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钧政经:中共肺炎病毒探源 军用纳米机器人(视频)

2020-02-16 19:33 作者:天钧政经 桌面版 正體 21
    小字

中共肺炎 病毒 纳米机器人
纳米机器人如果带有中共肺炎病毒的话,其后果是非常可怕的。(图片来源:Paulista/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2月16日讯】自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中共肺炎疫情成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PHEIC)之后,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状病毒2型(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SARS-CoV-2,又称中共肺炎病毒)至今依旧无法查清来源。在众说纷纭的情况下,美国化学家、哈佛大学教授查尔斯・M・利伯(Charles M.Lieber)被捕的消息引起了天钧政经团队的注意。

对于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由于中共治下政府部门信息不透明,依旧无法说明病毒的来源和传播来源, 但是诸多信息表明该病毒非自然界产物。各家新闻媒体都有报导,说法不一。北京当局至今还没有接受美国疾病管控和预防中心(CDC)专家前往中国大陆支援,这一点令人非常不解。

在这里,天钧政经团队对中共肺炎来源和传播进行一些分析。

遭到美国政府起诉的查尔斯・利伯的履历不简单,他是国际纳米科技领军人物之一,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曾在2012年获得全球化学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奖项之一——沃尔夫化学奖(Wolf Prize in Chemistry)。在北京当局的支持下,利伯与武汉理工大学合作建立了一个实验室——武汉理工大学—哈佛大学纳米联合重点实验室(The WUT-Harvard Joint Nano Key Laboratory)。

然而,却因为参与了北京当局“千人计划”对美国国防部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说谎,没有如实申报巨额资金款项。目前,利伯以100万美元及交出护照的代价获得保释。

根据利伯在哈佛大学主管的研究小组的网站介绍信息显示,作为纳米科技的先驱,这个研究小组工作包括开发制造纳米材料的新方法,研究纳米电子传感器,以及将纳米电子设备整合到合成组织中的“半机器人”等。除了纳米材料在电子、计算和光学领域应用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外,还开创了电子与生物学、医学之间的衔接与应用。

材料复合新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武汉理工大学)官网也声称,实验室是“以构建材料梯度复合技术、原位复合技术、纳米复合技术及其集成创新平台为核心支撑,以研究面向国防尖端武器装备的先进复合材料、面向新能源技术的高效能源转换和储存材料、面向生命科学的纳米复合生物材料、面向信息技术的信息功能材料和面向变革性技术的前沿新材料等五类关键材料为重大任务,形成了如下特色鲜明的五个研究方向:梯度复合技术与新材料、原位复合技术与新材料、纳米复合技术与新材料、变革性技术与前沿新材料、材料复合原理与材料设计。”

说到这里,利伯、哈佛大学、武汉理工大学之间的一个连接点就是纳米技术的应用,武汉理工大学实验室已经将其应用到面向生命科学的纳米复合生物材料的研究中。

2018年3月,中国科学院纳米生物效应与安全性重点实验室称,国家纳米科学中心在医学纳米机器人肿瘤治疗方面取得了进展。基于DNA纳米技术构建了自动化DNA机器人,在机器人内装载了凝血蛋白酶——凝血酶,这种方法在小鼠和Bama小型猪实验显示,这种纳米机器人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免疫惰性。

官媒《新华社》在2019年10月底的一篇报导同样引起了天钧政经团队的注意,其主题涉及纳米机器人在肿瘤治疗领域的应用。根据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纳米生物效应与安全性重点实验室主任赵宇亮在采访中介绍,因为涉及人体相容性,制造纳米机器人的材料是至关重要的,目前医疗领域纳米机器人大部分材料为高分子、蛋白、核酸、DNA等。而中国科学院纳米生物效应与安全性重点实验室主要运用DNA、高分子来制造纳米机器人,也会根据不同需求和状况而使用一些有机和无机纳米颗粒。赵宇亮说:“现在我们用的较多的材料是来自于生命体的一些DNA片段,把这些片段分子经过设计可以组装成一定的结构,用于制造纳米机器,这可以增强它在体内的生物相关性,同时把毒性降到最低。”

根据赵宇亮的介绍,纳米机器人会被科研人员安装一些能够识别肿瘤的探测器,“如特殊的靶分子或蛋白分子,这个分子可以与肿瘤分泌出来的某一物质相互结合,而且只跟它结合,所以,当这个分子遇到肿瘤时,就能快速识别出来,并精准打击杀死肿瘤细胞,而遇到正常细胞时,则会放行。” 

这两个新闻都提到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纳米技术的应用。

中国国防部官网信息介绍称,武汉理工大学-哈佛大学纳米联合重点实验室是2009年建立的。公开信息也显示,2015年01月31日,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武汉P4实验室)在武汉建成。同样是2015年,利伯成为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

天钧政经团队经过查证发现,这两个实验室在武汉市内的地理位置距离非常近,仅3.4公里,约10分钟的车程。一切都是如此巧合?

1月26日,全球最权威的学术期刊之一美国《科学》杂志发表了《武汉海鲜市场可能并非是中共肺炎病毒向全球扩散的发源地》(Wuhan seafood market may not be source of novel virus spreading globally)一篇报导。报导引用中国多家研究机构学者合作在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发表的论文的数据(第一批中共肺炎41名确诊病例中,有13人与武汉海鲜市场没有任何关系,最早患病日期是去年12月1日),并对北京官方认定的中共肺炎发源地提出质疑。也就是说,中共肺炎源头可能不只一个地方,但华南海鲜市场是一个重要的感染源。而且,第一批患者被感染应该是在2019年11月。

报导称,在分析27个中共肺炎病毒基因组序列之后,来自世界著名的综合性医学研究及教育机构——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The 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进化生物学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on)发现,该病毒源头可能最早出现在去年10月1日。

综合上述的信息,我们可以推测:由高分子、蛋白、核酸、DNA等材料制造的纳米机器人如果带有中共肺炎病毒的话,其后果是非常可怕的。通常情况下,在动物体内实验结束之后,一般可以通过火化等方式来清除带病毒纳米机器人。

不过,日前有学者实名指证中国科学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同时揭露中国的实验室管理混乱或是病毒泄露原因。例如,有些实验室对外兜售实验动物当宠物养,协和医学院就发生过此事。还有把实验动物的尸体随便处理,或者按照野生动物出售。也有实验室的猪被当成猪肉分食,还有人将实验室老鼠带走当宠物等等。

我们也不排除军方人员进出入武汉P4实验室,或是接收重要科研成果和技术,军方研究人员可能出现纰漏导致病毒泄露。而中共武汉市委和湖北省委是无权过问军方事务,只能请示中央军委。

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军事医学科学院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陈薇少将,作为军方代表人物在1月底正式接管了武汉P4实验室;再加上北京当局迟迟不批准美国疾病管控和预防中心(CDC)专家入境,极有可能是中共需要时间来销毁中共肺炎病毒相关的证据。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