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前因后果(图)

2019-09-10 08:27 作者:林忌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2019年9月8日,为呼吁美国落实《香港人权民主法案》,有网民发起在中环遮打花园举行“香港人权与民主祈祷会”,和公众游行(前往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看中国摄影图 李天正)

【看中国2019年9月10日讯】周日(8日)逾万香港人集结在中环,向美国领事馆和平请愿,最后被警察突然取消游行的不反对许可,导致后来在港岛多区的冲突;然而这次大规模向美国的请愿游行,可谓是最多人参加向外国使馆游行,因为香港人已经认知,向港共或中共示威是没有用处,因此把目光投向了美国──作为民主国家的表率,希望透过游行,向美国表达尽快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诉求,以达到制裁港共官员之效。

首先提出这条草案的,是美国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等,于2016年11月16日,因应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的访问提出;当时提出的背景,是因应铜锣湾书店的“绑架送中”案,以至中共人大再度释法,DQ(Disqualify)香港的立法会议员,希望透过立法,能够制裁这些相关的中共以至港共官员,冻结以至没收涉案官员在美国的资产等。

事实上美国的国会议员如鲁比奥,早于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已经非常关心香港事务──鲁比奥等参议员,曾于2014年10月9日时,联署向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指出美国曾因应中英两国的要求,主动保证《中英联合声明》50年不变,因此根据1992年美国的《香港政策法》,授权美国总统可于香港的自治被北京破坏时,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即把香港视为和中国大陆其他地方一样,要面临美国以至其他西方国家的制裁;鲁比奥等美国的国会议员关心香港,绝非一日之功,而是由雨伞运动开始,多年来长期关心香港而作出的。

然而美国的立法程序比较缓慢,一些较有争议,或和美国自己利益没有急切性的法案,往往要一段较长的时间才能通过;特别是当美国总统由奥巴马换成了川普(特朗普),而美国的内部变化,外交事务上的变化,以至参众两院的组成更替,国内问题以至总统职权、以至涉及“通俄”等指控,都造成最终国会没有时间,去审理这条有关香港的议案;而贸易战展开之后,不能避免的是,“香港问题”不止是人权问题,更成为美中之间的角力;如果美中达成贸易协议,这条法案通过的机会就较低;反之贸易战进一步升级,这条法案通过的机会就大增,这就是政治现实。

鲁比奥于今年5月时,仍然为此举办了听证会,当时听取了“反修例美加团”的李柱铭及罗冠聪等;而较早前,在今年3月,陈方安生、莫乃光及郭荣铿,更见了美国副总统彭斯,以及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因此当6月9日103万港人上街“反送中”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即率先于6月11日表示,要重推《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参议员如鲁比奥等亦同时跟进,即参众两院都同时表达,要重推此法案的明确意愿。

因此根据时序与事实,成功争取美国关注的,是近年一直外访的黄之锋、李柱铭等的观点,他们也因此成为了中共长期针对的眼中钉;近月网上就成立了一个名为“香港自治行动”的组织、要骑劫这条法案。有国师之称的陈云在Facebook曾声称美国“支持送中”,说“香港面临中美夹击”,说游行“无关重要”,指“美国不关心百万人游行”;直至佩洛西与鲁比奥表态,这些人突然来个180度的“转軚”,突然由反美变以“美国代言人”来自居,其丑态令人作呕。

这些事后孔明,声称自己的“美国旗海”,请“川普解放香港”行动,有如坐时光机般,回到过去“成功争取”这美国参众两院议员,于6月初已表态要做的事情;9月8日骑劫请愿成“保卫香港宪法”的“自治行动”组织,更迟至6月25日才登记其Facebook的专页,更把主权(Sovereignty)与宪法(Constitution)混淆,两者根本无关。英国作为主权国家,立国多年至今仍未有任何成文的宪法,亦即香港由1841年开埠,至1997年7月1日都没有什么“宪法”;而中国的《基本法》,除了保卫中共的利益,以至让中共任意释法之外,更与当初鲁比奥提出立法的原意相违──正是因为中共以释法DQ立法会议员,才提出这条《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那么保卫什么“宪法”──基本法呢?连法案的原委都不知道,又扮什么成功争取呢?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