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告訴世界:多年來美國對北京的綏靖政策失敗了(圖)

2019-06-12 11:00 桌面版 简体 14
    小字

2019年6月9日,百萬香港民眾遊行抗議返送中條例。
2019年6月9日,百萬香港民眾遊行抗議返送中條例。(圖片來源: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6月12日訊】(看中國記者路克編譯)上週末,大約100萬香港居民走上街頭抗議引渡法案,該法案允許將涉嫌犯罪的人引渡到中國大陸。香港人擔心如果該法案獲得通過,中國臭名昭著的刑法將被用來對付其在香港的政治對手。

1997年7月1日,英國政府將對香港的控制權交還給了中國。北京繼承了由英國民主和法治所塑造的蓬勃發展的市場經濟。當時,西方政府希望香港蓬勃發展的經濟,將促使中國兌現其「一國兩制」的承諾,並確保香港仍然是擁有民主的亞洲金融之都。

現在香港政府強行推出引渡法案非常明確地表明西方所期望的「一國兩制」是一種妄想。北京的主要任務是保持其權力完整,不允許任何人挑戰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地位。

香港的開放模式對中國共產黨是一種威脅,因為它表明中國公民可以既享受自由,又非常富裕。香港的抗議活動正是美國應該支持的,以便香港能夠保留其特色。西方以前堅持認為中國的經濟改革能在沒有外在壓力的情況下,促進政治改革,這已被證明是不切實際的幻想。值得稱讚的是,川普(特朗普)政府目前對中國的強硬路線是有道理的。

自從20世紀70年代,美國總統尼克松和他的國家安全顧問基辛格,想用金錢利益來引誘北京當局,讓其改變強硬立場。這種政策很長時間主導了美國外交和商業機構。他們的論點是:金錢利益能緩和毛的革命熱情和專制鎮壓。

由於當時中蘇關係破裂,尼克松這種拉攏中國的地緣政治戰略一定程度上奏效了,北京更接近美國,遠離蘇聯。而且,有一段時間,這種改變中國的溫和理論似乎得到了驗證。毛澤東的繼任者鄧小平進行了市場改革,併進一步推動了政治改革的可能性。他們認為,在美國的指引下,中國將成為美國主導的自由國際秩序中的「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西方將獲利豐厚。

所以,當鄧小平於1989年對天安門廣場的學生抗議者動用軍隊鎮壓時,當時的美國總統喬治H.W.布希拒絕呼籲美國對那些下令進行野蠻鎮壓的人採取行動。其理由竟然是,懲罰性措施只會使中共的「強硬派」有理由反對西方需要與之合作的鄧小平這樣的「溫和派」。

隨後的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政府都延續了這一政策,這一政策更多地基於充滿希望的理論,而不是令人沮喪的事實。中國被允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但沒有證據表明它準備遵守WTO規則,包括保護知識產權。

與此同時,前美國政府官員採用了基辛格模式,與利潤豐厚的諮詢公司合作,促進中國公司進入西方的市場,或西方公司進入中國市場。

中國把這種美國政府的默許,看成是允許其不良行為的綠燈。中國經濟蓬勃發展,因為國家支持的公司主導出口市場,並在中國政府的縱容下偷竊西方的知識產權。中國黑客瞄準美國公司,並竊取了數十萬美國國家安全官員的背景數據。

在人權方面,中國對其國民的鎮壓遭到全球各國政府的忽視。北京監禁持不同政見者,對其公民進行大規模監視,並對網際網路和新聞媒體進行嚴厲審查。

美國政府該怎麼辦?幸好,川普政府放棄了用經濟誘導北京改變的想法,直面來自中國的經濟和軍事威脅。美國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已從戰略接觸轉變為戰略競爭。川普的貿易戰雖然讓市場波動,並讓盟友感到不安,但卻是一個精明的舉動。全球的供應鏈開始轉移,並懲罰中國的掠奪性貿易和盜竊知識產權行為。

如果說,美國以前想通過經濟誘惑來讓北京做出政治改革的政策是妄想,那麼在不關注中國共產黨鎮壓人權的情況下,單打貿易戰也同樣是無效的。中國的破壞人權與不公平貿易的做法,必須同時被正視,這樣中國才能實現其公民和世界所共同需要的變革。

北京的當權者士害怕自己的人民,尤其是香港這樣數百萬富裕和自由的中國人。捍衛香港的抗議者,新疆被監禁的維吾爾人和中國其他受壓迫的公民,不僅是美國的道德要求,也是一個聰明,且具有戰略意義的做法。

(編輯註:本文作者Mark Dubowitz是華盛頓民主國防基金會的首席執行官,這是一個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智囊團。)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