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反渗透法”势在必行(图)

2019-12-31 00:11 作者:东洲 桌面版 正體 13
    小字

台湾“反渗透法”势在必行
台湾“反渗透法”势在必行。(图片来源:中央社)

【看中国2019年12月30日讯】正当中华民国2020年总统大选前十几天,蔡英文总统计划在12月31日前完成“反渗透法”三读。尽管台湾有一些反对的声音,立法院占多数席次的民进党还是打算强渡关山。

舆论分析,“反渗透法”之立法,应该是美国在背后施加压力。尤其2020年总统大选在即,强行通过“反渗透法”容易升高朝野冲突,给蓝营借口,为大选增添变数。对于选情稳定的民进党而言,并没有一定得这么急着通过“反渗透法”的理由。唯一的合理解释,当然就是有“外力”介入。

国台办第一时间批评民进党“开民主的倒车”,而央视则说若通过“反渗透法”,以后“妈祖进香团”就不敢去大陆进香了!知名评论员汪浩说,中共如此气急败坏地猛批一部台湾内部的立法,这是非常罕见的事,所以,“反渗透法”一定是踩到了中共的痛点。

其实,“反渗透法”之订定,台湾不是首例。根据中央社报导,目前多个西方民主国家都有推出或进行类似立法,以因应境外势力渗透与干预。澳洲的反渗透法案分别为2018年6月28日通过的《间谍与外国干预法》,以及2018年12月10日通过的《外国影响力透明法》。澳洲司法部长在法案通过后表示,这些法案是供澳洲国安部门用以应对前所未有、日渐频繁境外威胁的重要工具,还强调目前正身处一个“特务更多、更多强权介入、使用更精致手段对澳洲从事谍报破坏的空前时刻”。

美国为防范各种境外渗透与干扰,陆续通过《反外国宣传与造谣法案》、《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案》,并正推动相关法案,防止北京当局与共产党的政治影响操作。加拿大则于2018年12月通过《选举现代化法案》),全面修正加拿大选举法令,包括对竞选支出设定新限制,以及制定防止外国干预的措施。新西兰今年12月3日通过紧急立法,禁止外国政治捐款,以免2020年国会大选时给予外部势力可乘之机。

尽管国民党要求暂缓,亲民党则要求“选后交给新民意,新国会决定”,但是民进党要三读通过应该没有悬念。反对“反渗透法”者,目前已经改口表示,他们不是“反对反渗透法”,而是反对立法决策的草率,反对急着立法,他们普遍提出“反渗透法”通过后,会有“白色恐怖”,或说是“绿色恐怖”的后果。

对于这个说法,林志洁女士在一篇文章中写道,“目前若有人充当白手套违反政治献金规定,代理拟参选人收受来自敌对势力的政治献金,在现行《政治献金法》下本来就已经是刑事违法,反渗透法草案不过是重申和强调此种行为的不法性罢了,因此笔者无从理解,为何会有‘反渗透法是恢复白色恐怖’的说法?何况目前的草案仅处罚故意犯,行为人必须要知道金钱或委讬来源是属于敌对势力,过失或者被误导完全不在规范之列,检察官要起诉也需要证明被告是清楚知道这件事情的,所以不可能会发生‘影响台商’、‘要求被告自证无辜’的情况”。

民进党发言人李晏榕则表示,这段时间,包括国民党、亲民党、新党,有非常多的政治人物刻意误导“反渗透法”的内容,不但完全扭曲“反渗透法”条文中规范的内容,甚至用假消息、谣言、制造恐惧的方式,想让民众对“反渗透法”起疑虑。立委候选人阮昭雄强调,立法院必须在这届通过“反渗透法”,不能等吴斯怀们进入国会再重新来过。

笔者认为,“反渗透法”很明显的势在必行。这项立法的主要目的是防堵“境外势力”。不用说,台湾的敌人是谁?谁在操控台湾的选举?就是北京当局。这项立法绝非民进党专断专行,台湾只是被动地跟随在以美国为首的“反共”同盟下的一个环节而已。“反渗透法”的缘起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推动着,而且必须在大选前完成。

是不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且看就在29日,国民党立院党团总召曾铭宗表示,国民党全力支持“反渗透法”修法。原本反对的郭台铭也改口:“蔡英文这法案必须过,我也晓得中间是有一些,因为我已经跟3个党鞭都通过电话,了解为什么要仓促立法,今天我在这边不好说。”

