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交响乐 改写一个新时代的交响乐定义(图)

2019-09-24 16:46 作者:赵晓慧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神韵交响乐,改写一个新时代的交响乐定义。
神韵交响乐,改写一个新时代的交响乐定义。(图片来源:神韵艺术团官方网站)

神韵交响乐,改写一个新时代的交响乐定义。

越听越是发现神韵深藏的创意、创举,回味无穷,因为每一次回味总是发现新的惊喜,灿若繁星。

(一)神韵的乐曲是“神曲”

神韵近年来的作曲,都是由艺术总监亲自谱写。作曲,是神韵交响乐最了不起的地方!

神韵的曲子多属叙事曲,但很少能像神韵这样,表现出清楚的“画面感”。

无论是天国世界的众神聚集,人间气势恢宏的一代帝王传奇,塞外蒙古人热情款待客人,江南贵族门第的豆蔻闺秀们起舞嬉闹,或者单纯只是描述一片风光明媚的田园景色,总是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而且,仿佛是来自那个年代背景的人,才能够写出古意原味,绝不是现代人靠想像力隔靴揣摩。

神韵的乐曲,是用音乐写成的古诗。

尽管神韵的乐曲仅是短短三、四分钟,但一则清楚的故事,透过不同的乐句组合而成,起承转合的结构很分明。

例如《贞观朝圣》是描述唐太宗的一生,从秦王破阵、登基即位、北灭突厥、接受西域朝贡使臣朝拜、庄严祭天,曲子描述的很清楚。

每一首曲,就像是一首四言或七言绝句的古诗,简洁但很有韵味,织理绵密而多重。有时候只是几个音符而已,但却蕴含一种强烈的情绪或涵意。

艺术总监的作曲,有一种我从来没感受过的“大自在”,他仿佛可以任意穿梭在五千年任何时空、朝代、族裔,对古今中外的一切了若指掌,不受任何框限制约。

五千年文明无论哪一个朝代、历史故事,写曲的题材总是信手捻来、随心所欲。无论哪一种曲风,都能轻松驾驭、挥洒自如。

无论曲子或长或短,整体结构很庞大、复杂、华丽,内里蕴含许多绵密的细节,有虚实对比、对称、对话的正统美感,起承转合很顺畅,整首曲子就是一个“圆”字。

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五千年文明,都完美浓缩在神韵的每一首曲子里。想来想去,只有用“神曲”二字来形容我感受到的震撼。

(二)技巧高超的创意

相较一般熟为人知的交响乐团,神韵的乐队编制、乐器种类、配器方式,都有崭新的创意。

神韵似乎是加强了中低音,低音大提琴的数量多达八支,铜管声部的法国号、长号、低音长号经常担任主奏,这表现了天神下世、皇朝盛世、金戈铁骑的波澜壮阔。

除了中低音,中国乐器增加两支琵琶、三把二胡,增色一般西洋管弦乐团没有的细腻、灵巧。

神韵加强了中低音、细腻度,音域的表现较传统交响乐团更深更广,让音乐的表情有无限的可能。变化万千、包罗万象、刚柔并济,“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另一方面,三把二胡担任独奏,由管弦乐团担任协奏,这种全新的组合也只有在神韵里看得到。

(三)惊人的和谐度

中国乐器因为特性强烈,并不适合大合奏,但神韵的中国乐器合奏却能有惊人的和谐度。

以三把二胡担任独奏为例,使用抛弓、左手拨弦、右手连弓等高难度技法,又是快板,但三把二胡的琴音却听起来像是一把,技巧之高超,令人佩服!

在2016年描述元朝开国皇帝忽必烈的《大汗》,几十支提琴一起大合奏时,音色整齐到也像是一把巨大的提琴,太惊人了!

神韵交响乐的音色,也有罕见的纯净度以及温暖,从头至尾听起来始终很舒服,表现气势时不会有压迫感,表现细腻时不至于纤弱。

(四)指挥的功力顶尖

神韵的指挥家,我最佩服的是精准度。

对每一首乐曲的表现重点掌握精准,演奏家如何诠释乐曲的情绪、力度,几十支乐器整体大合奏,或是不同声部的乐器之间在短短几秒内迅速轮替、转换,指挥家都拿捏得非常精准。

另外,指挥家的表情总是很愉悦、乐在其中,甚至随着神韵的乐曲开心舞动,安可曲时台上台下打成一片,这也是很不一样的特色。

(五)结论

一位神韵的乐迷形容得好:“天无神韵,万古如长夜。”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