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壮歌】愿将腰下剑 直为斩楼兰——傅介子(组图)

2019-10-17 01:40 作者:赵长歌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西汉傅介子古有威名
西汉傅介子古有威名。(绘图:Winnie Wang/看中国)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李白

“愿见北地傅介子,老儒不用尚书郎。”——杜甫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王昌龄

西汉傅介子古有威名,今人听闻却颇感陌生。能让唐代诗仙、诗圣、诗天子相继赞咏的傅介子,究竟有何了得,他和楼兰又有怎样的关系呢?

功不及骞超 缘何诗人竞咏?

傅介子,是继张骞之后,立功西域的第一人,他于汉昭帝一朝建功,受封义阳侯。投笔从戎的始祖,东汉班超就曾以傅介子为榜样:“大丈夫无它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砚间乎?”

博望侯张骞三使西域,二条丝绸之路打通,异域遐方与大汉天朝的文化、商贸交流肇始开启。
博望侯张骞三使西域,二条丝绸之路打通,异域遐方与大汉天朝的文化、商贸交流肇始开启。(绘图:Winnie Wang/看中国)

张骞和班超,二人的故事燿古烁今。博望侯张骞三使西域,二条丝绸之路打通,异域遐方与大汉天朝的文化、商贸交流肇始开启,张骞铭勋青史,被誉为走向西域第一人。定远侯班超长驻西域31年,出入之处,莫不宾从,同异俗之心,得远夷之和,探索之路,皆前世所不至,盖非常之人立非常之功。

定远侯班超长驻西域31年,同异俗之心,得远夷之和,盖非常之人立非常之功。
定远侯班超长驻西域31年,同异俗之心,得远夷之和,盖非常之人立非常之功。(绘图:Winnie Wang/看中国)

介于二人之间的傅介子,史书所载其功绩并不能与张骞、班超相比,那为何几位唐代诗坛泰斗都留下诗歌名篇来赞颂追随他的故事呢?

途必经楼兰 汉使屡遭攻殁

张骞开通西域之后,汉使相继持节而至,因为商贸往来之故,所备财物甚厚。西域诸国,楼兰地处最东,接河西敦煌。从汉地出发到达敦煌,无论出玉门关走丝路北道,还是出阳关走丝路南道,都必须途经楼兰。楼兰当道,在武帝时期就屡劫汉使,充当匈奴耳目。

从汉地出发到达敦煌,无论出玉门关走丝路北道,还是出阳关走丝路南道,都必须途经楼兰。
从汉地出发到达敦煌,无论出玉门关走丝路北道,还是出阳关走丝路南道,都必须途经楼兰。(Refrain/wiki/CC BY-SA 3.0)

武帝遣赵破奴与王恢破之,楼兰王被俘,举国降服贡献。匈奴聼闻楼兰向大汉臣服,也发兵击破楼兰。于是楼兰遣一子质匈奴,一子质汉。武帝闻之,降旨责备楼兰王,楼兰王回答说:“小国在大国间,不两属无以自安。愿徙国入居汉地。”武帝赞许其直言,把楼兰王送回国。

楼兰王回国后,果然不再劫掠汉使。待到楼兰王故去,后来的楼兰王又为匈奴所离间,数度遮杀汉使,还杀殁了汉将卫司马安乐、期门郎遂成,汉吏光禄大夫忠。要前往大汉朝觐的安息、大宛使者,也时常在途径楼兰时被盗取节印、献物。

斩楼兰立威 惩艾以示诸国

不仅是楼兰,龟兹国也屡屡杀害汉使。元凤四年(公元前77年),生于北地的傅介子以骏马监身份出使大宛求马。大宛在西域以西,盛产汗血马,武帝得此宝马尝作《天马歌》:“天马徕,从西极,涉流沙,九夷服。……天马徕,龙之媒,游阊合,观玉台。”

傅介子第一次出使,先后来到楼兰、龟兹,责备其王,两国国王皆服罪。等到傅介子一行从大宛返回龟兹时,龟兹王告诉傅介子:“匈奴的使者刚从乌孙返还,现在也在这里。”傅介子于是率其吏士共力诛斩了匈奴使者。返回汉庭,昭帝诏拜傅介子为中郎,升任平乐监。

昭帝一朝,大将军霍光辅政,傅介子对霍光说:“楼兰、龟兹反复杀我汉使而不受诛,没有惩戒就没法制止他们这种行为。介子过龟兹时,观察到其王离人很近,疏于防范,易于行刺,介子愿往刺之,以威示诸国。”霍光说:“龟兹道远,不如先到楼兰一试。”霍光禀奏昭帝,帝许之,于是傅介子率领士卒携带金币,再度出使西域。傅介子故意派人宣扬说,这次出使,是特来赏赐诸国的。

