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体制中人的大实话:文强说了这11句(图)

2019-10-19 01:02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文强(左一):是谁给我为所欲为的权利呢?我的上级都干什么去了?
文强(左一):是谁给我为所欲为的权利呢?我的上级都干什么去了?(网络图片)

中共广东省政协前主席朱明国2016年被判处死缓。朱明国曾做重庆公安局前副局长文强的顶头上司五年,文强被处死之时正是朱明国在官场高升的日子。网络曾疯传文强死前令人震惊的11句话,其中谈到“他的上级”。

文强死前说过的11句话听后令人极度震惊!

1、“我已经想清楚了,我参与过和知道的事情太多,我要是不死很多人就永远睡不着觉。不杀我后患无穷。我死对他们更有利。我是可以把他们拉下水陪我一起去死的。但那就要把我老婆孩子一起赔上。都说我是个恶魔,但我为人父、为人夫,还不至于对自己的家眷那么狠毒。很多人巴不得我文强马上去死。我会的,但有几句话在我走前要讲清楚。”

2、“都说我贪污那么多的钱,玩了那么多的女人。我不否认这些。我想说的是,这怪我也不怪我,当然我的责任更大。不管谁放在我那个位置上都会贪污那么多的钱,玩那么多的女人,甚至更多。那些女学生我不去玩也是别人去玩。说我文强强奸,我那算强奸吗?我有把人家奶头给咬掉吗?我有把人家扔到楼下去吗?我不过是按照游戏规则做了点圈内人人都做的那些事情。”

3、“谁不明白,如今一个干部要是不贪、不色,谁敢相信你,重用你?你工作干的再好也没有用。全国像我这样的干部不说有几百万,至少也有几十万吧。单单把我一个文强搞臭、杀掉,又解决什么问题?”

4、“我还要说的是,老子从巴县的一名小片警做到直辖市的公安局副局长,不是靠贪污一路走过来的。老实说我文强比那些整天拿钱不做事的干警要强一万倍。我是工作在前,贪污在后。”

5、“我文强充其量只是个公安局副局长,却能在重庆为所欲为,是谁给我为所欲为的权利呢?我的上级都干什么去了?又是谁明明知道我做的那些事却假装不知道?”

6、“既然不让我活下去,我就豁出去把一切都说白了:我贪的远不止那些钱。其余的都到哪里去了?我是拿过人家的好处费,但我替那些人办的事情有些是我自己办的,有些还要托别人办。托别人办事情没有钱行吗?那些拿过我的钱的人和送过钱给我的人,如今都在带领老百姓参观我贪污的那些证据。我不否认那些证据的真实性,但你们要是也去那些人家里搜搜,就会觉得我那点儿赃款、字画拿到他们家里恐怕人家会嫌寒酸的。”

7、“杀了我不过封了我的口,这能封住贪污腐败的源头吗?昨天重庆大街上有很多人放鞭炮。当年我办了张君案后重庆不也是大街小巷放鞭炮吗?我看三年后他们还要不要放鞭炮。到那个时候那些出卖过我的人恐怕会念叨我的好处了。到那个时候那些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就会觉得还是我文强好一点。”

8、“有些老百姓恨我没有替他们惩治罪犯,沉冤昭雪。也许我走前该给他们道个歉。有些案子我要是不去收那些人的钱替他们摆平,那些人就要把钱送到我的上司那里,最后要把我摆平。这都能怪我吗?我跟那些百姓有什么仇?我会无缘无故地加害他们吗?他们是受害者,难道我文强就不是受害者吗?”

9、“我文强30年前有没有拿过一分钱的贿赂?当年他们说我是英雄,我其实只是在卖力地工作而已,但他们叫我当英雄我就不能不当。现在他们又说我是罪犯,我敢不去当这个罪犯吗?”

10、“现在的官员比国民党还坏,我不过是其中一员罢了。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是这个社会,这个制度。我说这么多并不是要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别人。我还是负主要责任的。”

11、“要是当年我不从巴县调出来,留在那里安心当一个小片警,我的今天就不会是这样。贪图功名利禄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错误。我死后我的孩子就不要再姓文了,改姓别的,子子孙孙以后再也不要从政,不要当官,远离功名利禄。平淡、平安才是福。”

文强自称自己一路走来被下了4个套

官方公布的朱明国受贿时间,最早从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长开始。

2001年,朱明国调到重庆,任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后又任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至2006年离任时,共执掌重庆警界长达5年。在这5年间,朱明国是于2010年被判死刑的重庆市原司法局局长、曾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党委副书记的文强的顶头上司。

文强在重庆警界深耕多年,1992年9月起,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2001年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至2008年7月调任重庆市司法局局长。

据媒体报导,在重庆任公安局长期间,“朱明国被当地警界认为对公安业务并不在行”,“几乎所有的案子朱明国都依靠文强,文强提出来要提升哪个人的职务,朱明国基本上也都会同意。”

媒体报导援引重庆市公安局官员的话称,“如果公安局有内外之分的话,朱明国管外,文强管内。”“朱明国开会讲话,对业务很少讲,都是讲政治,传达市委、公安部的精神,然后由分管局长如文强等来讲业务,最后朱明国再做总结、强调。”

微信公号“政事儿”报导,2006年朱明国离开重庆时,“文强亲自送朱明国到广东”。

三年后,2009年8月,文强因为严重违纪,接受纪检部门的调查。次年4月14日文强被判处死刑。

2010年7月7日上午,文强在重庆歌乐山被执行注射死刑。前一天晚上,广东媒体发布消息:朱明国升任广东省委副书记。

文强自称自己一路走来被下了4个套。据大陆媒体报导,文强在他的忏悔书中为自己辩解说,自己“是被下了几个套:老板下了套,我糊涂钻;部下下了套,我勇敢钻;女人下了套,我乐意钻;朋友下了套,我仗义钻……”,最后钻到了死刑场。

2012年薄熙来事件后,网络广传文强死前所说的令人震惊的11句话。其中有一句说道:“我文强充其量只是个公安局副局长,却能在重庆为所欲为,是谁给我为所欲为的权利呢?我的上级都干什么去了?又是谁明明知道我做的那些事却假装不知道?”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