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水炮混入化学剂 “人权观察”震惊:从未听闻(组图)

2019-12-16 12:42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亚洲主管接受专访表示,外国警方只用水炮作驱散之用,对于港警竟将会引致灼痛的化学剂,混入水炮并射向示威者,感到震惊及忧虑。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亚洲主管接受专访表示,外国警方只用水炮作驱散之用,对于港警竟将会引致灼痛的化学剂,混入水炮并射向示威者,感到震惊及忧虑。(图片来源: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2月16日讯】香港政府一直拒绝回应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来调查警暴,而监警会邀请的国际专家则因为缺乏独立调查的能力集体请辞。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亚洲主管亚当斯访港接受《立场新闻》专访表示,只有尽快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才能平息“反送中”浪潮。他还说,外国警方只用水炮作驱散之用,对于港警竟将会引致灼痛的化学剂,混入水炮并射向示威者,感到震惊及忧虑,认为必须就“蓝水”成份进行测试。

亚当斯:国际专家组总辞决定正确

“反送中”浪潮由6月至今未止,监警会国际专家组日前决定全体正式辞职,并且表明监警会权力及其独立调查能力都存在明显缺陷。这对政府来说是一记“重拳”,突显示威者的“五大诉求”中坚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之必要。

因此亚当斯(Brad Adams)认为,国际专家组总辞的决定正确,并在访问中多次强调,港警不断升级用武,无法平息示威。他认为,由始迄今,只有成立能让抗争者信服的独立调查委员会,拥有真正传唤证人、调查,以及向非法使用武力港警问责等的权力,并且公开调查报告结果,方能够重建信任。

亚当斯
亚当斯(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他强调,现有的监警机制缺乏以上的权力,政府如继续坚称监警会制度已属足够,“重建香港信任的机会近乎零,这是不会行得通的!”

逾六个月的“反送中”抗争是主权移交以来最严重的政治风波,据警务处数字,截至12月9日,总共有超过6000人被捕,超过500人被控暴动罪。在被捕者当中有2393人报称是学生,而且暴动罪最高刑期为十年监禁。

当示威者抗争的成本愈来愈高,而港警继续以武力执法、却不用承担任何后果,令亚当斯认为这是全然“不可接受”。

港警水炮混入有毒化学物质 亚当斯震惊:闻所未闻

亚当斯经常赴亚洲国家观察示威集会,也曾亲到“反送中”示威现场,包括理大一役。最令他深感忧虑的为,港警竟将化学剂混入水炮射向示威者,这项做法闻所未闻。他从新闻片看到理大的示威者被水炮射中后,状极灼痛,在校园得用清洁剂清洗,用水冲身后再上前线。他询问记者:“他们这样做有多久了?”。

他指水炮一向只会用上清水,从未听闻其它国家的警察会这样做,他对此十分忧虑,并认为应对“蓝水”成份进行毒性测试,“水炮车目的不是伤害人,而是用作驱散,对吧?在水中加入相信有毒性、会伤害皮肤的化学剂,究竟有何目的?”

11月17日下午,防暴警察出动两架水炮车、一架装甲车清场,同时发射催泪弹。
11月17日下午,防暴员警出动两架水炮车、一架装甲车清场,同时发射催泪弹。(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即使是蓝色染料,他也认为不应该加入水炮,因为警方是无差别地发射,而非针对某些行使暴力者,“街上可能有人坐,也有和平示威者,这都不是犯罪,这是完全无差别地用武,警方不应向他们射有毒物质。在战场上是不应无差别地用武;而作为警察,也是不能够无差别地用武,这是非法的。”

亚当斯是资深社运抗争者,他1988年在就读的柏克莱加州大学校园,参与反对种族隔离示威,与朋友静坐时遭警方以棍打伤,他深明和平示威者被暴力的感受。他说这些经历,让他对非暴力抗争的决心更为坚定。

反送中运动处于关键时刻

早前纽约大学法学院资深教授孔杰荣(Jerome Cohen)谈及香港局势的文章,表示目前几乎再没有时间耗下去。亚当斯也认同此说法,指目前可能已到了运动的“关键时刻”(critical moment),北京和特区政府误判的机会将愈来愈高,当出错时,可能会招至示威者强烈反弹。

亚当斯指大陆是极权社会,不明白民主抗争的运作,因而误判的风险十分高,他又称由于内地政局不透明,完全难以判断北京状态。他认为运动不能“无止境”地持续,而且北京是不会永远地按兵不动,“可能有一日他们觉得不能持续下去,这将会对香港造成灾难后果(calamitous)。”

港警
港警在街头残忍压制抗议市民。(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冀林郑为平息时局“做对的事情”

因此,亚当斯希望港府能尽快承担责任,踏出“解结”的第一步,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他对于能达致与否仍保持乐观,“起初林郑坚称绝不会撤回《逃犯条例》,最后撤回了。而2003年时,他们说一定会推23条立法,最后也成不了事”。

他强调平息示威浪潮的责任在于港府和北京,示威者当然也需负上部分责任,但是造成现时局面的是因为特区政府硬推《逃犯条例》,所以解铃还须系铃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有责任“咽下自己的骄傲”去做“对的事情”,“她犯了些十分恶劣的错误,历史将会严厉地审判她。不过若她做对的事情,人们可能会较仁慈地评价她吧。”

反送中示威令全球人对香港另眼相看

亚当斯的儿子也同样是活跃于社运,亚当斯有向他谈及香港局势,这名“抗争父亲”直言,其子在美参与社运,相对港人目前所冒的风险,有天渊之别。

他们谈到7月1日示威者冲入了立法会,其中一名示威者梁继平,为唯一一人除下口罩发表宣言,并以真面目要求同伴坚持到底,让亚当斯心生敬佩,“这真的是个伟大的故事,显示人们并没有放弃”。

“在过去六个月,我们向香港学习了很多东西。有很长的时间,很多人以为香港人不关心民主,只关注生活质素、不会为民主自由而战,这当然是个谬论。港人愿意冒生命危险,去捍卫他们所相信的事情。当人们捍卫自己的权利,这是十分令人钦佩的……全世界的人都因这场运动,对香港另眼相看。”他说。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