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等待母亲回家的小孩(图)

2019-02-13 19:44 作者:黄光芹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自从知道小孩总会等自己回家,趴在沙发上睡着。每天不管身处何方,总会飙速回家。
自从知道小孩总会等自己回家,趴在沙发上睡着。每天不管身处何方,总会飙速回家。(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小时候,我在眷村长大,父、母亲从来没有等门的习惯。每晚八点一到,一定将门锁上。我胆子小,总是提前返家,没有被锁在门外的经验。老公和我也不互相等门,当瞌睡虫来了,电视一关,就上床睡觉。好几次,我深夜返家,总是摸黑进屋,没有一次例外。

意外的是,自儿子来家之后,第一次遇到我应酬晚归,即坚持为我等门。当一进门,看见他小小的身躯趴在沙发上,坚持等到我回家,迷迷糊糊由我背上楼,再倒头睡去。令我这个初次当妈的,十分感动。

儿子第一次为我等门,等到十点多。平日,我们规定他一定得在九点半之前上床睡觉。自从知道他会为我等门之后,我的心理压力变得很大,不管人在哪里,总是飙速回家,丝毫不迟疑;而在返家的途中,只要想起他趴在沙发上的身影,就感到窝心。

我也习惯为他等门。小孩子喜欢玩,我们住的又是集合住宅,他常跑到邻居家玩,还在人家家里吃饭,常常流连忘返,超过返家的时间。好几次,气得他爸爸把门一锁,扬言不让他进家门。

每次碰到这个时候,我总是扮演儿子最后的守护神。我要让他知道,母亲永远都在。这时候得用点儿技巧,我采取的方式是,假装在客厅里看电视,一边则试图平息老公的怒气。

等他终于出现在窗外时,一双仓皇的小眼、拍打着窗子,像是在找我。我立刻从沙发上弹起来,跑去为他开门。他爸爸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里真要把他关在外面?

我儿子不只执意等我回家,还不许我喝酒。他第一次看我醉醺醺回家,在床边又唱、又跳,十分排斥,数度喝斥我,并且问:“你怎么了啦!你发神经了啊!你以后不要再喝了啦!酒女!”有时候我和老公必须同时赴宴,无法让他单独留在家中,索性就带他一起去。他小小年纪,拜父、母之赐,总计跟吕秀莲、王金平、侯友宜、韩国瑜和罗淑蕾等人吃过饭。

还记得他跟“侯阿北”吃饭的那次,他中途进来,侯友宜的眼光从未从他身上移开。事后,我趁专访的空档私下问侯,他不否认,当时看儿子进来,他恍如隔世,以为他就是他在火烧车事件中不幸丧生的那个儿子。当时侯友宜流露出悲悯上帝的儿女的那个眼神,我至今难忘。

我儿与王金平吃饭的那次,一如往昔,丝毫不觉得怯场。当饭吃到一半,他跑到王前院长跟前,考他脑筋急转弯:“哪里没有阿弥陀佛?”王金平笃信佛教,富有禅意,眼睛转了转,严肃地答复他说:“当修行到一定的地步,四处皆有佛!”

“哪里没有阿弥陀佛?”儿子还不放弃,又问了他一次。王前院长的答案,还是一样。现场宾客见他一老一少,就像祖孙俩儿,忍不住哄堂大笑。最后儿子公布答案:“南无阿弥陀佛!”令王金平显得有些尴尬。

罗淑蕾那次邀宴,坐了一桌子主播、主持人和媒体人,总共有二十多位,分属不同媒体,大家仙拚仙,加上罗淑蕾又很会带气氛,气氛一下子炒高。女中豪杰们纷纷举杯,打通关的、打通关,拿公杯拚酒的、拚酒,战况激烈,好不热闹。

我也不遑多让,举杯邀酒,弹无虚发,是属于公杯层级的。儿子见我陷入厮杀,起初只是对我三令五申,最后干脆出手抢杯,不准我再喝。态度显得十分坚决,颇有要他母亲全身而退的意思。

以前人家说,当妈有种种好处,我丝毫无法体会,这会儿倒是有沦肌浃髓的感觉。你知道吗?晚上睡觉时,当儿子搂着你、躺在你的怀里、抓着你的手、甚或跟你十指紧扣时,是什么滋味。我终于知道了!那是一种幸福的感觉,希望永远如此。

本文节录自时报文化【贝比来了》一书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