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因导师“压迫”跳楼 悲剧还要上演多少回?(图)

2019-01-07 07:41 作者:李蓬国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导师
在很大程度上,导师可以决定学生的前途命运(Pixabay)

【看中国2019年1月7日讯】近日,一则“针对《关于医学院陆某某事件的情况说明》的回复及对社会的呼吁”网贴热传。这则网帖中,有自称是同济大学医学院陆同学的家属表示,陆同学于2018年12月13日坠楼,疑因受到来自其导师的“压迫”,而且事发后,陆同学导师仍在国外,没有回国。记者今日从同济大学了解到,目前学校正在对陆同学坠楼一事开展调查,并敦促陆同学导师尽快回国。

研究生因为导师“压迫”而自杀的案件,这不是第一起,也不可能是最后一起。现行的导师制,由于导师权力过大,在某种程度上沦为了“导死制”。

2016年5月,华东理工大学研究生李鹏在导师工厂遇爆炸身亡,暴露部分导师已经成为压榨学生的“老板”。2018年1月,两则发生在大学校园里的新闻引发热议。一则是女博士罗茜茜在时隔10多年后,实名举报北航教授陈小武性骚扰多名女学生;另一则是西安交通大学在读博士杨宝德溺亡,其女友发文声讨导师周某经常要求杨宝德“做卫生、擦车、陪逛街、半夜陪聊”。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近年来,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根本原因就在于权力过度集中且缺乏有效监督和制衡。特别是根据现行导师制度,导师对学生发表论文和毕业等有着几乎独断的权力。在很大程度上,导师可以决定学生的前途命运,而在导师面前,学生就是绝对的弱势群体。

权力是春药,也是腐化剂。在这种严重失衡的师生关系中,不可能指望每个导师都是道德完人,必然会有部分导师难以抵制权力的诱惑,对学生作出无德甚至无人性的事来。

说回到同济大学研究生陆同学跳楼事件,导师“压榨”学生也是明显的。据陆同学家属称,从2015年7月初至事发时,陆同学几乎无休无止、无偿的为导师陆琰君工作,导师要求他时时以她的课题实验和研究为主。其导师陆琰君则常年客居芬兰,平时以网络方式联系陆同学,陆同学还因长时间伏案看文献查资料还得了严重的颈椎病。

这些信息都很容易被证实或证伪,但陆同学去世已经20多天,涉事导师既不回国,也不道歉,涉事高校仍在“调查”,也没有看到警方介入调查的报道。仅从这点看,在个别导师眼中,学生的生死真不算什么事。

总之,现行导师制是时候改改了,重点是限制导师的权力,否则,研究生因导师压迫而自杀的悲剧还将不断上演。当然,那些遇上“坏导师”的学生,大多不会选择自杀,但他们的心灵也饱受摧残。救救学生!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