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鸟自迎人”的白耳画眉(组图)

2019-09-15 10:05 作者:张易书(文/摄影)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古语说“山鸟自迎人”大概就是溪头散步时遇鸟的情景了。
古语说“山鸟自迎人”大概就是溪头散步时遇鸟的情景了。

文/摄影:张易书

白耳画眉,溪头

都是随意走就会遇着的鸟,古语说“山鸟自迎人”大概就是溪头散步时遇鸟的情景了。

因为离开溪头后的山下暑辅闲暇,背着镜头出访时,“有意拍鸟鸟不来”的懊恼情况,不时伤心上演;听前辈说休耕田野那儿有,我到时,没有!又听脸友说另一处拍到了,自身前往时,除了一野碧绿,会飞的只剩蜻蜓与田蛉!

这种“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境遇一多,加上另一种“无心拍鸟鸟飞鸣”的经验使然,闹得我出门时,即便都背起了全部家当,我还是跟大人说“我去‘爬山’了!”“我去‘运动’了!”关于“拍鸟”这件事,嘘~佛曰“不可说”。

拍鸟拍不到,但是爬山、散步、运动时,那种飞羽横空、跳穿山径、蹦出丛草的,倒是一直巧遇又巧遇、上演又上演,如今方知有意逐花均是梦,花落缤纷在眼前,

白耳画眉刚洗完澡,蹲在台湾桫椤晾羽毛,就在那里看着我,就像大人洗完澡擦头发的模样,叫人看得醺迷,原来不飞离从来不是因为我,而是方便就着近处照顾亚成鸟啊!
白耳画眉刚洗完澡,蹲在台湾桫椤晾羽毛,就在那里看着我,就像大人洗完澡擦头发的模样,叫人看得醺迷,原来不飞离从来不是因为我,而是方便就着近处照顾亚成鸟啊!

就像这溪头的白耳画眉,走在溪头,很难不被顶上水杉林叶中的高鸣叫唤声吸引,侧耳听之、定神找之,往往只看得一个仿佛、一阵飘忽,好像五里雾散、又来十里雾拢,白耳画眉在哪儿呢?但很神奇的是,在找红头山雀的时候,却遇着白耳画眉刚洗完澡,蹲在台湾桫椤晾羽毛,就在那里看着我,就像大人洗完澡擦头发的模样,叫人看得醺迷,好奇为何没有飞走的时候,又发现原来邻枝有亚成鸟,原来不飞离从来不是因为我,而是方便就着近处照顾亚成鸟啊!

白耳画眉亚成鸟,长相不甚可观,白耳的特征已经展现,但是一绺白长眉还没有长齐,飘忽感没有,笨拙感盈满,没有成鸟的轻灵跳舞,只有怕摔懒动的幼婴样。
白耳画眉亚成鸟,长相不甚可观,白耳的特征已经展现,但是一绺白长眉还没有长齐,飘忽感没有,笨拙感盈满,没有成鸟的轻灵跳舞,只有怕摔懒动的幼婴样。

白耳画眉亚成鸟,长相不甚可观,白耳的特征已经展现,但是一绺白长眉还没有长齐,飘忽感没有,笨拙感盈满,没有成鸟的轻灵跳舞,只有怕摔懒动的幼婴样,这不是我的目标鸟,但是的确在这一天的遇鸟中,占了很大的篇幅。

机会是需要争取的,我一直相信,但是在遇鸟的这事上,我相信等待与邂逅的机缘,一样重要;就把努力、积极、争取的那种敲锣打鼓声,留在另一个世界吧!拍鸟与阅读一样,总是会翻到最让你流连不忍离去的那一页的。

当然前提是,你要一直翻下去。

机会是需要争取的,我一直相信,但是在遇鸟的这事上,我相信等待与邂逅的机缘,一样重要。当然前提是,你要一直翻下去。
机会是需要争取的,我一直相信,但是在遇鸟的这事上,我相信等待与邂逅的机缘,一样重要。当然前提是,你要一直翻下去。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