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犬界第一!流浪狗勇登喜马拉雅山7千公尺高峰(组图)

2019-03-10 01:36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2018年11月,一只名叫“梅乐(Mera)”的浪浪,成为登上尼泊尔喜马拉雅山脉2万3389英尺(约7128公尺)的巴鲁特斯峰(Baruntse)的“历史第一犬”。巴鲁特斯峰位于全球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南方,棱线极其陡峭。梅乐靠着简单的绳索即完成壮举。

“犬界第一” 一身轻不畏风寒

在冰天雪地的高山气候下,登山客穿着用于8000公尺高峰的抗寒羽绒外套、厚重的靴子,与其他登山设备。梅乐独自一“狗”一身轻的模样使众人感到不可思议。作为参考,“Iditarod”官方规定,在雪地中一只狗至少要有8个短靴以供替换。

美国户外杂志《Outside》报导,非营利组织“喜马拉雅数据库(the Himalayan Database)”比尔陵(Billi Bierling)表示:“我不知道有狗已远征尼泊尔的巅峰”。比尔陵指出,过去有几起狗狗到达“圣母峰基地营(约5364公尺)”、“坤布冰瀑(约5486公尺)”、“圣母峰基地第二营(约6492公尺)”等地,如今梅乐已创下“犬界”的新纪录。

命名小故事 人犬有缘巧相逢

梅乐的名字有一段故事。沃高斯基(Don Wargowsky)领导的登山队伍在尼泊尔的卡雷镇与梅乐初次相遇,这时狗狗显得冷淡。岂料,在攻顶6476公尺的“梅乐峰(Mera Peak)”时,竟又巧遇同一“狗”。

重逢时狗狗直直的走到领队沃高斯基面前,自此成为对伍的“吉祥物”,以团聚的山脉名称命名“梅乐”。梅乐也扮演好伙伴的角色,一日早上刮起大风,她默默将帐篷营钉略作调整,再回去专属床窝睡觉,这一切都被沃高斯基看在眼里。

由于尼泊尔狂犬病的盛行,流浪狗的处境通常艰难,幸运的梅乐则时常获得人的摸头与喂食。

待在冰山过两晚 奇迹生还“好运狗”

登上巴鲁特斯峰的旅程十分曲折。梅乐随着对伍来到陡峭的雪地,却在下坡时被吓坏了,因而没有继续跟上对伍,独自在海拔破6000公尺的冰川度过两晚。

梅乐原被认为凶多吉少,将在天寒地冻的夜晚与狂风中面临死亡,却奇迹般幸存下来并回归对伍。沃高斯基形容这是何等困难,“想像一下,她没有设备,只有爪子”,并指出梅乐的脚、指关节、脚指甲已血迹斑斑”。

梅乐的种种事迹使人意外连连。雪巴人见证到梅乐卓越的攀爬能力,开始以崇敬的态度对待她,认为她是一只特别的狗,将为探险带来好运。

一往直前就是要跟 几经波折

登顶过程中,沃高斯基带领对伍路经危险,两侧山坡险峻并覆着厚雪,甚至得透过绳索下降。梅乐因此被绑在营地,执着的梅乐将绳子咬断,不到一小时即跟上对伍。

意外事故常发生于返回向下的途中,高超技巧的梅乐也曾在此吃过苦头,一度滑倒。沃高斯基不愿梅乐继续往前攻顶,让队伍在凌晨两点出发。不知情的梅乐睡到天亮后,迅速的2小时完成对伍7小时的进度,在其中穿梭自如、老神在在,沃高斯基表示:“不清楚她以前是否到过,但她似乎非常有信心”。在登顶的最后一哩路上,梅乐还在山脊跑来跑去,沃高斯基以“超现实”来形容,因即使是状态最佳的人类,也必须缓步爬行。

知名登山专家也惑 或因血统正确

梅乐的事迹实在太不可思议,引起外界质疑真假,知名登山专家里塔(Lakpa Rita Sherpa)指出:“我不清楚狗是如何登顶,会面临抓地力等等的艰难问题”,里塔表示,曾经有一只试图跟上他的狗,最终变成雪盲。

狗狗与人一样有可能患有诸如头晕想吐、极度疲劳等高山症症状,甚至引发高山肺水肿、高山脑水肿。沃高斯基的队伍中只有一名登山客状态良好,路途极其艰辛。专家分析,梅乐在高山成功适应可能来自遗传基因。

在探险旅程结束以后,沃高斯基无法将梅乐带上飞机,被迫人犬分离使他“心碎了”。根据当地营区经理卡吉(Kaji Sherpa)表示,梅乐的开开心心、饱食而恢复体重,并且因登上巴鲁特斯峰的壮举而被更名为“巴鲁”。

原标题:历史第一犬! 流浪狗勇登喜马拉雅山7千公尺高峰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