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是“港独”之父!(图)

原标题:在习核心眼里,邓小平竟是港独之父

2019-09-24 07:44 作者:吕柏林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邓小平 习近平 江泽民
邓小平与被其成为香港“政坛教父”的钟士元(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9年9月24日讯】2019年9月19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针对记者提问:“据报道,18日美众院议长佩洛西同众院两党议员就‘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举行记者会,并邀请黄之锋、何韵诗等参加。佩称参众两院两党都支持该法案。中方对此有何评论?”,耿答道:“近期中方已经多次就美方干涉香港事务的错误言行表明严正立场。佩洛西等美国政客仍然是非不分,公然举行记者会威胁推动涉港议案并同‘港独’分裂分子进行接触,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那么,被邀请参加美国众议长佩洛西同众院两党议员就“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举行的记者会黄之锋、何韵诗等人,是主张香港独立的港独分裂分子吗?

不是,他们只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诉求者,只是代表“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反送中运动的杰出青年,“五大诉求”在今年七一大游行前的诉求项目是完全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撤回“暴动”定性、撤回控罪、追究警队滥权、林郑月娥辞职下台,在今年七一大游行后的诉求项目是改林郑月娥下台为“双普选”。

然而,双普选——普选香港特首和普选立法会全体议员是《香港基本法》的规定——分别规定在《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五条(普选特首)和第六十八条(普选立法会全体议员),并于2007年12月29日被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31次会议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2012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及有关普选问题的决定》落实——让香港于2017年实行双普选的决定。这就表示,五大诉求在今年七一大游行前后的诉求项目都在《香港基本法》允许的框架内,都没有主张香港独立的意思。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为什么会把应邀参加美国国会举办的“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记者会的香港青年黄之锋、何韵诗等人称为港独分子呢?

原来,问题就在“五大诉求”的最大诉求——双普选诉求上,因为,双普选——普选香港特首和普选立法会全体议员就是体现港独的普选,主张双普选人士就是港独人士。所以说主张双普选人士就是港独人士,是因为王希哲在近日给出了合理解释:“‘一人一票双普选’,实质就是夺权,就是脱离中国,就是港独”(《老王请教一下徐水良等这里和纽约的一些“革命家”》)。王希哲为什么会说“‘一人一票双普选’,实质就是夺权,就是脱离中国,就是港独”呢?因为,“一人一票双普选”必定选出反共的香港特首和反共的香港立法会,与中共中央分庭抗礼的反共特首和反共立法会,进而产生反共的香港政府,与中共中央分庭抗礼的香港政府。中共中央政府又没有办法不批准这样的反共特首、反共立法会和反共政府,因为不管中共中央政府否决多少次,反共的香港社会都只会普选出中共中央分庭抗礼的反共特首、反共立法会和反共政府。

然而,最早推出双普选的宪级法律是1990年4月4日出台的《香港基本法》,此时中共的名义领导核心是江泽民,实际的领导核心是邓小平。前者的根据是邓小平于一九八九年六月十六日发表《第三代领导集体的当务之急》,因为邓小平在此文中说“第一代领导集体的核心是毛主席……第二代实际上我是核心。因为有这个核心,即使发生了两个领导人的变动,都没有影响我们党的领导,党的领导始终是稳定的。进入第三代的领导集体也必须有一个核心,这一点所有在座的同志都要以高度的自觉性来理解和处理。要有意识地维护一个核心,也就是现在大家同意的江泽民同志”;后者的依据是,已在一九八九年十一月辞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从而无任何党内外职务的邓小平在1992年1月18日至2月21日期间的南巡中仍有“谁不改革谁下台”(《邓小平1992南巡讲话原版:谁不改革谁下台》)的核心话语权。

即是说,《香港基本法》规定的双普选体现的是邓小平的意志、邓小平的承诺,如果说诉求双普选的黄之锋、何韵诗等人是港独,以宪级法律向香港人民承诺双普选的《香港基本法》的邓小平就是港独之父,写进中共党章和中共国宪法的邓小平理论竟是包含港独理论的理论,包含一国两制理论在内的邓小平理论是制造港独、台独的理论。

由于耿爽是外交部发言人,代表的是习核心,因此可以说,在习核心眼里,邓小平竟是港独之父?

题图人物见此文 香港“政坛教父”钟士元逝世 曾与邓小平不欢而散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