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中国特色的噪音污染源——广场舞(图)

2018-12-28 08:47 作者:郑义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广场舞
2015年11月,近两万名广场舞爱好者在香河跳“小苹果”(Public Domain)

【看中国2018年12月28日讯】前些年,有华人大妈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跳广场舞,因音乐扰民遭到附近居民多次报警,领队被警方拷走。大妈们当即的反应便是警方执法“粗暴蛮横”并“涉嫌歧视”。没人会想到,原因之一,是她们的听力可能已经受到了相当的损害。广场舞的噪音污染不可小觑,曾有记者用仪器测量,广场舞音响所发出的声音高达90-100分贝,已达到使人听力受损的程度。常年在这种噪音中跳舞,第一受害者应该是她们自己。她们可以乐在其中,但周边居民苦不堪言。据中国环保部门统计,社会生活噪声投诉中,广场舞和商业、邻里等噪声投诉占到55%,高居榜首。有人说中国人嗓门大,过去的解释是文化、习俗,我想现在应该有新的解释了:生活环境过于嘈杂伤害了我们的听力。根据2015年的调查,中国有16%的人患有不同程度的听力障碍。

2017年,德国助听技术公司(Mimi Hearing Technologies)将全球20万人的听力测试结果与世卫组织等机构的噪声污染数据结合,制作了“全球听力指数表”,广州不幸荣获第一,即全球50个主要城市中噪声污染程度与居民听力受损程度最严重的城市,居民平均听力损失相当于比实际年龄老17岁。除广州之外,北京名列第6,上海名列第12。相比之下,自称因噪音污染痛不欲生的纽约排名才第32。如果纽约荣获“噪音之都”的桂冠,那广州、北京、上海该怎么说呢?

噪音不止影响人们的听力,还会对健康产生全方位影响。长期在噪音里生活,会使人烦躁、压力上升、注意力无法集中、记忆力减退。

中国的噪音排放标准比国际标准宽松,即便按照这样的标准,也很难完全达标。最令人惊讶的是,越需要安静的地方,比如康复疗养地区,达标率竟然最差,甚至低于道路干线区域。这种奇怪的状况,在大城市表现得更糟糕,比如在省会直辖市,居住区白天和晚上的达标率分别为83%和59%,疗养区仅为54%和9%。在时间上也很令人费解:白天的达标率还算差得不算很多,夜间却很低,全国有三分之一的城里人睡在超标的噪音里。有人说:若是标准更高的欧洲耳朵来了中国,恐怕夜晚会辗转难眠,甚至在犯病边缘徘徊。还有人说,考验窗户隔音效果的时候到了。岂止岂止,是考验心脏的时候到了!

就在一个月前,2018年11月,媒体报导了一条极端性新闻,题目是《男人劝广场舞大妈被气死妻子欲起诉找不到人》。事情发生在长沙一个叫“水岸世景”的住宅小区,事端为广场舞扰民。居民贺槐香的儿子正做作业,窗外广场舞乐声大作,妻子周梅菊先请小区保安去调小音量,保安一走人家又调大了。夫妻俩要求调小,遭跳舞大妈们围攻。激烈争执中,原有心脏病的贺槐香倒地猝死。猝然死亡是一个极端的意外,但大妈们说的话太冷血了,不是意外。有人说:有病就不要下来啊,你自己只有这么长的寿命!有人说:跟我有什么关系?那是他命短!

贺家受广场舞折磨时间很长了。暑假时,每日傍晚广场舞音乐一响,全家人就躲出去,到远处小公园散步,孩子可以白天做作业。平常没法儿躲,孩子只有晚上做功课。最期盼的就是下雨天,大妈们还不会穿着雨衣跳。安葬那天下着小雨,这正是贺家最喜欢的天气。

这个考验耳朵,考验窗户,考验心脏的广场舞迅速席卷中国。据《中国广场舞行业研究报告》证实,2015年全国广场舞人数约为8000万至1亿人。若不止一队大妈在同一处场地跳舞,附近的居民就更加悲惨了。“因为两边都跳舞、放音乐,为了能在气势上压过对方,音箱一次次升级,导致周边的居民遭殃。”率先揭竿而起反抗大妈们的,是作息时间与广场舞严重冲突的年轻人。渐渐地,广场舞受到普遍抵制。有人统计,2013年刊发的176篇含有“广场舞”关键词的文章中,56篇涉及“扰民”。这正是纽约布鲁克林警方拷走广场舞领队那一年,惊人的中外同步。广场舞成了真正具有中国特色一大噪音污染源,一些地方政府相继出台了规范广场舞的法规,比如《广西壮族自治区环境保护条例》明确禁止夜间(晚上十时至次日早晨六时)在居民住宅区、广场等区域开展使用乐器或者扬声设备的唱歌、跳舞等活动。因为不加以规范不行了,广场舞噪音引发的纷争不断,甚至升级为鸣枪、放狗、泼粪。

魂是那么脱缰神是那么放

情是那么荡漾心是那么浪

化作一道光芒闪瞎所有伤

看什么都痛快今儿我就是爽!

——这是广场舞大妈们最挚爱的伴奏音乐《倍儿爽》歌词。多么的狂放!多么的孤独!

愿大妈大爷们能找到另一种没有噪音、不扰民的健身运动,不要只顾自己爽。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