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的环球之旅起点 先后遇上扒手的两人(图)

2019-04-29 08:35 作者:金帅气、魏伪善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好不容易抵达马德里,但两人却先后遇上扒手。
好不容易抵达马德里,但两人却先后遇上扒手。(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仁川机场演出差点搭不上飞机的华丽出国秀之后,终于抵达期待已久的第一个旅游地点─西班牙马德里。这是先经过九个小时的飞行,然后在莫斯科转机,接着再飞五个小时才完成的壮举。但事实上,应该要说抵达“马德里机场”才对。因为我们无法走到机场以外的地方。

领到行李、办完入境手续,就已经大约晚上十一点半了。当我直挺挺地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中间,想着“现在要从哪里开始好呢?”,才发觉这趟旅行好像真的已经开始了。

现在才开始查找前往马德里市区的方法跟附近的投宿点,虽然我们两个人的性格都不是会事先准备的类型,但是竟然连第一天要躺下休息的旅馆都没有预约……值得庆幸的是,虽然我们准备得不够充分,而且离预约的行为还很远,但是我们两个都没有会遭受危险的“莽撞”。与其在这么晚的时间莽撞地到处找旅馆,我们宁可夜宿机场。

环顾四周,有不少人跟我们一样,打算在机场睡一晚。我们也不甘示弱,开始物色位置。不知道在机场里搜寻了多久,我们发现玻璃窗和墙壁之间有个约两坪大的美丽空间。后面是墙壁,不远处还有流着水的厕所,可说是依山傍水的好位置。类似石床的地板质感也有五颗星。把用锁紧紧锁住的背包放到脚下,将辅助背包放进睡袋,当作陪睡玩偶抱在怀里,枕着颈枕平躺,形成兼顾安全和安逸的舒适睡眠环境,可说是一举两得。

隔天早上,和僵硬的肩膀一起寻找期盼已久的第一个旅馆,然后以矫健的步伐移动。幸好很容易就找到便宜的旅馆。但这种惬意也只是暂时的,正当我想办理入住手续时,帅气说出一句我不愿意相信的话。

“伪善……好奇怪喔。我……我的护照不见了……”

为了确定这句话真正的意思,我静默了几秒钟。不,不可能。再找找看。从头到尾仔细地翻找一遍!不愿承认现实,并把所有行李都倒出来。全部都在,除了护照以外。焦虑的味道浓烈地散发出来。我想起最后一次打开护照的地点,对,是那里,机场的外币汇兑处。在兑换的过程中不是要出示护照吗?如果不是在那里的话就完……这我想都不敢想。

没办法,只好撑起飘飘荡荡的身体再次前往机场。前往不久前才刚离开的那个地方。带着怦怦乱跳的心,抵达外币汇兑处,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帮忙,帅气的护照就在这里。我没对拿到护照后尴尬笑着的帅气吐口水,而是对她疯狂碎念。

“现在才刚开始,就这么散漫可以吗?这算什么,浪费钱又浪费时间。累得半死还不能休息。”

啊,我绝对不能像她这样。

重蹈覆辙的傻气同伴

终于正式展开旅行的第二天。充满活力出击的地点是马德里的主广场。开始我们期待已久的旅行吧!尽情地显露出观光客的样子,为了拿取市区地图而移动脚步的瞬间……啪。

我听到东西被扔到地上的声音。回头一看,地板上有一张照片,照片里的人好像在哪里看过。那修长的脸就是我本人,我很快就发现,那是贴着我照片的护照摊在地上。然后我明白了,有人打开我的包包,我急忙翻找包包。然后再次明白了,钱包,不见了。

扒手。有人打开我的包包偷拿钱包,不小心把护照弄掉了。双手一边发抖,一边前往一开始的目的地─旅游资讯中心。向工作人员说明情况之后,和银行取得联系,将信用卡挂失。最后拿到一张市区地图,并得知警察局的位置。

就这样,环游世界的第一个景点就是马德里的警察局。想要在各自带着故事等待的西班牙民众之间找一个位置坐下,无奈和紧张却制造出一种微妙的情感。咬着手指等待,终于可以说明原委了。

人的潜力会在危急的情况下发挥出来。虽然英文实力很差,但是情急之下,连国中时期学过的句型都召唤出来了。我有条不紊地列出钱包里的物品,跨国提款卡和各种信用卡,还有一些美金、欧元、韩币,相机记忆卡,以及为了有朝一日想要展现美丽时,可以派上用场而珍藏在钱包内袋的一对珍珠耳环。最可惜的是,小学同学说因为我要去两年所以想送我好一点的东西,砸下重金买给我的钱包。

对不起,朋友。那个钱包,我只用了两天……

从仁川机场的出国事件开始,接着露宿机场、帅气的护照丢失,一直到钱包被扒走为止……

蹲坐在昏暗的警察局里,这段期间发生的事件一一浮现脑海,我突然觉得是否该做个破财消灾系列的收集小册。如此与众不同地打响旅行的第一炮,使我暂时只想走花路(备注1)。真心不骗。

备注1:韩国流行语,“只走花路”比喻希望未来一切顺利的意思。

※本文整理、节录自金帅气、魏伪善合着《年届30,与其结婚,不如夜半脱逃》一书。由采实文化授权转载,欲阅读完整作品,欢迎参考原书。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