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告诉世界:多年来美国对北京的绥靖政策失败了(图)

2019-06-12 11:00 桌面版 正體 14
    小字

2019年6月9日,百万香港民众游行抗议返送中条例。
2019年6月9日,百万香港民众游行抗议返送中条例。(图片来源: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6月12日讯】(看中国记者路克编译)上周末,大约100万香港居民走上街头抗议引渡法案,该法案允许将涉嫌犯罪的人引渡到中国大陆。香港人担心如果该法案获得通过,中国臭名昭著的刑法将被用来对付其在香港的政治对手。

1997年7月1日,英国政府将对香港的控制权交还给了中国。北京继承了由英国民主和法治所塑造的蓬勃发展的市场经济。当时,西方政府希望香港蓬勃发展的经济,将促使中国兑现其“一国两制”的承诺,并确保香港仍然是拥有民主的亚洲金融之都。

现在香港政府强行推出引渡法案非常明确地表明西方所期望的“一国两制”是一种妄想。北京的主要任务是保持其权力完整,不允许任何人挑战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地位。

香港的开放模式对中国共产党是一种威胁,因为它表明中国公民可以既享受自由,又非常富裕。香港的抗议活动正是美国应该支持的,以便香港能够保留其特色。西方以前坚持认为中国的经济改革能在没有外在压力的情况下,促进政治改革,这已被证明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值得称赞的是,川普(特朗普)政府目前对中国的强硬路线是有道理的。

自从20世纪70年代,美国总统尼克松和他的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想用金钱利益来引诱北京当局,让其改变强硬立场。这种政策很长时间主导了美国外交和商业机构。他们的论点是:金钱利益能缓和毛的革命热情和专制镇压。

由于当时中苏关系破裂,尼克松这种拉拢中国的地缘政治战略一定程度上奏效了,北京更接近美国,远离苏联。而且,有一段时间,这种改变中国的温和理论似乎得到了验证。毛泽东的继任者邓小平进行了市场改革,并进一步推动了政治改革的可能性。他们认为,在美国的指引下,中国将成为美国主导的自由国际秩序中的“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西方将获利丰厚。

所以,当邓小平于1989年对天安门广场的学生抗议者动用军队镇压时,当时的美国总统乔治H.W.布什拒绝呼吁美国对那些下令进行野蛮镇压的人采取行动。其理由竟然是,惩罚性措施只会使中共的“强硬派”有理由反对西方需要与之合作的邓小平这样的“温和派”。

随后的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都延续了这一政策,这一政策更多地基于充满希望的理论,而不是令人沮丧的事实。中国被允许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但没有证据表明它准备遵守WTO规则,包括保护知识产权。

与此同时,前美国政府官员采用了基辛格模式,与利润丰厚的咨询公司合作,促进中国公司进入西方的市场,或西方公司进入中国市场。

中国把这种美国政府的默许,看成是允许其不良行为的绿灯。中国经济蓬勃发展,因为国家支持的公司主导出口市场,并在中国政府的纵容下偷窃西方的知识产权。中国黑客瞄准美国公司,并窃取了数十万美国国家安全官员的背景数据。

在人权方面,中国对其国民的镇压遭到全球各国政府的忽视。北京监禁持不同政见者,对其公民进行大规模监视,并对互联网和新闻媒体进行严厉审查。

美国政府该怎么办?幸好,川普政府放弃了用经济诱导北京改变的想法,直面来自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威胁。美国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已从战略接触转变为战略竞争。川普的贸易战虽然让市场波动,并让盟友感到不安,但却是一个精明的举动。全球的供应链开始转移,并惩罚中国的掠夺性贸易和盗窃知识产权行为。

如果说,美国以前想通过经济诱惑来让北京做出政治改革的政策是妄想,那么在不关注中国共产党镇压人权的情况下,单打贸易战也同样是无效的。中国的破坏人权与不公平贸易的做法,必须同时被正视,这样中国才能实现其公民和世界所共同需要的变革。

北京的当权者士害怕自己的人民,尤其是香港这样数百万富裕和自由的中国人。捍卫香港的抗议者,新疆被监禁的维吾尔人和中国其他受压迫的公民,不仅是美国的道德要求,也是一个聪明,且具有战略意义的做法。

(编辑注:本文作者Mark Dubowitz是华盛顿民主国防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这是一个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智囊团。)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