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称中共肺炎病毒或源自武汉疾控中心 疑障眼法(图)

2020-02-16 14:58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源頭可能性》報告提及,實驗室曾經捕捉蝙蝠研究冠狀病毒,且有研究員遭蝙蝠血與尿沾染到了,而採取自我隔離
《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源头可能性》报告提及,实验室曾经捕捉蝙蝠研究冠状病毒,且有研究员遭蝙蝠血与尿沾染到了,而采取自我隔离。(图片来源:《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源头可能性》报告)

【看中国2020年2月16日讯】中国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所引发的肺炎(COVID-19,俗称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仍持续延烧。有香港媒体报导称,有中国学者曾经发表报告直指,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WHCDC)可能为病毒来源,且指称该疾控中心距华南海鲜市场不足300公尺,实验室曾经捕捉蝙蝠来研究冠状病毒,甚至有研究员遭蝙蝠血与尿沾染到了,而后自我隔离14天。媒体记者亦致电给这名学者求证,但对方并没有接听电话。有观点质疑其实是当局一种障眼法。

根据《自由时报》引述香港01报导指出,中国华南理工大学教授肖波涛曾经发表以《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源头可能性》为题的报告,其内容指武汉疾控中心距被指为爆发疫情源头的华南海鲜市场不到300公尺,该报告怀疑疾控中心的动物实验样本,及遭受污染的垃圾是病原体。

报导说,此份报告中提及武汉有2间实验室,除了一间距离华南海鲜市场30公里的P4级的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之外,还有一间距离海鲜市场只有280多公尺的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报告援引官方资料指称,武汉疾控中心曾经自湖北省及浙江省捕捉蝙蝠,以作为研究之用。另一方面也提到了负责研究的研究员,曾经被蝙蝠攻击,还自我隔离14天;也曾经发生沾到了蝙蝠尿,而遭隔离。

报导中也简介了肖波涛,指他曾经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工作过,且与美国西北大学有合作研究,甚至还多次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该篇报告也获得该基金的支持。但这份报告并不是在权威学术期刊发表的,仅发布于科学论文分享网站,但目前已找不到这篇论文了。

武汉新冠病毒(又称中共病毒,COVID-19)毒源疑指向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

武汉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以来,其病毒来源问题笼罩疑云。包括美国联邦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在内的一些政治人物或科学家,都质疑或暗示此病毒可能与中国武汉P4病毒实验室有关系。

武汉P4实验室被指与北京当局的秘密生物武器计划有关。坊间传出病毒可能是从该处泄漏。有印度科学家更发现了该病毒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似乎印证了“中共肺炎”病毒是中共生化武器的证据。

网上有些介绍说,该所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员石正丽,2014年发表的《一簇源于蝙蝠的类似SARS冠状病毒,显示出了传给人类的潜能》论文说,蝙蝠冠状病毒基因的两个蛋白开关,调一下,就可以适应人体。

2月14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深改委会议时称,“针对这次疫情暴露出来的短板和不足,抓紧补短板、堵漏洞”;“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要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等。

这是习近平首次公开提到“生物安全”。而官媒央视报导强调的重点则是“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

旅美经济学者何清涟在推特上表示,猜想:病毒来源应该已经有(中共)内部调查的初步结论。军队生化首席专家陈薇少将全面接管的那家武毒所难逃其咎。

美国川普(特朗普)总统日前下令彻查中共肺炎病毒来源。时评员路德在2月7日的直播上表示,这表示川普已经掌握一定证据了。同时武汉P4实验室已军管,意味着中共正在销毁证据。

针对港媒报导中国华南理工大学教授肖波涛曾经发表以《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源头可能性》为题的报告,有人认为该教授可能披露了2019-nCoV病毒的另一个源头,但也有人怀疑这是中共为掩护武漢病毒研究所而抛出的障眼法。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