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披露中國在美國招募間諜的五個步奏(圖)

2018-11-01 17:42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2017年10月13日,身穿藍色領帶的前美國中央情報局案件官員李振成出現在香港佳士得。
2017年10月13日,身穿藍色領帶的前美國中央情報局案件官員李振成出現在香港佳士得。(圖片來源: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1月1日訊】(看中國記者路克編譯)據「連線」網站報導,本週二,美國司法部公布了針對10名中國情報人員和黑客的新指控,中國的這項計畫長達數年之久,旨在竊取航空航天公司的商業機密。事實上,這是自9月以來美國政府第三次指控中國情報官員和間諜。

這次逮捕標誌著美國首次起訴中國國家安全部的一名官員。聯邦政府認為,犯罪嫌疑人徐延軍花了數年時間培養了一個在GE航空公司員工做間諜,GE航空公司擁世界領先的噴氣發動機技術。

在過去二十年中,中國對美國的間諜活動非常廣泛,是對美國國家安全最具破壞性的威脅。

儘管公眾注意力在過去十年中集中在針對俄羅斯情報部門一些備受矚目的案件上,但中國的間諜活動已經產生了更為持久廣泛的影響。在過去的15年裡,包括美國人,中國公民和歐洲人在內的數十人已被指控是中國的間諜,他們面臨起訴或定罪。根據美國司法部的一份文章,在短短的28個月內,美國官員指控並起訴了40多起中國間諜案。

多年來,大多數中國間諜案涉及華人,包括來美國上大學的中國學生,他們被科技公司聘用,然後偷竊商業秘密潛逃回中國。從歷史上看,很少有中國間諜案例是以西方人為目標或招募人員。但今年有大量美國人據稱被招募來代表中國進行間諜活動,涉及敏感的軍事,情報或經濟信息領域。

通過對十幾個針對西方人的主要案件進行篩選,「連線」網站發現中國招聘遵循著這五步間諜步奏:發現、評估、開發、招聘、處理。

第1階段:發現

任何間諜活動招募的第一步都只是瞭解合適的人選。這項工作通常屬於情報專業人中被稱為「觀察員」的人來做,他是識別潛在目標的人,然後將其交給另一名情報官員進行進一步評估。這些觀察員有時是智囊團,大學或公司的的官員,往往與最終接近潛在間諜的情報人員分開。

上週的徐延軍的起訴書與9月份另一個引人注目的案件聯繫在一起。聯邦調查局指控一名27歲的中國公民紀超群擔任中國未註冊的外國代理人。紀超群於2013年抵達美國,在伊利諾理工學院學習電氣工程,隨後入伍參加陸軍預備役。

根據訴訟書,紀超群在大學期間被招募到中國的「保密單位」,並擔任徐延軍的「觀察員」,幫助物色間諜人員,並提供至少八個潛在間諜的背景報告。這八個目標人物都是從事科學或技術工作的華人。

第二階段:評估

一旦情報人員確定潛在的可能成為間諜的人員,他們就會思考如何鼓勵這些人進行間諜活動。間諜人員之所以同意做這個工作,要麼是要得到報酬,或是出於理想,或是被勒索,或是想要雙重生活的自我提升。

雖然中國間諜機構常常依靠意識形態或脅迫迫使華人在國外從事間諜,但中國在向西方人提供現金方面被證明是容易成功的方法。今年6月,聯邦調查局特工逮捕了一名猶他州名叫羅恩.羅克韋爾.漢森(Ron Rockwell Hansen)的美國前國防情報局官員,他正準備飛往中國並試圖將國防信息傳遞給中國。據稱,這名美國人一直在經濟上苦苦掙扎,主要靠他每月1900美元的養老金生活,並面臨超過15萬美元的債務。

漢森在2013年至2018年之間前往中國進行了40次旅行,經常每次可以得到數萬美元現金。最終,法院文件顯示漢森從中國方面得到了超過80萬美元。

第三階段:發展

情報人員通常不會要求潛在的消息來源背叛他們的國家或僱主。正如前中央情報局局長約翰.布倫南去年所說的那樣,「走在叛國道路上的人不知道他們是在叛國之路上,直到為時已晚。」

近年來,中國情報機構試圖將一位熱愛中國的美國學生置於中央情報局內部。來自弗吉尼亞州裡士滿的一名叫格倫.達菲.施萊弗(Glenn Duffie Shriver)美國學生,在2001年的一個為期45天的暑期海外學習計畫中對中國產生了興趣。他後來回國讀大三,精通中文,並搬到上海,在那裡他從事與中國電影和商業廣告有關的工作。

2004年左右,他回應了一則報紙廣告,該廣告要寫一篇關於美國,朝鮮和臺灣之間貿易關係的白皮書。僱用他的中國女子自稱「阿曼達」,為他的文章付了120美元。「阿曼達」問格倫,是否願意更多的合作,然後將他介紹給吳先生和唐先生。

隨著時間的推移,吳、唐兩人鼓勵格倫返回美國加入國務院或中央情報局。格倫向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國家秘密服務部門提出應聘申請。格倫先後從中國間諜機構獲得了70,000美元的付款。

美國政府最終逮捕了格倫,聯邦調查局甚至以這一事件拍了一部低預算的電影,以警示其他留學中國的美國學生。

第四階段:招募

向潛在的間諜人員直接提出招募請求通常是間諜活動中難以把握的時刻,但有時也很容易成功。2017年2月,前中央情報局官員凱文.馬洛裡(Kevin Mallory)被招募為在社交媒體LinkedIn上關注中國人。當時擔任顧問的馬洛裡通過社交網路與一位上海社會科學院的人士進行了聯繫。聯邦調查局在法庭文件中表示,中國間諜機構經常通過上海社會科學院從事間諜活動。

馬洛裡隨後於2017年3月和4月兩次前往中國進行面對面會議。在那裡,他收到了一個特殊的電話和指示,說明如何利用其安全信息功能聯繫他的中國「客戶」。根據刑事訴訟,馬洛裡還為他的中國情報處理人員寫了兩篇關於美國政策問題的白皮書。

最終,聯邦調查局認為,馬洛裡至少向中國人傳遞了三份機密文件並獲得了約25,000美元報酬。他在今年6月份被判犯下間諜罪。

第五階段:處理

間諜活動中最微妙的部分始終是維持間諜與其指定的「上線」之間的日常溝通。當今的間諜通常依賴於加密的通信工具,秘密手機和草稿文件夾中留下的電子郵件。

前中央情報局案件官員,已入籍美國公民的李振成(Jerry Chun Shing Lee)被懷疑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具破壞性的中國間諜。根據1月份被捕後公開的法庭文件,李振成在2010年4月會見了兩名中國情報人員,被承諾「贈送10萬美元現金以換取他的合作」。中國情報官員開始將「任務」傳遞給李振成,信封由他的一位商業夥伴發送,要求他透露有關中央情報局的敏感信息。

根據法庭文件,李振成收到了至少21條不同信息的請求。李振成在他的筆記本電腦上創建了一份文件,其中包括與中央情報局將指派官員的某些地點有關的條目,以及中央情報局將指派官員相關的敏感行動特定地點。起訴書稱,通信部分是通過使用他女兒的名字創建的電子郵件地址。

根據《外交政策》最近的一份報告,美國政府對不安全的加密通信系統的依賴暴露了一些人力資產。美國司法部起訴書稱,當聯邦調查局特工秘密搜查李振成的行李時,發現了一個日記,其中包含手寫的,涉及最高機密級別的信息。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