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变色前的一段内幕 王耀武与吴化文各怀鬼胎误大事(图)

2019-11-17 10:17 作者:鲁迟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王耀武
王耀武(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民国三十七年(一九四八)九月,中共军攻陷济南,生俘王耀武。接着徐州外围之新安镇、运河车站、以及峄县、枣庄、临城、韩庄、沭阳、邳县、郯城、台儿庄、临沂等地,相继被共军所攻占;于是,便揭开了“徐蚌大战”之序幕。

攻济打援:毛泽东得意语

毛泽东于其选集第四卷“关于淮海战役的作战方针”一篇中,对于中共军攻占山东省城济南,曾有如下一段之记载:

“攻济打援:是指一九四八年九月中旬人民解放军在济南战役中所采取之作战方法,济南是国民党在山东地区的战略要地。国民党以第二绥靖区的十一万余人守备济南。同时以配置徐州地区之主力二十三个旅,约十七万人,随时北援。华东野战军以七个纵队组成攻城集团,以八个纵队组成打援集团。九月十六日晚,我军(毛泽东笔下之中共军也)对济南守敌攻击,经八昼夜连续攻击,于廿四日全部歼灭守敌(内有一个军起义),生俘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由于我军迅速攻克济南,徐州之敌,未敢北援。”

观乎毛泽东选集所记载而言,中共当年攻略济南系采两面战法:以七个纵队攻城,即所谓“攻济”也;而另以八个纵队堵截援军,即所谓“打援”也。其实,共军之攻陷济南,绝非凭其军事力量,实系藉其渗透之间谍作用;更乘国军内部因误会疑忌,致造成中共不劳而获得城池。然观其围城,攻城以至巷战,国军仅以一师兵力相抗,补给则以济南飞机场失守而告中断,援军则以共军截路而难达,孤军苦斗,城虽陷落,然亦足反映国军之勇于作战。独惜王耀武竟任用共谍廖某为主管作战部门,又以调遣部队未得其当,卒至以身陷敌。

疲于奔命:吴化文萌异志

当时济南城为第二绥靖区司令部所在地,其部队:一为整编第八十四师吴化文部;一为第十二军霍守义部;一为整编第七十三师。据笔者所知,是时整编八十四与七十三两师均系装备优良、军容雄壮之劲旅,整编第八十四师吴化文部原驻守兖州(汪政权时代,吴化文原为伪和平军,胜利前夕反正,归顺中央)。是年八月间(民卅七年)因济南受共军四面紧迫之威胁,王耀武乃调吴化文部来济南增防。改调霍守义部防守兖州,王氏此一调动,表面理由为以吴部较为精良之故。讵知共军当时之攻济南,实为声东击西,吴化文率部离兖后,共军乃迅集全力猛扑兖州,霍守义部抵抗力竭,向王耀武乞援。王氏不得已,又派吴化文部回师赴援兖州,不料吴部在返兖途中,却遭遇大部共军半途突击横截,吴部匆遽应战,遂多损折。甫经一次突袭,吴部尚勉可且战且走,向兖州前进;而陈毅所部早已预布圈套,接连地二次三次不断猛施腰击,吴部节节应战,致丧亡士兵一个旅之众,而兖州终告沦陷,霍守义亦被俘。

吴化文原本驻防兖州甚久,其官兵眷属全居兖州,当其奉王耀武命令开拔赴济南,军眷并未随行。今兖州被中共占领,眷属尽皆落入共党之手,加以所部损伤如是之众,其内心之愤恨可知。吴氏认为纯因王耀武之调遣不当,致有此失,因王耀武既不使吴部守兖州于前,则不应再调吴部救兖州于后,明知霍守义部战力有限,不足以抗倾巢之共军,则不应调吴部往济南。如是步伐凌乱,何以克敌?况吴化文所部之全军眷属及其资财俱在兖州,则上自吴氏本人以及官佐士兵,其心皆在兖州,若欲舆眷属会聚与保持其各人资财,势不愿再与共军战斗,以增加全体军眷之危险,至此,吴部士气遂告完全动摇。

一封密电:廖蔚文作说客

吴化文部以兖州已失,中途又遭突袭,方在徬徨动摇之际,王耀武居然又令其率部返济接防。该时济南已濒孤立,王氏调民防部队为最外线;而以吴部精锐居第二线,即保卫飞机场及铁路公路之主要防线;另以七十三师驻扎内线扼守市中心区。此种部署虽未可厚非,无奈吴对王氏已芥蒂于心,认王氏此种布置,系以杂牌队伍视吴氏,故将吴部置于战斗必争之地,疑其有假敌歼我之意。适于此际南京中枢方面忽得真确情报,于九月十四日致密电予王耀武,告以吴化文部军心动摇情形,并着速谋监视,最好能消除其叛变意向,并饬注意防务,不为吴部而影响抵抗力量;倘吴部确有叛变实迹,准予便宜处置等语。王氏阅电后,不胜惊惶。立与其参谋长商量,决遵照中枢指示办理,并交由第三处核办。

第三处为作战处,为第二绥靖区之作战中心,所有攻守计划、部队调遣、防地及兵力部署等等均属之。

当时的第三处处长廖蔚文,曾随沈鸿烈、牟中珩等任职,原籍山东,外貌勤慎迂谨,素为长官所器重。抗日时期,曾在山东参加地下工作,并打游击,所以廖蔚文早于抗日期间即参加共党,一直潜伏于鲁省军界中服务,平常决不稍露锋芒。此次王耀武委为绥署第三处处长,亦以廖蔚文谨慎持重,但为时只数月耳。

廖氏得王耀武交办之中枢密电后,深知吴化文意向,以为机不可失。廖本人原拟在第三处再留一时期,以便将各项重要战略战术,尽情报告中共,但又念及倘使吴化文率部投向中共,则取济南将易如反掌,乃持原电迳至机场防地密晤吴化文。廖氏先向吴表露自己身份,并反复论述济南必失;一面盛称中共德政,对吴部许其仍回防兖州,详陈利害。此项策反工作,亦正中吴氏下怀,于是由廖氏先行潜赴共区联系,谈妥条件,于九月十六日中午,吴化文正式叛变,先率部向鲁西开拔。

困守孤城:王耀武没奈何

王耀武得吴化文叛变情报之同时,而绥署之第三处处长廖蔚文亦携去各种重要文件,宣告失踪,王知大势已去。即晚共军果然大举来犯城池,外线民防部队奋勇抵抗,至十七日晚溃退,至于飞机场、火车站、公路局车站等,均被共军不费一枪一弹而全部占领。十六日王耀武犹决定死守待援,急电中央报告并请援,无奈困守弧城,补给无路,中央虽曾空运支援,并拟于十七日运兵一团来援;但至十八日空运至济南上空时,飞机与地面,失却联系,知国军业已弃守,中央飞机折回,自此空援亦绝。王耀武惟据城苦斗,延至九月廿四日济南城破,王耀武束手被俘!

济南之失,实关系于国共徐蚌大战至深且钜,在兵败如山倒之情况下,任谁亦难挽劫运!而吴化文之部队,后于一九四九年(民卅八)七月被中共调至浙江省镇海县沿海一带,饬令以小木舟渡海进攻舟山,所部二万人,在一月余时,但见其乘小舟入海,终未见其回来,皆葬身于大海矣。二十年来王耀武与吴化文在大陆渡降将生活,回溯往事,当亦有悔于当初欤?

 

以上《济南变色前的一段内幕——王耀武与吴化文各怀鬼胎误大事》,是以《春秋》杂志总第334期(1971年)同名内容为发布底本完成数字化处理。首发析世鉴。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鲁迟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