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素质论”之谬 认清制度的决定性(图)

2019-04-19 09:05 作者:陈光诚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陈光诚
陈光诚(LIONEL BONAVENTURE/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4月18日讯】最近,“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所以至今没能实现民主”的论调充斥着社交媒体。当然,这种论调也遭到了强烈的反击。仔细观察发现,很多人在大谈“中国人素质低”,甚至有人将其上升到“是人种问题”。我想,若他们事先知道“素质”是什么,就不会从这样的角度言说了。在还没弄懂什么是“素质”的情况下,就说“华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或“因此没能实现民主”,很明显,这是无的放矢。

那么“素质”到底是什么?

狭义地讲:素质是天生的生理质量和思维质量。用这个狭义的定义来证明个体之间的差异是没问题的。我以前也说过,人与人之间的差异、距离是最大的,大到你无法衡量,不能比较。一个花半秒钟就能看透事物本质的人和一个花一辈子都不能看透事物本质的人怎么比?说天差地别也不为过。当然,这包括现代人之间的横向比较和古今人之间的纵向比较。

从广义上讲:素质是指接受社会文明的质和量。质就是质量,量就是数量。接受的知识的质量越好,数量越大,素质就越高;反之,接受的知识的质量越差,数量越少,素质就越低。素质的这个广义定义,毫无疑问将其用在群体之间,不同的国家社会之间进行对比是比较合适的。因为任何国家的人素质都是参差不齐的,既有鸿儒也有白丁。因此,只能就综合素质进行对比。根据我所走过的十几个国家的经验,无论哪个国家的人民,尤其是普通百姓,他们内心对于善恶、是非、好坏、美丑等都有着差不多的价值判断,清醒认知与追求。在这方面真的差别不大,包括中国的父老乡亲在内。但是由于社会制度的不同,他们在具体情况下,采取具体行动时,表现出来的差异确实明显。

那么,是什么使得人们或能够,或不能够自然地表达出真实的自己?这是由其所在社会的制度是惩恶扬善还是惩善扬恶的后天因素、外部环境决定的。庄子的:“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说的就是时空的局限,获取知识的束缚给人造成的影响。一旦走出了狭隘的时空,广泛获取到知识和信息,开阔眼界之后,认知就会发生本质上的变化,素质自然就会改变提高。

现代知识经济时代的知识不仅指的是现代的知识,是人类所有知识的综合水平,中国在中共的独裁专制统治下,在“防火墙”内就连基本的事实真相是什么都很难弄清楚,甚至为了弄清被刻意掩盖的真相,要付出坐牢的代价。那么,为什么事情会走到这一步?背后的来龙去脉就更少有人去探究和知晓了。在共产专制的束缚下,传统的好的东西被破坏殆尽,现代的新文明中共又极力丑化,阻止其在中国成长,久而久之整个社会求真务实的技能就被残酷压制退化了。

在“防火墙”的限制下,虽然一部分人可以翻墙看世界,而多数人被圈在局域网内,虽比井底之蛙要好得多,可受到的限制显而易见是非常巨大的。加上中共长期的媒体垄断、谎言宣传、对信息的封锁过滤,人民在没有足够信息参照的情况下,对新生事物做出的一些判断难免会不那么可靠,甚至连民主、法治这些举世公认的好东西也不容易弄清其所以然。这归根结底是专制长期奴役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总之,参与民主的运行,与农民种田、工人操作机器一样,需要通过练习,掌握知识技巧。不学习,不实际操作、练习,就无法熟练掌握其中的技巧。想想我们小时候学会自己吃饭和上厕所,经过多少练习,花了多少时间,就不难理解了。

生活在民主制度下,最关键的是要知道找谁能解决问题,这是掌握操作国家机器的奥妙所在。而且,这是要众人合作完成的,自然有它一定的难度。可是,一些人因从来没做过而不会,不能证明他们就永远不会。中国人一旦摆脱了共产专制的束缚,经过一段时间的阵痛、起步和练习,一定能掌握民主技巧,让中国在民主宪政法治的机制下很好运行的同时,不断提高自身素质,从而进入良性循环。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