有什么不好说,显然就是外力介入。美国老大哥一出手,国民党团与郭台铭立即见风转舵。美中双方都在使力,没有模糊地带,必须选边站。

回头来看总统大选,美中两国已经从幕后现身,逐渐浮上台面。北京方面的介入自不待言,不过随着美中冲突与矛盾的加速,台湾大选这场双方的代理人战争,美中都有输不得的压力。尤其是习近平,内外交迫下,急需在台湾问题上得分,用以纾解党内的压力。香港的“反送中”已经让习近平添堵,万一台湾大选又让反对“一国两制”的蔡英文连任,对于习近平来说,是里外皆输。中共为什么在“反渗透法”上动员其在台湾的所有力量,几乎是倾巢而出,包括长期潜伏的同路人都出来反对该法。因为,万一该法一但通过,可以预料的是,中共钻台湾民主的漏洞、在台湾多年经营的布建与内应,都将在大选后灰飞烟灭。北京想用收买等方式统一台湾的盘算,将彻底破功。除非武统,否则不可能有其它方式了。但是武统谈何容易?美国把台湾纳入印太战略的一个重要“战略资产”,必不会让台湾孤独抗共。北京想武统,所遭遇的阻力将较以往为大。

此外,美国力挺蔡英文的信号是非常明显的。川普政府一连串护台的举措,还包括的脸书删除挺韩的粉丝团等,消除了韩国瑜阵营的网军,当然这些多半来自境外。还有就是蔡政府大举清除地下赌盘,这些也都是北京当局操控台湾大选的重要手段。根据观察,脸书也好,或者是境外资金的流向等,这都可能是美方提供的情资,光凭台湾自己的能力,既清查不了来自海外的资金流向,也影响不了脸书。

我们可以这么说,美国已经直接动手清除中共对于台湾的介选力量。最明显的是,美国总统川普所签署《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该项法案对美国国防部长提出建议,包括应推动加强台湾安全交流政策、与台湾进行实战训练与军事演习、强调符合台湾不对称防卫作战能力,并在台湾旅行法基础下,进行美台高阶国防官员交流,扩大在人道主义救援与救灾方面合作。

除此之外,该法案要求五角大厦针对设立“美台网络安全工作组”的可行性提交报告。报告还针对台湾2020年总统、副总统选举,要求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在选举结束后不超过45天,就中共影响台湾选举的活动向国会参、众两院情报委员提交报告。北京官方只能回应说,美方妄图“以台制华”,完全是痴心妄想。

是不是痴心妄想?这其实很难说。但是,美中两国的冲突点已然形成,“新冷战”的态势的确已经成形。蔡英文一面倒向了美国,这无疑是符合台湾的利益的。至于国民党还转不过弯来,抱着失效的“九二共识”,又无力挽回红统化的局面。现在不是会不会输掉大选问题,而是输多少,选后会不会小党化问题。国民党多位党员在“反渗透法”上继续反对,只是曝光自己身份而已。

笔者认为,大选结束后,如果蔡英文如预料中的赢得大选。那么,台美双方将在军事上形成更紧密的关系,美方也会在情报、经济与外交方面给予台湾一定的利益。台湾这些发大财的两岸政治买办,财路已经快断了。台湾要发展经济,随着美国的政策改变,台湾的发财之路应该又要转向美国。国家经济搞起来,发达了国家资本,才有蓬勃发展的庶民经济。光靠口号喊庶民经济,没有国家政治经济的保障,庶民经济只是靠补贴政策的空中楼阁。

更重要的是,美方必然会强烈要求蔡英文清除共谍,逼迫台湾朝野只能靠向美国一边,决不允许亲共势力在台湾蔓延。很简单,美国要保证台湾绝不会靠向中共,不然将对台湾的投资、布局与授权都可能一夕间风云变色。

所以,2020年总统大选后,“反渗透法”立刻会开始运作,台湾要捉匪谍了。清除这些间谍后,美方才能安心把F16v给交机,F16的亚洲维修中心才能顺利运行。这是牵涉到美国国家利益的,也对台湾有好处,台湾或许将是地下的美国的第五十一州,除了人民没有美国公民权之外,形式上等同于美国直接控管,台湾的确是美方“以台制共”的角色,作为第一岛链抗共的最前线!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