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两青年获撤暴动罪 却高兴不起来 “因还有数百手足被控”(图)

2020-02-21 22:18 作者:何佳慧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图为2019年8月24日观塘“燃点香港‧全民觉醒”游行,警察粗暴地拘捕一位反送中抗争者。(图片来源:庞大卫/看中国)
图为2019年8月24日观塘“燃点香港‧全民觉醒”游行,警察粗暴地拘捕一位反送中抗争者。(图片来源:庞大卫/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2月21日讯】(看中国记者何佳慧综合报导)香港民间去年8月24日发起“燃点香港‧全民觉醒”游行,促当局回应五大诉求,演变成警民冲突。警方拘捕多人,5人其后被控暴动罪。案件今日(2月21日)再讯时,其中两人获撤销控罪兼可获得讼费,是反送中运动以来首宗撤暴动罪的案件。其中一位被告在庭外表示对此不感高兴,因为还有其他数百位手足被控告。

在观塘游行中被控暴动罪的其中3名被告,分别是报称无业的吴仲谦(24岁)、地盘工人刘振鑫(33岁)及售货员张文伟(33岁),21日在观塘裁判法院再讯。他们被指当日与其他不知名人士在九龙湾伟业街附近参与暴动。

控方指,在索取法律意见后,申请撤销刘振鑫和张文伟的控罪,但就反对二人的讼费申请,称二人是“自招嫌疑”。控方的讲法是,刘振鑫当日身穿“全副武装”,包括防毒面具、头盔、护目镜、手套等,并手持雨伞,与“暴力示威者”集结在一起。其后警方驱散示威者时,刘往观塘方向逃跑,于是将他拘捕。

反修例示威以来首次

惟辩方提出反驳,指既然控方主动提出撤控,即显示该控罪“完全没有成功招致嫌疑的机会”,控方的理据完全是自相矛盾;又指当日游行有获发不反对通知书,而警方常在合法游行中使用武力及放催泪弹,因此刘振鑫带备防御性质的装备亦属合理。

至于控方称张文伟案发时身处示威者当中,期间有人向警察投掷水瓶和石块,张也有份叫嚣和指骂警方,也属“自招嫌疑”。辩方则指出,张文伟当时仅身穿恤衫和皮鞋,身上没有任何防具或口罩;他被捕的位置距离合法游行路线更只有“几步之遥”,控方根本无法证明被告何时抵达现场、身处现场多久等,也无证据证明他与示威者“集结”。

署理主任裁判官徐绮薇最终批准两被告讼费申请。

至于另一被告吴仲谦,则因为当日管有两部对讲机、行山杖、一个钳及一个士巴拿,遭加控未有按牌照规定而管有无线电设备及管有攻击性武器两项罪名。控方申请将案件押后至3月17日,将与其它案件合并并转介至区域法院再讯。

刘振鑫和张文伟两人获撤销暴动罪,是反送中案以来的首例。《苹果日报》报导,张文伟在法庭外表示,虽然撤控令他比较放心,但没有特别高兴,“因为还有其他几百位手足被人控告”。他说,当天被警察制伏时遭警棍“打爆头”,头部需要缝针;又说被控暴动罪令父母一直非常担心,“母亲都哭了,情绪很困扰低落”,父亲则常忧虑警察上门按钟。

案件也影响他在日资公司的工作,因为担保期间须每周到警署报到,令他无法出差。他说,幸好雇主尚算体谅,已经很幸运,“相比其他手足连工作都失去了。”

被告:还有好多案件沉冤待雪

另一位获撤控的刘振鑫则透过友人向《苹果日报》表示,“感恩有很多人支持和帮助,终于可以沉冤得雪。人在做,天在看,一切都有因果报应,希望世界可以有更多人觉醒。还有好多案件沉冤待雪和刑罚不公,希望可尽快得到公平公正的结案,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反送中运动从6月9日爆发以来,至今年1月中警方共拘捕7,029人,当中1,029人被起诉,另还有547人被控暴动罪;被捕人士中,约2,800人是学生,占被捕人数逾四成。由于警方至今仅控告千人,只占被捕人数约一成,被质疑涉在证据不足下滥捕抗争者。

律师陈惠源指,数以百计的暴动罪被告暂时只有两人获撤控,难言日后会否有撤控潮,可能反而显示示威者难以洗脱警方滥捕滥控时强加的罪名,因此不感乐观。

根据暴动罪的定罪原则,被告就算没有亲自做出暴力行为,但只要身处现场并有挑衅或破坏社会安宁行径,已等同犯案。但陈惠源律师指,就算被告身处现场,也不等同与暴动人士是一伙,需要更多证据,因此推断本案控方或未能证明被告与其他干犯暴动的人共同行事。他又相信本案被告在警告下没有招认,可能是撤控关键。他又说,警察经常施放催泪弹,示威者欲保护自己并非犯法。因此若被捕人士身上有防毒面具等装备,就被指“自招嫌疑”,实属颠倒举证逻辑。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