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垮中共政权的蝴蝶效应(图)

2020-02-24 10:57 作者:平心 桌面版 正體 10
    小字

【中共肺炎】瘟疫的蝴蝶效应
【中共肺炎】瘟疫的蝴蝶效应。(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一个名叫洛伦兹的气象学家在解释空气系统理论时说,亚马逊雨林一只蝴蝶翅膀偶尔振动,也许两周后就会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他把这种现象戏称做“蝴蝶效应”,意思是一件表面上看来毫无关系、非常微小的事情,可能带来巨大的改变。

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爆发、蔓延的情势中,也在体现这种“蝴蝶效应”——一场瘟疫,引发出的经济危机,政局动荡,民怨民愤等等,可能会击垮中共政权,改变中国历史。

中共肺炎重创中国经济

中共肺炎疫情持续蔓延,造成湖北多地“封城”,全国延长春节假期,各地企业延后开工,旅游、餐饮、交通、娱乐等线下消费陷入停滞。很多地区供需失衡,物价飙升。

近日,中共媒体又说“抗疫有成”,促使企业尽快复工,中小企业进退两难——开工,很多员工无法回到生产线上,一旦疫情无法控制,就会人财两失;不开工,薪水支付、金流及物流都会渐入窘境。

中共媒体渲染的所谓“一片大好”为救经济、保政权,是用十多亿人民的安危在博奕、生命在冒险。

但是,疫情造成了诸多行业成本升高,一旦恢复经营,进一步推高物价,供需失衡,将出现潜在通胀风险集中释放的局面。

中共肺炎冲击北京当局

面对失控的疫情,中共卫健委、武汉政府、习近平三方“甩锅”。

在中共疾控中心专家最新发表的论文中,把中共肺炎分成了五个阶段。去年12月31日前的104个病例是第一阶段,其中15人死亡。第二阶段是元旦到11日;(1月)12日到20日是第三阶段。这三个阶段,感染者超过了6000人。第四阶段是(1月)21日到31日,这是彻底大爆发阶段。

从这篇新论文推断,疾控中心发现疫情控制不住了,当时可能上报北京了。这与武汉市长周先旺的说法有一些吻合。

周先旺在央视直播中表示,他发现疫情就进行了上报,但只有得到上级授权,才可以对外发布。他说的或许是实情,但在疫情爆发之后说这种话,很明显也是推卸责任。

2月15日,中共党媒《求是》全文刊出习近平2月3日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上的讲话。习一开始就强调,中共肺炎疫情发生后,他1月7日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会,就对中共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等。

网络上有一篇文章说“这样的院士太无耻而可恶”,说的是中共卫健委主任高福和8名院士在12月初到武汉,不是首先关心如何防疫控疫,而是抢去武汉疾控中心科研人员掌握的病毒资料数据,回北京写论文。

2月17日,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通过“消息人士”在港媒爆料,指他1月6日便上报中央要求启动二级应急响应,但最高层不为所动,反要求“有关措施不要影响节日气氛”。

从各方的动作来看,目前三方都在推责任,谁都担不起。但不管怎么推责、卸责,谁都难辞其咎,当权者首当其冲。

中共肺炎频发人道惨案

2月14日,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常凯一家有4人相继染新冠肺炎(又称中共肺炎、武汉肺炎,COVID-19)去世,剩下在英国的儿子。常凯生前曾写遗书说,父亲染病后没有床位遭医院拒收,以致全家被感染。

2月15日,被封在武汉的知名女作家方方在微博上说,“今天的坏事一件接着一件。一个护士,初二还在上班,没有任何防护,不幸被感染。这份感染,殃及全家:父母和弟弟,悉数病倒。她父母先行过世,昨天,她自己也去世了,只剩弟弟一人还在抢救。下午,我的医生朋友告诉我,她的弟弟,也走了。病毒将一个完满家庭所有的生命,吞噬一尽。我很难过,心想,吞噬他们的,仅仅是病毒?”

她写道:“‘人不传人、可防可控’这八个字,变成了一城血泪,无限心酸。”

还有多少个家庭被吞噬,多少个生命被湮灭?在当局严厉的政策下、疯狂的封锁中,外界知之不多。

当局不去尽力防控疫情,还继续用谎言来欺骗、用维稳来压制、用断网来封锁,只能适得其反。民众的不满和愤怒就像是火炉上的高压锅,内部的压力终究会逼近爆点。

中国百姓在中共的压制下,活得没有自信和尊严,没有自由和人权。也许哪一天就会认识到,与其被封禁等死,不如起身抗暴还有一线生机。

从中共肺炎对中国大陆的经济、政局、民心的蝴蝶效应来看,一场瘟疫推动或加速中共政权的分崩离析,不无可能。因为整个疫情就是中共以政治挂帅、封锁消息、舆论维稳导致的人权灾难。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