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可能出兵香港?五件事打破常规观点(图)

2019-08-02 14:24 作者:大猎甫 桌面版 正體 16
    小字

北京可能出兵香港,五件事打破常规观点。
北京可能出兵香港,五件事打破常规观点。(MANUEL CENETA/AFP/Getty Images)

7月31日,中共驻港部队司令员陈道祥罕见地表态:绝不容忍香港极端暴力事件。与此同时,大陆官媒放出驻港部队镇压民众的宣传片《出征》,展示各警种从海、陆、空对暴恐、暴乱以及犯罪活动打击的能力,骤然增加北京香港军事干预的可能性。

先前一般认为,北京不会轻易出兵干预香港事务,这不仅可能毁掉香港,一旦军事介入等于触动“核弹选项”,后果难料也难以控制,最后危及中共政权,除非北京当局完全丧失理智才会出兵。

然而政论家们的推理是站在正常人的思维逻辑上,以理性来思考的,我先前在《北京进退两难施诡计 香港民众有一个最好办法》一文中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然而,随着事态的发展,我们看到,政府每一步所为都与民意背道而驰。

所以这时,仍然用理性的观点来判断非理性政府接下来的行动,恐怕会出现误判。接下来,要以五个例子来让大家看到,中共即便是面临灭亡,也完全有可能违背理性出兵香港。

蝎子乌龟

第一个要说的是乌龟背蝎子过河的那则寓言:

“蝎子要过河,苦于不通水性,在岸边逡巡;忽然见到乌龟在水滨休息,遂上前对乌龟说情,希望乌龟能背它到对岸去。”

“乌龟一见蝎子,早已魂飞魄散,遑论要背它渡河,当下自然婉转推辞;蝎子不仅其毒无比,而且聪明透顶,乌龟的反应早在其预料中,因此不慌不忙地请乌龟不必害怕,因为如果蝎子螫乌龟一下,后者固然会葬身河底,前者不擅泳,亦会同归于尽。蝎子耐心地分析这种利害形势后,对乌龟真摰地说:‘龟兄,你想我会做这种害人害己的蠢事吗?’乌龟一想,对啊,蝎子为了本身利益,一定会破例不下毒手的。于是决定做一次‘善事’。”

“乌龟背蝎子过河,最初相安无事,和平共处;可是,不一会,乌龟尾部突然感到一阵剧痛,接着晕头转向,知道被蝎子螫了一下,已中剧毒,生命危在旦夕,但它不明白蝎子为何不顾本身安危,因为它们正处河心急流,龟死蝎亡,对谁都没有好处,于是它要从蝎子口中知道真相,不然死不瞑目,哪知毒蝎的回答出人意外,它说:‘龟兄龟兄,难道我不知螫你一下我们就会一同葬身河底吗?可是,这是我们蝎子的习惯,要改亦改不来啊!’”

赌徒心态

第二个想说的是赌徒心态。经常有赌徒表示,即便他们在一直输钱,但是赌博带来的快感也会将他们一次次拉回牌桌或者老虎机旁。

诺丁汉特伦特大学(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专门从事行为成瘾症研究的心理学家马克・格里菲斯(Mark Griffith)曾以5,500名赌徒为样本,做了一项调查,他发现,赌徒会出于一系列动机去赌博:赌徒最大的赌博动机是“挣大钱”,接下来的动机是“赌博很有趣”和“赌博让人情绪亢奋”。

这说明,赢钱并非是赌博的全部,很多赌徒进赌场的目的和赢钱几乎没有关系。

赌博是一种自我打赌的过程,赌博会成瘾,以致赌徒被瘾好控制,难以自拔。同理,权力也会使人上瘾,没尝过权力滋味的人也许难以理解,但是爬上权力高位的人却会沉浸其中,体会权力的游戏带来的刺激。

充满矛盾的复合体

美国记者赫德里克・史密斯(Hedrick Smith)曾经提到,他认识的一个苏共少壮派官员。他描述说,看上去此人是充满矛盾的复合体。此人一方面在和朋友谈话中批评时政,俨然是个改革家,另一方面,又对本国的政治感到自豪。这人清楚知道斯大林时代的恐怖,但与此同时,又对斯大林靠强权建立起一个庞大的红色帝国而骄傲。一方面,他乐意向别人显示其思想开放,另一方面,又对自己善于掩盖个人观点,对自己在党内会议上以善于发言著称而得意。史密斯说,这正是苏共末代官员的典型——无信仰的机会主义者。

这段描述和今天我们看到的许多官员都十分相似,这也让我想起“六四”前的情形。赵紫阳在《改革历程》中谈到,当时学潮爆发,本来中共高层很多人是希望和平解决事件,不赞成镇压的,然而到了后来,不少人都改变了初衷。改变原先意见的原因,我想一些是因为坦克进城不敢再说话,另一些人则是因为政治投机。

无信仰的机会主义者确实是矛盾的复合体,他们不以理性来作为决策的依据,而是根据嗅到的机会来进行投机。

沉船计划

近年来,大家都知道中共有个“沉船计划”。据知情人披露,“六四”前,东欧剧变,中共政权极度危机,于是制定了“沉船计划”。六四镇压前,邓小平已做了两手准备,其中B选项是万一镇压失败,将紧急飞往巴基斯坦。当时几架专机停在西山随时准备起飞,机内实载黄金、美钞,北海舰队的132舰(第二护卫群)则启动一级警戒,随时准备起航。

随着镇压成功,逃亡暂时搁浅,但这项计划保留下来,后来中共高层组建了秘密筹备小组,以备末日逃亡。

现在距当时已过去30年,中共高层早已在全球布局,准备随时出走。很多人会希望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对中共高层实施制裁,但是西方自由社会内部也存在各种势力,中共高官多年的经营会使他们认为自己是有后路可退的。

最后的倒霉蛋

据学者研究发现,苏联末期,对苏联体制主观抛弃最早的,并不是源自民间,而是在上层官僚集团。

苏联的施骗者们是全国最早知道历史真相的,他们早已没有理想,但出于共同利益乐于维持现状,并谋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更恶劣的情况是,由于每一个局中的人,都知道这游戏的结果,因此更加疯狂地占有公共利益并以高压维持“秩序”,从而更猛烈地制造各种社会矛盾。

每个当权者都希望平稳渡过掌权期,并“击鼓传花”般将权力和整个局传给继承者。每一个接到“花”的在位者只需要考虑两件事,如何尽可能地多攫取利益、如何全身而退。当然,“花”不能永远传下去,最后一个倒霉蛋则要偿还所有前任的欠债。

天灭中共的大潮和十九大后国家主席终身制决定了,中共的“花”落在习近平身上可能再也传不下去了。先不说习近平自己的抉择,那许多身上有血债的中共高官,巴不得把责任都推到习身上,让习承担所有,因此,他们会抓住机会千方百计诱习出兵,双手染血,当那个最后的倒霉蛋。

后记:

香港人守护香港的勇敢,让我无比感动,每一次局势发生变化我都忧心忡忡,如今,中共出兵香港的可能性增大,我更加担忧却无计可施。想到中共出兵香港的可能性时,我心中希望这件事永远不要发生。我想对勇敢的香港同胞说,黎明前的夜最黑,但天一定会亮,天亮前,很多人会一直为你们祈祷。坚持,加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