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壯歌】願將腰下劍 直為斬樓蘭——傅介子(組圖)

2019-10-17 01:40 作者:趙長歌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西漢傅介子古有威名
西漢傅介子古有威名。(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願將腰下劍,直為斬樓蘭。」——李白

「願見北地傅介子,老儒不用尚書郎。」——杜甫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王昌齡

西漢傅介子古有威名,今人聽聞卻頗感陌生。能讓唐代詩仙、詩聖、詩天子相繼讚詠的傅介子,究竟有何了得,他和樓蘭又有怎樣的關係呢?

功不及騫超 緣何詩人競詠?

傅介子,是繼張騫之後,立功西域的第一人,他於漢昭帝一朝建功,受封義陽侯。投筆從戎的始祖,東漢班超就曾以傅介子為榜樣:「大丈夫無它志略,猶當效傅介子、張騫立功異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筆硯間乎?」

博望侯張騫三使西域,二條絲綢之路打通,異域遐方與大漢天朝的文化、商貿交流肇始開啓。
博望侯張騫三使西域,二條絲綢之路打通,異域遐方與大漢天朝的文化、商貿交流肇始開啓。(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張騫和班超,二人的故事燿古爍今。博望侯張騫三使西域,二條絲綢之路打通,異域遐方與大漢天朝的文化、商貿交流肇始開啓,張騫銘勛青史,被譽為走向西域第一人。定遠侯班超長駐西域31年,出入之處,莫不賓從,同異俗之心,得遠夷之和,探索之路,皆前世所不至,蓋非常之人立非常之功。

定遠侯班超長駐西域31年,同異俗之心,得遠夷之和,蓋非常之人立非常之功。
定遠侯班超長駐西域31年,同異俗之心,得遠夷之和,蓋非常之人立非常之功。(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介於二人之間的傅介子,史書所載其功績並不能與張騫、班超相比,那為何幾位唐代詩壇泰斗都留下詩歌名篇來讚頌追隨他的故事呢?

途必經樓蘭 漢使屢遭攻歿

張騫開通西域之後,漢使相繼持節而至,因為商貿往來之故,所備財物甚厚。西域諸國,樓蘭地處最東,接河西敦煌。從漢地出發到達敦煌,無論出玉門關走絲路北道,還是出陽關走絲路南道,都必須途經樓蘭。樓蘭當道,在武帝時期就屢劫漢使,充當匈奴耳目。

從漢地出發到達敦煌,無論出玉門關走絲路北道,還是出陽關走絲路南道,都必須途經樓蘭。
從漢地出發到達敦煌,無論出玉門關走絲路北道,還是出陽關走絲路南道,都必須途經樓蘭。(Refrain/wiki/CC BY-SA 3.0)

武帝遣趙破奴與王恢破之,樓蘭王被俘,舉國降服貢獻。匈奴聼聞樓蘭向大漢臣服,也發兵擊破樓蘭。於是樓蘭遣一子質匈奴,一子質漢。武帝聞之,降旨責備樓蘭王,樓蘭王回答說:「小國在大國間,不兩屬無以自安。願徙國入居漢地。」武帝讚許其直言,把樓蘭王送回國。

樓蘭王回國後,果然不再劫掠漢使。待到樓蘭王故去,後來的樓蘭王又為匈奴所離間,數度遮殺漢使,還殺歿了漢將衛司馬安樂、期門郎遂成,漢吏光祿大夫忠。要前往大漢朝覲的安息、大宛使者,也時常在途徑樓蘭時被盜取節印、獻物。

斬樓蘭立威 懲艾以示諸國

不僅是樓蘭,龜茲國也屢屢殺害漢使。元鳳四年(公元前77年),生於北地的傅介子以駿馬監身份出使大宛求馬。大宛在西域以西,盛產汗血馬,武帝得此寶馬嘗作《天馬歌》:「天馬徠,從西極,涉流沙,九夷服。……天馬徠,龍之媒,游閶闔,觀玉臺。」

傅介子第一次出使,先後來到樓蘭、龜茲,責備其王,兩國國王皆服罪。等到傅介子一行從大宛返回龜茲時,龜茲王告訴傅介子:「匈奴的使者剛從烏孫返還,現在也在這裏。」傅介子於是率其吏士共力誅斬了匈奴使者。返回漢庭,昭帝詔拜傅介子為中郎,升任平樂監。

昭帝一朝,大將軍霍光輔政,傅介子對霍光說:「樓蘭、龜茲反覆殺我漢使而不受誅,沒有懲戒就沒法制止他們這種行為。介子過龜茲時,觀察到其王離人很近,疏於防範,易於行刺,介子願往刺之,以威示諸國。」霍光說:「龜茲道遠,不如先到樓蘭一試。」霍光稟奏昭帝,帝許之,於是傅介子率領士卒携帶金幣,再度出使西域。傅介子故意派人宣揚說,這次出使,是特來賞賜諸國的。

