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妈妈患肺炎 全世界的开心事都跟我无关了(组图)

2020-01-29 08:51 作者:踩靴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1月24日,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图片来源: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月29日讯】到ICU支援的第一天是23号,当天晚上回家发现我妈开始轻微咳嗽,少量稀白痰。当时心里就有不详的预感。

第二天是24号除夕,早上醒来发现我妈身体很热,吃了早饭,嘱咐我妈在家查体温,匆匆出门上班。中午吃饭时打电话问体温,37度,不算发烧,但是打电话期间她一直咳嗽,她解释是因为吃了冷的水果,我还是担心得不行。下午回家后给她复测体温,升到37.4了,之后她的体温持续上升,当天晚上体温最高38.5,物理降温没有明显效果,口服布洛芬后降至36.6。报告护士长后护士长让我休息,在家照顾妈妈

25号下午妈妈告诉我,手捏拳头时有点使不上劲。晚上睡觉发现她呼吸加快,身体又开始发热,测了个体温37.3。

今天是26号大年初二,我觉得不能再拖了,于是带到我们医院做了CT查了血,结果是“病毒性肺炎可能”,再怎么逃避再怎么抗拒,我的世界还是慢慢开始崩塌了。妈妈告诉我,步行去医院做检查的时候“太久没下楼,脚都不知道怎么走路了”,我不确定这是不是因为病毒,我只觉得心碎。

医生说现在这个局势,差不多能确定。但是需要做核酸检查才能确诊。给我开了五天的药物,让回家隔离观察。关于确诊检查,我问了护士长和院感办的负责人,得到的回复是“别抱希望做核酸,因为感染的患者重症太多了,几乎不可能轮到你家”。而我妈妈在回家上楼梯的时候,已经出现了气喘的现象。

社区喇叭宣传“有发热的患者及时联系社区居委会,由居委会和区卫生所评估有无指征后,派专车送到发热门诊就诊”。于是今天下午我联系了居委会,被告知“我们只负责登记上报”。

很不想这个时候发微博求助…但是我实在没办法了,我们医院不是发热定点医院,不收肺炎的病人。我妈才48岁,没有高血压和糖尿病,感冒发烧也很少,我现在每天给我妈蒸鸡蛋热牛奶,看着我妈在床上呆的时间越来越久,精神状态越来越差,我真的很无力,心碎……全世界的开心事都跟我无关了

延伸阅读

@五苏拉:简直就是荒谬的现实

按照此前界面新闻的报道,辉睿已经向各地供应了五、六万人份的试剂盒,而捷诺在1月16日时就已生产了可供七万五千人份使用的试剂盒。二者加起来能测试十多万人。

但令人困惑的是,试剂盒至今仍供不应求。

哪个医院能用试剂盒,能用多少,都需要申请和统筹。

据《三联生活周刊》1月23日的报道,一位武汉的呼吸科医生说,最近两天检测的权力也下放到了三甲医院。三甲医院确实有能力完成这种检测。

但由于三甲医院的人力物力有限,只能承担一部分,且考虑到新型冠状病毒被泄露的可能,目前检测的大头还是在湖北省疾控中心。

就算县里拿到了试剂盒,确认了结果为阳性,也不能公布,需要统一上报到湖北省,再做审核,再统一发布。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此前《财新》报道中称,黄冈市蕲春县县长在1月20日的全县病毒性肺炎防控大会上讲话时指出,当时黄冈市病毒性肺炎病例已达109例,但当时黄冈还未出现一例确诊患者——因为当时黄冈还没有试剂盒,就算有,黄冈当地也无权限确诊。

根据1月18日卫健委新修订的《全国各省(区、市)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确认程序》,对于武汉之外的其他省市,审核不仅要经过省一级,还要上报国家,并由专家小组评估,三轮都确认,才能确诊。22日江苏公示的首位新性肺炎病例就是如此...从入院到确诊、公布,层层把关,时长长达12天。

整个武汉市只有汉口医院、金银潭医院和武汉肺科医院有资格确诊。黄子杰打听了金银潭医院的情况,它是武汉第一家专门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但金银潭医院给黄子杰的回复是:只收确诊的病人——其他医院不能确诊,有确诊权的医院,又不负责确诊,只负责收治。”??太尴尬了...简直就是荒谬的现实...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微博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踩靴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