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见光明 盲人可以用“舌头”辨别颜色?(视频)

2019-07-10 01:3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盲人也能看到颜色吗?
盲人也能看到颜色吗?(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盲人也能看到颜色吗?答案是肯定的。

通过这一款助盲装置BrainPort,就能让盲人“重见光明”!

这是美国威斯康星州的一家创业公司Wicab的一款产品。它并不是真正让盲人重新睁开眼看世界,而是在BrainPort眼镜上装了微型摄像头,来捕捉影像和画面。然后,这些影像和画面资讯会通过一个舌头感应片,传输到大脑中。是的,用舌头!因为需要含在嘴里,所以这款产品又叫“电子棒棒糖”。

BrainPort眼镜上装了微型摄像头来捕捉影像,这些影像会通过一个舌头感应片传输到大脑中。
BrainPort眼镜上装了微型摄像头来捕捉影像,这些影像会通过一个舌头感应片传输到大脑中。(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人眼之所以能看清东西,是因为200万个视觉神经将光学讯号送向视网膜,而视网膜又将光学讯号转变成神经脉冲传向大脑,让我们能够看见物体的形状。

电子棒棒糖”上通过电脉冲方式对舌头进行刺激。每个电脉冲都会根据图画光影的不同而变化,图画中的白色区域,会产生强烈的电脉冲;灰色区域,产生很弱的电脉冲;黑色区域,则不产生任何脉冲讯号。当舌头神经接受了这些电脉冲刺激后,就会将这些脉冲刺激讯号传给大脑,并在大脑中的“视觉区域”还原成画面,从而让盲人可以通过舌头的触觉来“视物”。

“电子棒棒糖”上通过电脉冲方式对舌头进行刺激。
“电子棒棒糖”上通过电脉冲方式对舌头进行刺激。(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盲人可以通过舌头的触觉来“视物”。
盲人可以通过舌头的触觉来“视物”。(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这种因一种感官唤起另一种感官的能力就是通感。

许多科学家认为,由于大脑的不同部位分别各司其职的处理各种感知系统,但当各区之间发生互动或干扰时,就可能影响到邻近脑区的神经反应,盲人视力缺失,其他的感官代偿能力提高,所以他们的通感能力也较强。

盲人之外,也有些人天生拥有较强的通感。

根据德国音乐杂志《新柏林音乐报》的记载,1842年的某一天,音乐家兼指挥家的李斯特在一场排练时,对着他的乐团不断大喊:“请你们演奏更蓝色一点!”“不对,这里不要玫瑰色!”“这里应该是深紫色!”当时大家还搞不清楚李斯特的意思,如今我们才晓得,李斯特是个听觉与视觉相通的人,这种特异功能叫“色联觉”。

联觉人在十九世纪末的欧洲前卫艺术界大出风头,俄国的作曲家史克里亚宾,在创作一场交响乐表演时,除了完整乐团编制外,更试图加上能将颜色投射到布幕上的色光风琴,希望创造一场让音乐与色彩水乳交融的作品,可惜当时大家不了解这些较为前卫的联觉艺术。

为什么大多数人都不具备这种超乎寻常的艺术品监能力呢?那是因为大脑不同感官之间神经元的任意连线,会在人的生长发育过程中被抑制。毕竟,通感只是神经元之间的无序连线,大脑的自保机制会遏制类似的“搭错线”。

由一种感官唤起另一种感官的能力就是通感。
由一种感官唤起另一种感官的能力就是通感。(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普通人要想开启大脑神经元的所有通路,几乎不可能,但是这种不可能就曾被瑞士化学家阿尔伯特.霍夫曼无意间实现过。

1943年,霍夫曼在做实验的时候不小心指尖蘸上了一点自己在4年前合成的一种物质,名叫LSD,于是他就随意放在嘴里尝了一下.结果就出现了幻觉。

据他自己回忆,他在服药之后躺在床上,感觉身体是中毒了,满脑子都是诡异的幻想,眼前像万花筒一般不断浮现出古怪的画面,闪烁着各种色彩与形状。

几十年来,不断有艺术家为了寻求刺激和灵感而使用这种致幻性极强的药品,当然这种药物在很多国家都是被严令禁止的,至于原因,则是“珍惜生命,远离毒品”。

强烈的通感体验是大脑运作过程中产生的意外,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有通感的能力,只是程度不同。

“绿柳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疏影横斜水清浅,含香浮动月黄昏。”在诗句中,我们能够体会到一个更为完整生动的境界,谁说通感只是艺术家的专利呢?

我们从美国国立卫生院发起的人脑连线组计划可以得知,其实在人脑的白质连线中有很多主干道,在主干道上又分出了很多分支,去往大脑皮层上的具体神经元。白质的作用就是构成回路,比如当我们看到一条狗时,大脑中视觉皮层区域处理出狗的结论,听觉皮层部分听到汪汪的叫声,触觉皮层部分会有毛茸茸的皮毛的感觉,语言皮层部分会浮现出狗的概念,所有这些神经元是同时被启用的,就构成一个回路。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通感的能力,只是程度不同。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通感的能力,只是程度不同。(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我们脑中所有的功能全是通过回路这样的单元来实现的,这就给人工智能带来启发,卷积神经网络就借监了视觉神经的工作机制,“学会”了如何识别影像中的物件。

它学习了类似枕叶的神经架构,最终提出了原始的演算法基础——分层神经网络模型。但大脑神经元的复杂性和鲁棒性要比人工神经元复杂强大得多。这不仅体现在神经元的数量及每个神经元的树突数量上,还体现在单个神经元的内部复杂性上。

人工智能的发展又不断推动新的导盲装置出现。具备自然语言处理、物体识别、人脸识别、智慧导航等人工智能能力,利用机器智慧和人类智慧相结合的方式,导盲头盔、导盲机器人不断被研发出来。

黑科技不是胡扯,不是空想,而这一切,都是基于对大脑奥秘的不断探索之上。

“电子棒棒糖”已经通过了美国FDA的认证,目前尚未在中国上市。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