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垮中共政權的蝴蝶效應(圖)

2020-02-24 10:57 作者:平心 桌面版 简体 10
    小字

【中共肺炎】瘟疫的蝴蝶效應
【中共肺炎】瘟疫的蝴蝶效應。(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上個世紀70年代,美國一個名叫洛倫茲的氣象學家在解釋空氣系統理論時說,亞馬遜雨林一隻蝴蝶翅膀偶爾振動,也許兩週後就會引起美國得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他把這種現象戲稱做「蝴蝶效應」,意思是一件表面上看來毫無關係、非常微小的事情,可能帶來巨大的改變。

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爆發、蔓延的情勢中,也在體現這種「蝴蝶效應」——一場瘟疫,引發出的經濟危機,政局動盪,民怨民憤等等,可能會擊垮中共政權,改變中國歷史。

中共肺炎重創中國經濟

中共肺炎疫情持續蔓延,造成湖北多地「封城」,全國延長春節假期,各地企業延後開工,旅遊、餐飲、交通、娛樂等線下消費陷入停滯。很多地區供需失衡,物價飆升。

近日,中共媒體又說「抗疫有成」,促使企業儘快復工,中小企業進退兩難——開工,很多員工無法回到生產線上,一旦疫情無法控制,就會人財兩失;不開工,薪水支付、金流及物流都會漸入窘境。

中共媒體渲染的所謂「一片大好」為救經濟、保政權,是用十多億人民的安危在博奕、生命在冒險。

但是,疫情造成了諸多行業成本升高,一旦恢復經營,進一步推高物價,供需失衡,將出現潛在通脹風險集中釋放的局面。

中共肺炎衝擊北京當局

面對失控的疫情,中共衛健委、武漢政府、習近平三方「甩鍋」。

在中共疾控中心專家最新發表的論文中,把中共肺炎分成了五個階段。去年12月31日前的104個病例是第一階段,其中15人死亡。第二階段是元旦到11日;(1月)12日到20日是第三階段。這三個階段,感染者超過了6000人。第四階段是(1月)21日到31日,這是徹底大爆發階段。

從這篇新論文推斷,疾控中心發現疫情控制不住了,當時可能上報北京了。這與武漢市長周先旺的說法有一些吻合。

周先旺在央視直播中表示,他發現疫情就進行了上報,但只有得到上級授權,才可以對外發布。他說的或許是實情,但在疫情爆發之後說這種話,很明顯也是推卸責任。

2月15日,中共黨媒《求是》全文刊出習近平2月3日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的講話。習一開始就強調,中共肺炎疫情發生後,他1月7日主持召開政治局常委會,就對中共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等。

網絡上有一篇文章說「這樣的院士太無恥而可惡」,說的是中共衛健委主任高福和8名院士在12月初到武漢,不是首先關心如何防疫控疫,而是搶去武漢疾控中心科研人員掌握的病毒資料數據,回北京寫論文。

2月17日,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通過「消息人士」在港媒爆料,指他1月6日便上報中央要求啓動二級應急響應,但最高層不爲所動,反要求「有關措施不要影響節日氣氛」。

從各方的動作來看,目前三方都在推責任,誰都擔不起。但不管怎麼推責、卸責,誰都難辭其咎,當權者首當其衝。

中共肺炎頻發人道慘案

2月14日,湖北電影製片廠導演常凱一家有4人相繼染新冠肺炎(又稱中共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去世,剩下在英國的兒子。常凱生前曾寫遺書說,父親染病後沒有床位遭醫院拒收,以致全家被感染。

2月15日,被封在武漢的知名女作家方方在微博上說,「今天的壞事一件接著一件。一個護士,初二還在上班,沒有任何防護,不幸被感染。這份感染,殃及全家:父母和弟弟,悉數病倒。她父母先行過世,昨天,她自己也去世了,只剩弟弟一人還在搶救。下午,我的醫生朋友告訴我,她的弟弟,也走了。病毒將一個完滿家庭所有的生命,吞噬一盡。我很難過,心想,吞噬他們的,僅僅是病毒?」

她寫道:「『人不傳人、可防可控』這八個字,變成了一城血淚,無限心酸。」

還有多少個家庭被吞噬,多少個生命被湮滅?在當局嚴厲的政策下、瘋狂的封鎖中,外界知之不多。

當局不去盡力防控疫情,還繼續用謊言來欺騙、用維穩來壓制、用斷網來封鎖,只能適得其反。民眾的不滿和憤怒就像是火爐上的高壓鍋,內部的壓力終究會逼近爆點。

中國百姓在中共的壓制下,活得沒有自信和尊嚴,沒有自由和人權。也許哪一天就會認識到,與其被封禁等死,不如起身抗暴還有一線生機。

從中共肺炎對中國大陸的經濟、政局、民心的蝴蝶效應來看,一場瘟疫推動或加速中共政權的分崩離析,不無可能。因為整個疫情就是中共以政治掛帥、封鎖消息、輿論維穩導致的人權災難。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