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群草菅人命 宋柔复仇神奇(图)

2019-05-09 05:13 作者:程守信整理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欠命还命,逃不过天理。
欠命还命,逃不过天理。(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唐僖宗避难于岷蜀,黄巢的农民军,还在三辅一带活动。中和元年,诏令丞相晋国公王铎,为诸道行营都统,大张旗鼓,由三峡而下,坐镇南燕,节度东路诸侯。又诏令军容使西门季玄(人名),为都监。秋七月,王铎抵达滑州,都监至于临汝。此地正当军队往来要道,驿站全部被焚毁,便居住在龙兴寺的北禅院,其西廊的小院,则由都监手下的都押衙何群,居住。

何群是滑州人,世代为本军要职。他自幼凶恶阴险,亲戚们都疏远他,于是他西入长安,投靠有权势的宦官,就被西门季玄,收纳了。到这时,何群已被提拔为都押衙,军伍之事,全都委讬给他。何群志气骄佚,视随从如鱼肉。曾经有一天,汝州监军使董弘贽,孔目官宋柔,奉呈文件给都监,完成使命之后,走出来,正值何群在门口的胡床上坐着。何群因为宋柔没有先参谒他,而愤怒,斥令几个士兵,把宋柔揪进去,用马鞭打了一顿才放走。董弘贽听说这事,大为恐慌,又打了宋柔数十板子,仍然赶走,不再任用。董弘贽又派信使驰马向何群道谢,何群毫不动情。过了数旬,日已黄昏,宋柔徒步走着,路经寺门,正好碰上何群从外面回来,刚要进门,瞥见宋柔,怒气大作,连声呵斥马夫,把宋柔捉进院内,等到天色昏黑,就把宋柔杀死,然后支解,扔进了粪坑。

到了掌灯的时候,何群宛然见宋柔披着头发,光着双脚,浑身是血,立于灯后。何群矍然而起,奋剑急刺,宋柔的鬼魂便倏然而灭了。此后每天夜里,都会见到宋柔的鬼魂。暮秋之月,都监迁移到荥阳郡,住在开元寺,正在子城的东南角。到这时,何群神思恍惚,心中不安,便与裨将窦思礼等,忽然心生图谋叛乱之意,准备大掠荥阳之后,逃奔江南。都监的部卒三百来人,都畏惧何群,而唯唯听命。正值太守杜真府,来文牒请都监夜宴,文牒送到,何群对窦思礼等人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一定要在今天晚上起事,免得后悔。”窦思礼等便悄悄部署士卒,到了黄昏时分,都监前去赴宴,何群命亲信数十人相随,告诫说:“到了三更,你们就焚烧六司院门,我们在寺中,必然举火相呼应。”这夜的一更,何群在帐中打盹,只梦见宋柔向自己大声斥遭:“今天,我要报了!”于是,何群惊醒,召来窦思礼,告诉他。窦思礼答道:“这不过是你想起这事,他能干什么?”

二更将过一半,何群便命令其徒党,披上衣甲,派一名士卒爬上佛堂西边的大梓树,了望子城里面。没有多久,郡里的都虞侯,巡逻到寺院,开门进来,走到殿角,仰视树梢,心中一动,命人在树下点燃火把,见到一个穿戴盔甲的人,蹲在树枝之间。正要诘问,何群赶忙连声对他说:“这个走捽发了癫病,就逃到上面去了。没有什么。”都虞侯颜色顿变,赶忙驰马而出,宣布戒严。何群招呼窦思礼等人说:“事情紧急,不赶快走,就被小子们灭了。”便带领他的徒党,斩断东门的锁钥而出逃。走了大约四十里路,何群的心里发慌,无所适从,而部下也渐渐溜去。他疲倦了,在水边休息,远远听见军鼓的声音,原来跑到仆射坡东北角的土岸来了。窦思礼便走上前,说有密语相告。何群把耳朵凑过去,窦思礼拔出佩刀,飞快地砍下何群的脑袋,落到地上,其余兵众一哄而散。窦恩礼带眷何群的脑袋,在天色将明的时候,向都监投诚,都监饶了他的罪,让他召集流散的士卒,这场兵变立即平息。只有何群一人,死于非命。这就是宋柔所讲的:“今天,我要报仇了!”的含意。

(选译自宋代李昉《太平广记》)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