傅介子一行来到楼兰,楼兰王见傅介子又来了,流露出不大喜悦的神色,介子佯装离去。行至其国西面边界时,介子召来翻译说:“大汉使者带着黄金、锦绣来赏赐诸国,楼兰王如果不来领受,我就要离开去赏赐西面的国家了。”然后出示金币给翻译看。翻译于是回去向楼兰王禀报,楼兰王非常动心,想得到汉朝的财物,于是来见汉使。

傅介子邀请楼兰王坐下喝酒,把那些黄金、丝绸摆在前面给楼兰王看。待到楼兰王与其随从皆醉,傅介子对楼兰王说:“天子派我来私下告诉您一些事情。”楼兰王于是起身随傅介子进入帐中,二人避开他人私语。这时,二位壮士突然从楼兰王身后刺之,楼兰王胸口被刺穿,立时死去,楼兰的达官显贵和左右侍从见状全都逃散了。

傅介子告谕楼兰国众:“你们的王有背弃大汉之罪,天子遣我诛王,如今当更立在大汉为质的王弟尉屠耆为王。汉朝的大军马上就要开到,望你们不要轻举妄动,以招灭国之祸!”

傅介子遂持王首返回汉庭,公卿将军议者全都嘉许其功。汉昭帝下诏略数楼兰“甚逆天理”的罪事,褒奖傅介子“以直报怨,不烦师从。”傅介子受封义阳侯,以彰其“义”。刺杀楼兰王的两位壮士者皆补为侍郎。自此,楼兰国更名为鄯善,取“善”之意,善善哉。

愤胡夷乱国 欲效壮士雪耻

叙事至此,我们回到开篇的问题,为何几位唐代诗坛泰斗都留下诗歌名篇来赞颂追随傅介子之故事呢?

其一,汉唐两朝虽相隔七、八百年,但两朝之间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如今我们讲汉唐盛世,汉字唐人,汉阙唐宫,汉赋唐诗,足以说明两朝文明盛世在历史上齐驱并驾之势,因此唐人爱书汉事确属情之所寄,理所当然。

其二,汉唐是相隔最近的两个大一统王朝,汉武帝与唐太宗开疆扩土,汉武帝始通西域,唐太宗击退西突厥,将汉代西域之地复纳入大唐版图。故而当唐代诗歌繁盛时,表现开边与戍边之金戈铁马、大漠羌笛的边塞诗就成了最具时代风格的主题。诗人们腹有诗书,以大汉壮事藉古喻今,最为恰切,最能和谐、最引共鸣。

公元前60年西汉汉宣帝时的疆域,是汉朝最大疆域(红色部分)。
公元前60年西汉汉宣帝时的疆域,是汉朝最大疆域(红色部分)。(饺02/wiki/CC BY-SA 4.0)

橙色部分为唐朝较稳定的疆域,其他部分则是唐朝曾短暂管治及影响力扩张的极限区域。
橙色部分为唐朝较稳定的疆域,其他部分则是唐朝曾短暂管治及影响力扩张的极限区域。(玖巧仔/wiki/CC BY 3.0)

其三,具体说到傅介子与楼兰,唐代诗人们写傅介子或以楼兰为喻,不是因为他武功煊赫。如果想表现汉唐武功强盛,最宜以汉卫青、霍去病,唐李靖、李绩、苏定方、薛仁贵这样的千古名将入诗,因为他们的对外开拓之功最为耀眼卓著,战事最让人心潮澎湃。傅介子斩楼兰代表着一种壮士雪耻的精神,胡夷反复,自汉有矣,历经安史之乱的几位诗人,目睹大唐为反叛的胡夷所欺,怎能不念傅介子,怎能不怀雪耻之志?

李白与王昌龄先于杜甫故去,杜甫在历经安史之乱后,又目睹了吐蕃趁安史之乱侵占大唐土地,直叩京师,代宗被迫东巡避祸之耻。

杜甫在《忆昔(其一)》中写得明白:“忆昔先皇巡朔方,千乘万骑入咸阳。阴山骄子汗血马,长驱东胡胡走藏。邺城反复不足怪,关中小儿坏纪纲,……犬戎直来坐御床,百官跣足随天王。愿见北地傅介子,老儒不用尚书郎。”杜甫直慨叹:“真希望能见到像傅介子这样的义士来为国雪耻啊!”

延伸阅读:

【大汉壮歌】平生慷慨班都护——班超(上)

【大汉壮歌】平生慷慨班都护——班超(下)

【西风汉阙】张骞:走向西域第一人

【大唐英雄榜】大唐军神——卫国公李靖

【大唐英雄榜】大唐开国名将——英国公李绩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