傅介子一行來到樓蘭,樓蘭王見傅介子又來了,流露出不大喜悅的神色,介子佯裝離去。行至其國西面邊界時,介子召來翻譯說:「大漢使者帶著黃金、錦繡來賞賜諸國,樓蘭王如果不來領受,我就要離開去賞賜西面的國家了。」然後出示金幣給翻譯看。翻譯於是回去向樓蘭王稟報,樓蘭王非常動心,想得到漢朝的財物,於是來見漢使。

傅介子邀請樓蘭王坐下喝酒,把那些黃金、絲綢擺在前面給樓蘭王看。待到樓蘭王與其隨從皆醉,傅介子對樓蘭王說:「天子派我來私下告訴您一些事情。」樓蘭王於是起身隨傅介子進入帳中,二人避開他人私語。這時,二位壯士突然從樓蘭王身後刺之,樓蘭王胸口被刺穿,立時死去,樓蘭的達官顯貴和左右侍從見狀全都逃散了。

傅介子告諭樓蘭國眾:「你們的王有背棄大漢之罪,天子遣我誅王,如今當更立在大漢為質的王弟尉屠耆為王。漢朝的大軍馬上就要開到,望你們不要輕舉妄動,以招滅國之禍!」

傅介子遂持王首返回漢庭,公卿將軍議者全都嘉許其功。漢昭帝下詔略數樓蘭「甚逆天理」的罪事,褒獎傅介子「以直報怨,不煩師從。」傅介子受封義陽侯,以彰其「義」。刺殺樓蘭王的兩位壯士者皆補為侍郎。自此,樓蘭國更名為鄯善,取「善」之意,善善哉。

憤胡夷亂國 欲效壯士雪恥

敘事至此,我們回到開篇的問題,為何幾位唐代詩壇泰斗都留下詩歌名篇來讚頌追隨傅介子之故事呢?

其一,漢唐兩朝雖相隔七、八百年,但兩朝之間卻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如今我們講漢唐盛世,漢字唐人,漢闕唐宮,漢賦唐詩,足以説明兩朝文明盛世在歷史上齊驅並駕之勢,因此唐人愛書漢事確屬情之所寄,理所當然。

其二,漢唐是相隔最近的兩個大一統王朝,漢武帝與唐太宗開疆擴土,漢武帝始通西域,唐太宗擊退西突厥,將漢代西域之地復納入大唐版圖。故而當唐代詩歌繁盛時,表現開邊與戍邊之金戈鐵馬、大漠羌笛的邊塞詩就成了最具時代風格的主題。詩人們腹有詩書,以大漢壯事藉古喻今,最為恰切,最能和諧、最引共鳴。

公元前60年西漢漢宣帝時的疆域,是漢朝最大疆域(紅色部分)。
公元前60年西漢漢宣帝時的疆域,是漢朝最大疆域(紅色部分)。(餃02/wiki/CC BY-SA 4.0)

橙色部分為唐朝較穩定的疆域,其他部分則是唐朝曾短暫管治及影響力擴張的極限區域。
橙色部分為唐朝較穩定的疆域,其他部分則是唐朝曾短暫管治及影響力擴張的極限區域。(玖巧仔/wiki/CC BY 3.0)

其三,具體説到傅介子與樓蘭,唐代詩人們寫傅介子或以樓蘭為喻,不是因為他武功煊赫。如果想表現漢唐武功强盛,最宜以漢衛青、霍去病,唐李靖、李勣、蘇定方、薛仁貴這樣的千古名將入詩,因為他們的對外開拓之功最為耀眼卓著,戰事最讓人心潮澎湃。傅介子斬樓蘭代表著一種壯士雪恥的精神,胡夷反復,自漢有矣,歷經安史之亂的幾位詩人,目睹大唐為反叛的胡夷所欺,怎能不念傅介子,怎能不懷雪恥之志?

李白與王昌齡先於杜甫故去,杜甫在歷經安史之亂後,又目睹了吐蕃趁安史之亂侵占大唐土地,直叩京師,代宗被迫東巡避禍之恥。

杜甫在《憶昔(其一)》中寫得明白:「憶昔先皇巡朔方,千乘萬騎入咸陽。陰山驕子汗血馬,長驅東胡胡走藏。鄴城反覆不足怪,關中小兒壞紀綱,……犬戎直來坐御床,百官跣足隨天王。願見北地傅介子,老儒不用尚書郎。」杜甫直慨嘆:「真希望能見到像傅介子這樣的義士來為國雪恥啊!」

延伸閲讀:

【大漢壯歌】平生慷慨班都護——班超(上)

【大漢壯歌】平生慷慨班都護——班超(下)

【西風漢闕】張騫:走向西域第一人

【大唐英雄榜】大唐軍神——衛國公李靖

【大唐英雄榜】大唐開國名將——英國公李勣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