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无力的摄影师(组图)

2019-09-22 13:30 作者:张易书(文/摄影)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叶子,你为何要挡住棕面莺?
叶子,你为何要挡住棕面莺?

文、摄影/张易书

连续两天连五节,觉得魂魄少了一缕,八字的重量流失......(可恨的体重不曾减)

一如这两张遗憾,“红头山雀”与“棕面莺”!

这应该是我第四次“瞬遇”的红头山雀吧!这鸟儿身形极小只(约10公分),个性极噪动,如果有特教鉴定,绝对过动的重症。

以往的运气好,不代表这一次的运势佳,距离远、躲叶后,戏称“小叮当”的名称,因为被叶子挡住,怅然。

棕面莺是树莺科,也是小个子,生性好动,台湾的中高海拔都有,好遇不好拍,之前在大坑的冬天时,偶尔也可遇到。

溪头的鸟种众多,有抚慰人心的,也有伤我胆固醇的心的,最有趣的地方,是一次的拍照中,同时都会遇到,几百公尺前那种仿佛九世因缘般的相遇,让我捕捉到许多飞羽的身影,让我的眼神仿佛与鸟儿的灵魂互动;但也有几百公尺后的九世冤家,让我的相机咬牙切齿,赌气的呐喊着:下次不要让我遇到,不然我就、我就、我就......拼命的压快门。

好弱啊我,在飞羽面前,我的恐吓与意气,就是这种肌无力的虚张。

叶子,你为何要挡住红头山雀?
叶子,你为何要挡住红头山雀?

黄苍鹭鹪莺,家屋附近。

因为双铁的话题,因为谣传好市多卖场的进驻,重划区一直在动工,原本荒野般绿油油的空地,现在一块一块的变成油豆腐色了,站在原本漫长田菁的土地上,如今只剩大卵石集中、几株田菁风中惨淡飘摇。

南兴公园旁的这块大面积的建地,脸友曾经风闻说有白腹秧鸡出没,虽然可信度很高,不过在推土机不知道翻整过几次之后,只剩下一整群一整群在泥水洼洗澡的八哥,再来就是几只鹭鸶,再来就是一两只黄头鹭,再来就剩这只鹪莺,牛背鸟无语,鹪莺还鸣。

旱溪可能是这群飞羽此地最后的生活场域,以后在这区的柏油马路上骑车时,应该不会有鹪莺在路旁,逗引我停车了。

黄苍鹭。
黄苍鹭。

鹪莺。
鹪莺。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