的家人、朋友、同学甚至自己都还在医院里躺着等着抢救,根本无力悲伤,此时却有人要对他们加强感恩教育,这是没有人性的行为。

北大教授郑也夫则在“感谢道歉平反”一文中写道,“要灾民感谢政府是荒诞无耻,加上向其上司的谄媚,这在今日世界已属罕见,而元首和官员感谢人民,则是空洞乏味,却仍流行于世。这其实不是源自民众和媒体,而是政客们最先说出的,他们这么说是为了向大众谄媚,你把事情办好就行了,说感谢人民作甚?”

网传的视频可见,有武汉市民在被公民记者街头采访时问到是否对政府感恩,回应说:“感恩个屁!”

显然,王忠林的表现,表面看急于邀功,但隐约透露出习近平统治集团的某种紧张。

这一次争议性事件,激起的愤怒排山倒海,统治者感到害怕,时政评论人士批评,王忠林揣摩上意,武汉人绝不会卖帐,只会带来反效果。结果在引发强烈反弹之后,一天之内,中共武汉市委机关报已将发言相关报导紧急下架。据说中共高层异常震怒,湖北省委书记应勇、武汉书记王忠林第二天全部改口,声称要感谢人民。

《看中国》题为“习近平将访武汉,王忠林挖好大坑”的专栏文章观点质疑,这是地方官不听话,挖了个大坑,亲让习跳下去?

《纽约时报》有评论怀疑习近平的神经受到了强烈刺激。这是否意味着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法广认为,中共的官员们为什么昏头昏到这一步?颇令人费思。这场自武汉始、继而泛滥全球的疫情,造成的灾难无比深重。北京因为一开始的迟缓行动,打压舆论,导致疫情严重失控,被迫封城,武汉几百万人流离失所。目前中国国内疫情表面上大体控制,疫情在海外泛滥,世界开始恐慌,习近平的中央反而开始准备总结中共为什么能够抗疫胜利了。

另外,中共宣传系在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仍猖獗之时,出台一本吹捧习近平的所谓“大国领袖的为民情怀”的《大国战疫》,引爆恶评如潮,结果该书在宣布出版一周后,预售被下架。

网民在批评《大国战疫》一书时,除怒骂中共在数以千万计的人尸骨未寒时就开香槟庆祝之外,还有人提出这是中宣系在“高级黑”捧杀习。

而且,事件意外还有下文。北京海淀区居民薛扶民实名举报王沪宁,他直指王沪宁主导推出《大国战疫》一书及在党媒《人民日报》上发表的文章,批评其身为政治局常委,却罔顾人伦与良知,不思反省、没有真诚向全国人民道歉,反而吹嘘战疫功绩,让全世界人民耻笑,让全中国人民伤心与绝望。

这封公开信发布后被网友转推,网友纷纷表示,“以共灭共”、“不杀此贼不足以平民愤”、“果然是共惨党”、“共产党制造大瘟疫,中国人民必须战胜共产党和大瘟疫!”

法广指出,武汉疫情爆发以来,地方官员的隐瞒,中南海的傲慢无知,导致中国出现了后六四时期最严厉的对政权的声讨。

当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写下人民不再恐惧的檄文时,许多人对人民不再恐惧不太认同,在一个专制社会,的确,人民是一群看不清的迷雾。然而,人民从来都是先通过极少数挺身而出,最后一呼百应的。后来的情形可见,象许章润这样的还有后来者,包括在祖国流亡后被抓的许志永。

在吹哨人李文亮医生死后,人民对言论自由权利的争取声浪前所未有。还有那些不怕死的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李泽华接二连三向全世界公布的视频。也引起中国人对中共当局隐瞒真相的无法遏止的厌恶和怀疑。

于是,习近平不停地召开常委会,政治局会,甚至17万人大会,然而,署名任志强的文章对核心集团毫不留情地揭露戳穿了十七万人大会虚伪的内幕。之后,还有民主党人赵士林的“庚子上书”,还有更多大学教授挺身而出。

上海异议人士杜阳明在接受《希望之声》采访时大胆表示:“中共的灭亡是时间问题。失民心者失天下,恶贯满盈。中国人民被它压的喘不过气来,只有老天爷来惩罚它。天灭中共、天灭中共,实际上代表了人民的意志。没有一个政权可以逃过这个规律:失民心者失天下。中共这个毒瘤被切除是时间问题,它逃不过这个定律。全世界所有的政要、精英都应该想到这个问题了。中共这个邪恶不是光危害中国人民,如果让它恢复喘息,不消灭共产党,它会祸害全世界。如果这次瘟疫造成全世界的秽态,依然全世界拿不出任何办法把毒瘤割除,让它喘过气来,很可能消灭共产主义就成为口号了,到时候不是消灭共产主义,可能共产主义会消灭全人类。再次呼吁民族精英、人民的精英都应该有清醒的认识。”

杜阳明说:“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先把防疫放在首位,把疫情控制以后,全世界应该把什么时候消灭共产主义、消灭中共政权放在首位。”

民间有此认识,或能说明不止是习近平,而是中共政权的末日危机正挥之不去?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