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竟然要有逃难的一天(图)

原题目:朋友要走

2019-11-18 08:06 作者:三十过后一个人住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香港理工大学攻防战(看中国摄影/周秀文)

【看中国2019年11月18日讯】昨晚为朋友即将离开香港而饯行。他们一家四口即将移民了,我跟其他朋友与他们都认识好一段时间,而大家都替他们高兴,并表示:对啊,早走早着,别回来别回来。而席间,也有朋友计划离开了,我是非常同意的,有资格有能力走,真的快点走。

出席这个饯别之前,到吃什么坐坐,跟老板娘聊了一会。跟他说起移民台湾一事,他也给我一点意见,而其实我还是那个想法,爸妈健在我还不想离开的。

这几个月,越来越心寒,但心寒也是要活。正如昨晚有朋友说:“你哪会想到,香港人竟然要有逃难的一天?”

是那么差吗?真的那么差啊!当警权无限大而政府从无打算认真处理,而警察的公信力已经低无可低,他们在普罗市民眼中跟黑社会无异而且神憎鬼厌,是什么造成的?是他们自己。

早阵子跟一同学聊起这话题,他想起十几年前到马来西亚的一件事:工作过后他冲上一辆的士,的士司机黑面,而同学用马拉语说出要到的酒店名称。全程的士司机不断的用广东话辱骂同学,大概他以为同学真的不懂吧,而同学当然不爽。

到达酒店,下车前,同学用广东话跟那司机说:“你做乜闹我?”司机还很无赖地说:“哦!我都有怀疑你系咪真系唔识广东话架喇!”同学大概真的很火,回一句:“DLLM,我一定揾警察投诉你。”然后下车直入酒店。

故事发展峰回路转:司机冲入酒店按着同学正准备回房间的升降机门,央求同学放过他:“我俾番两倍车资你,你唔好投诉我呀!”同学拒绝收钱,叫酒店职员拉走司机。当然,同学只是吓吓他。

同学分享这故事,是因为马来西亚“那时候”警权无限大(现时怎样我就不敢说),所以,司机知道一被投诉,若果是正规被处理还好,但被警察拿着这事来要胁他的话,肯定没有好日子过。

像是军政府统治的日子,香港人真的会没感觉吗?肯定不会,但肯定亦有一班人,如荷兰叻那样,选择性失明失聪,我唔知道我睇唔到总之还番平静的香港俾我,觉得警察重手一点,真的止暴制乱就好了。但他们大概不会明白不想面对,以后有事找警察,不但帮不了你,而且还可能衰过黑社会。

这几个月,究竟有几多宗尸体发现案疑似自杀然后被指死因没可疑呢?

从网上有传闻说有被捕者被性侵,到有人走出来作证,到终于有受害者指被捕时被轮奸受孕,问心,你们还相信警察没有做过吗?

大概像我有个同学说:唉,我现在只是很天真的希望,那些做这些事的,不是真警察而是上面来的。

我们怒不可歇,希望用不同方法反抗表达不满,区议会选举大概是其中一个出气的方法。不过,恕我悲观的说,现时能够如期举行的可能性可能低了:政府建制的小动作,那些假到无伦但智障支持者会相信的遇袭事件,还有最重要的是他们这次区选的宣传放软手脚,种种迹像都并非好事。

若果明天有可能参与三罢的朋友们,请支持。我还只可以将blog facebook休业一天,对不起。

最后还是那句:好好照顾自己的情绪,好好关心身边的朋友亲人,我们还要撑下去的。

2019年11月10日

(文章授权转载自三十过后一个人住博客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三十过后一个人住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