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無力的攝影師(組圖)

2019-09-22 13:30 作者:張易書(文/攝影)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葉子,你為何要擋住棕面鶯?
葉子,你為何要擋住棕面鶯?

文、攝影/張易書

連續兩天連五節,覺得魂魄少了一縷,八字的重量流失......(可恨的體重不曾減)

一如這兩張遺憾,「紅頭山雀」與「棕面鶯」!

這應該是我第四次「瞬遇」的紅頭山雀吧!這鳥兒身形極小隻(約10公分),個性極噪動,如果有特教鑑定,絕對過動的重症。

以往的運氣好,不代表這一次的運勢佳,距離遠、躲葉後,戲稱「小叮噹」的名稱,因為被葉子擋住,悵然。

棕面鶯是樹鶯科,也是小個子,生性好動,台灣的中高海拔都有,好遇不好拍,之前在大坑的冬天時,偶爾也可遇到。

溪頭的鳥種眾多,有撫慰人心的,也有傷我膽固醇的心的,最有趣的地方,是一次的拍照中,同時都會遇到,幾百公尺前那種彷彿九世因緣般的相遇,讓我捕捉到許多飛羽的身影,讓我的眼神彷彿與鳥兒的靈魂互動;但也有幾百公尺後的九世冤家,讓我的相機咬牙切齒,賭氣的吶喊著:下次不要讓我遇到,不然我就、我就、我就......拼命的壓快門。

好弱啊我,在飛羽面前,我的恐嚇與意氣,就是這種肌無力的虛張。

葉子,你為何要擋住紅頭山雀?
葉子,你為何要擋住紅頭山雀?

黃蒼鷺鷦鶯,家屋附近。

因為雙鐵的話題,因為謠傳好市多賣場的進駐,重劃區一直在動工,原本荒野般綠油油的空地,現在一塊一塊的變成油豆腐色了,站在原本漫長田菁的土地上,如今只剩大卵石集中、幾株田菁風中慘淡飄搖。

南興公園旁的這塊大面積的建地,臉友曾經風聞說有白腹秧雞出沒,雖然可信度很高,不過在推土機不知道翻整過幾次之後,只剩下一整群一整群在泥水窪洗澡的八哥,再來就是幾隻鷺鷥,再來就是一兩隻黃頭鷺,再來就剩這隻鷦鶯,牛背鳥無語,鷦鶯還鳴。

旱溪可能是這群飛羽此地最後的生活場域,以後在這區的柏油馬路上騎車時,應該不會有鷦鶯在路旁,逗引我停車了。

黃蒼鷺。
黃蒼鷺。

鷦鶯。
鷦鶯。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