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披露中国在美国招募间谍的五个步奏(图)

2018-11-01 17:42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2017年10月13日,身穿蓝色领带的前美国中央情报局案件官员李振成出现在香港佳士得。
2017年10月13日,身穿蓝色领带的前美国中央情报局案件官员李振成出现在香港佳士得。(图片来源: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1月1日讯】(看中国记者路克编译)据“连线”网站报道,本周二,美国司法部公布了针对10名中国情报人员和黑客的新指控,中国的这项计划长达数年之久,旨在窃取航空航天公司的商业机密。事实上,这是自9月以来美国政府第三次指控中国情报官员和间谍。

这次逮捕标志着美国首次起诉中国国家安全部的一名官员。联邦政府认为,犯罪嫌疑人徐延军花了数年时间培养了一个在GE航空公司员工做间谍,GE航空公司拥世界领先的喷气发动机技术。

在过去二十年中,中国对美国的间谍活动非常广泛,是对美国国家安全最具破坏性的威胁。

尽管公众注意力在过去十年中集中在针对俄罗斯情报部门一些备受瞩目的案件上,但中国的间谍活动已经产生了更为持久广泛的影响。在过去的15年里,包括美国人,中国公民和欧洲人在内的数十人已被指控是中国的间谍,他们面临起诉或定罪。根据美国司法部的一份文章,在短短的28个月内,美国官员指控并起诉了40多起中国间谍案。

多年来,大多数中国间谍案涉及华人,包括来美国上大学的中国学生,他们被科技公司聘用,然后偷窃商业秘密潜逃回中国。从历史上看,很少有中国间谍案例是以西方人为目标或招募人员。但今年有大量美国人据称被招募来代表中国进行间谍活动,涉及敏感的军事,情报或经济信息领域。

通过对十几个针对西方人的主要案件进行筛选,“连线”网站发现中国招聘遵循着这五步间谍步奏:发现、评估、开发、招聘、处理。

第1阶段:发现

任何间谍活动招募的第一步都只是了解合适的人选。这项工作通常属于情报专业人中被称为“观察员”的人来做,他是识别潜在目标的人,然后将其交给另一名情报官员进行进一步评估。这些观察员有时是智囊团,大学或公司的的官员,往往与最终接近潜在间谍的情报人员分开。

上周的徐延军的起诉书与9月份另一个引人注目的案件联系在一起。联邦调查局指控一名27岁的中国公民纪超群担任中国未注册的外国代理人。纪超群于2013年抵达美国,在伊利诺理工学院学习电气工程,随后入伍参加陆军预备役。

根据诉讼书,纪超群在大学期间被招募到中国的“保密单位”,并担任徐延军的“观察员”,帮助物色间谍人员,并提供至少八个潜在间谍的背景报告。这八个目标人物都是从事科学或技术工作的华人。

第二阶段:评估

一旦情报人员确定潜在的可能成为间谍的人员,他们就会思考如何鼓励这些人进行间谍活动。间谍人员之所以同意做这个工作,要么是要得到报酬,或是出于理想,或是被勒索,或是想要双重生活的自我提升。

虽然中国间谍机构常常依靠意识形态或胁迫迫使华人在国外从事间谍,但中国在向西方人提供现金方面被证明是容易成功的方法。今年6月,联邦调查局特工逮捕了一名犹他州名叫罗恩・罗克韦尔・汉森(Ron Rockwell Hansen)的美国前国防情报局官员,他正准备飞往中国并试图将国防信息传递给中国。据称,这名美国人一直在经济上苦苦挣扎,主要靠他每月1900美元的养老金生活,并面临超过15万美元的债务。

汉森在2013年至2018年之间前往中国进行了40次旅行,经常每次可以得到数万美元现金。最终,法院文件显示汉森从中国方面得到了超过80万美元。

第三阶段:发展

情报人员通常不会要求潜在的消息来源背叛他们的国家或雇主。正如前中央情报局局长约翰・布伦南去年所说的那样,“走在叛国道路上的人不知道他们是在叛国之路上,直到为时已晚。”

近年来,中国情报机构试图将一位热爱中国的美国学生置于中央情报局内部。来自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的一名叫格伦・达菲・施莱弗(Glenn Duffie Shriver)美国学生,在2001年的一个为期45天的暑期海外学习计划中对中国产生了兴趣。他后来回国读大三,精通中文,并搬到上海,在那里他从事与中国电影和商业广告有关的工作。

2004年左右,他回应了一则报纸广告,该广告要写一篇关于美国,朝鲜和台湾之间贸易关系的白皮书。雇用他的中国女子自称“阿曼达”,为他的文章付了120美元。“阿曼达”问格伦,是否愿意更多的合作,然后将他介绍给吴先生和唐先生。

随着时间的推移,吴、唐两人鼓励格伦返回美国加入国务院或中央情报局。格伦向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国家秘密服务部门提出应聘申请。格伦先后从中国间谍机构获得了70,000美元的付款。

美国政府最终逮捕了格伦,联邦调查局甚至以这一事件拍了一部低预算的电影,以警示其他留学中国的美国学生。

第四阶段:招募

向潜在的间谍人员直接提出招募请求通常是间谍活动中难以把握的时刻,但有时也很容易成功。2017年2月,前中央情报局官员凯文・马洛里(Kevin Mallory)被招募为在社交媒体LinkedIn上关注中国人。当时担任顾问的马洛里通过社交网络与一位上海社会科学院的人士进行了联系。联邦调查局在法庭文件中表示,中国间谍机构经常通过上海社会科学院从事间谍活动。

马洛里随后于2017年3月和4月两次前往中国进行面对面会议。在那里,他收到了一个特殊的电话和指示,说明如何利用其安全信息功能联系他的中国“客户”。根据刑事诉讼,马洛里还为他的中国情报处理人员写了两篇关于美国政策问题的白皮书。

最终,联邦调查局认为,马洛里至少向中国人传递了三份机密文件并获得了约25,000美元报酬。他在今年6月份被判犯下间谍罪。

第五阶段:处理

间谍活动中最微妙的部分始终是维持间谍与其指定的“上线”之间的日常沟通。当今的间谍通常依赖于加密的通信工具,秘密手机和草稿文件夹中留下的电子邮件。

前中央情报局案件官员,已入籍美国公民的李振成(Jerry Chun Shing Lee)被怀疑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具破坏性的中国间谍。根据1月份被捕后公开的法庭文件,李振成在2010年4月会见了两名中国情报人员,被承诺“赠送10万美元现金以换取他的合作”。中国情报官员开始将“任务”传递给李振成,信封由他的一位商业伙伴发送,要求他透露有关中央情报局的敏感信息。

根据法庭文件,李振成收到了至少21条不同信息的请求。李振成在他的笔记本电脑上创建了一份文件,其中包括与中央情报局将指派官员的某些地点有关的条目,以及中央情报局将指派官员相关的敏感行动特定地点。起诉书称,通信部分是通过使用他女儿的名字创建的电子邮件地址。

根据《外交政策》最近的一份报告,美国政府对不安全的加密通信系统的依赖暴露了一些人力资产。美国司法部起诉书称,当联邦调查局特工秘密搜查李振成的行李时,发现了一个日记,其中包含手写的,涉及最高机密级别的信息。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